幾日前,筆者在《陳全國如此治理新疆 向習核心看齊?》一文中列舉了陳全國自去年接掌新疆後採取的一系列讓人心生恐怖的舉措,如十九大前後非法大量抓捕「不放心人員」,包括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全民體檢」在內的多種途徑蒐集所有新疆居民的DNA、血型和其它生物識別數據,以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強對新疆信教民眾的管控和限制⋯⋯筆者由是發問:這樣高壓治理新疆的陳全國真的是在實踐習近平的治疆政策嗎?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2015年9月6日,《西藏日報》曾報道了這樣一則消息:在西藏慶祝自治區成立50周年之際,西藏地方政府在自治區黨政大院舉行了中共五個領導人畫像揭幕儀式,西藏一把手陳全國等參加了儀式。令人感到蹊蹺的是,通篇報道不僅沒有一句提到畫像中的五個領導人的名字,而且新聞旁所配的圖片也似乎在有意模糊這五人,給的完全是遠景。更耐人尋味的是,西藏地方高官在發言時也只提及了習近平,其他則是以「歷屆中央領導集體」帶過。

這背後有甚麼文章?

好在有讀者透過火眼金睛,確定了這五人依次是:毛、鄧、江、胡、習。那是誰下令讓西藏當局避提中共五黨魁名字的呢?顯然應該是北京高層,其目的應該是弱化正在被「瞄準」的江澤民的地位。作為西藏的主官,陳全國應是知道內情的。

或許是在這個事情上以及其他事情上向習近平表了「忠心」,2016年,陳全國被調到新疆接替江派的張春賢,這應視為習對其的信任。陳全國上任講話中九次提及習近平,除了感謝中央的信任外,還表示「完全擁護、堅決服從黨中央的決定」,要按照習近平的講話精神治理新疆,並切實加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等,就應是對這種「信任」的回應。

回看陳全國的仕途,不能不提到他的一個「貴人」李長春。據海外媒體專欄作家牛淚2011年的文章《西藏新書記的派系》透露,曾在河南任職的陳全國並非是坊間所傳言的李克強的親信,在李克強眼裏,陳全國頂多是個聽話或者有能力的副手。

按照文章所言,陳全國並無甚麼派系背景,是靠自己能力提上去的。不過,在仕途上火速提拔他的一定要說說李長春。

文章披露,1996年3月,作為平頂山市組織部長和全國人大代表,隨河南代表團到北京參加「兩會」的陳全國,在一天半夜突然心血來潮將電話打到了中辦值班室,稱自己是胡錦濤的學生,直接要找胡匯報思想。而當時的中辦主任正是曾慶紅。此舉驚動了國安,將其很快抓住。一審才知道,他果然是胡在黨校的學生,還是人大代表。此事不了了之。估計當時的陳全國是喝高了。

此事隨即被當時的河南代表團團長李長春知曉,他十分賞識陳全國的膽量,於是將他從平頂山的組織部部長,直接提到漯河市市委副書記,代市長的位置,並很快任市長。在漯河期間,他取得了地方經濟騰飛的政績。1998年遂被提拔為河南省副省長,2000年任河南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2004年任河南省委副書記,直到2009年11月轉任河北省委副書記、河北省省長。2011年任西藏一把手。在其一步步升遷中,李長春扮演了甚麼角色?

而在河南任副省長、組織部部長期間,陳全國與今年5月落馬的南省委員會常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主任劉學周的關聯不能不引人注意。這個劉學周正是震驚全國的、上個世紀發生在河南的因「血禍」引發的愛滋病疫情的肇始者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劉學周早年任漯河市衛生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局長,2000年至2006年任河南省衛生廳副廳長,其後還兼任河南省人民醫院院長,2008年升任廳長,直至2014年3月,之後任河南省政協常委、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主任。無疑,他與陳全國應在漯河時就已相識。

在劉學周任職漯河市時,1992年任河南省衛生廳廳長的劉全喜開始推行「血漿經濟」。他先是更換了河南省生物製品所的負責人,並和新任所長邢某赴美國考察,商洽出口血漿給美國的生物製品公司。隨後,河南省衛生廳下屬的「開發辦」、「發展中心」、「中心血站」、「萬達公司」等機構成立,負責全省各血站的審批、血漿統銷。

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了這場「以血致富」的運動中,連50歲以上的人都把白髮染黑冒充年輕人賣血。在這場運動中,全省各地掛靠在各機構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數百家血站成立,政協、人大、軍隊、黨委等也都紛紛開辦血站斂財。劉的多位親屬也直接經營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縣市採集血漿⋯⋯一時間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數不清的非法血站。

據統計,這段時間河南全省共有140萬人賣過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就可以獲得50元人民幣。許多農民正是通過賣血感染上了愛滋病。

與劉全喜同為漯河人的劉學周,通過幫助前者的家人在漯河建立血戰與其建立了關係,並被其提拔為省衛生廳副廳長。成為副廳長後的劉學周,與劉全喜沆瀣一氣,賺取昧心錢,並在愛滋病患者增加、大量人員死亡後,竭盡全力打壓披露愛滋病真相的高耀潔等醫生,掩蓋真相。

而幫助他掩蓋真相的高官就有陳全國。網絡有消息稱,劉學周抓住了陳母去世辦喪事的機會,給其送去了7萬元。從此,陳全國處處替他們說好話。

儘管1995年一份有關河南愛滋病疫情的報告曾被輾轉送交中共高層領導,但疫情並沒有迅速公開,而是2001年才正式承認,此時無數的人已經痛苦的死去。令人詫異的是,被稱為「艾(愛)滋廳長」的劉全喜在2002年還當選為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後又繼續擔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衛工作,沒有受到絲毫懲罰。

應該說,單靠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是無法掩蓋日趨嚴重的河南愛滋病疫情的。顯然,當時主政河南、後因巴結上江澤民而高升任中宣部部長的李長春,以及陳全國和曾任河南省委副書記後任全國婦聯主席的黃晴宜,都應負有重大責任。而後兩人應是李長春掩蓋愛滋病疫情的幫凶。

至於助力李長春等人掩蓋愛滋病疫情的陳全國,在新疆高調迫害法輪功學員,應也不令人奇怪,因為李長春就是在此方面緊隨江澤民的。此外,作為殘酷鎮壓法輪功大省的河南,也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要省份,作為主管醫療系統的衛生廳主官劉全喜、劉學周不會不知情的。而高壓治理新疆的陳全國,是否真的在向習近平「看齊」,也的確需要打個問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