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已久的著名喜劇演員占基利,在他的創作紀錄片「I Needed Color」中陳述:6年前,他感覺極度沮喪,猶如身置寒冬之中,他知道他「需要色彩」,於是透過繪畫,療癒破碎的心,以直覺挑選色彩,具體化內在的情感,包括:黑暗的內在世界和象徵希望的明亮色彩。他表示,創作過程或許不知道這些色彩和影像所象徵的意義,但一年之後,他頓悟這些作品所要告訴自己的事,也逐漸讓自己走出憂鬱的困擾。

台灣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精神科諮商心理師郭慧珍說,當創作得到保護與尊重,內在情感就有機會獲得傾聽與理解。民眾若持續感受憂鬱、焦慮、憤怒等負向情緒困擾,以至於影響正常生活或人際關係,只要有意願自我調整,就可以透過精神科門診評估轉介參與藝術治療團體。

郭慧珍表示,一位曾參與藝術治療團體的學員表示,因創作「體會」和重新「經驗」過去與母親的關係,讓過去即使「理解」卻無法釋懷的感受得到釋放,對母親有更貼近的同理,並且也降低負向情緒所帶來的困擾。

郭慧珍補充說,在藝術治療的情境中,創作的目的不在獲得普遍認同,而是真實展現自我,能得到理解與尊重。因此任何人都不需要擔心是否有足夠的美術經驗與技巧,只要願意嘗試使用媒材,並「隨心所欲」地創作,不但能展現個人的藝術天賦與內在世界,也能緩解憂鬱、焦慮等情緒,將寒冬般的心情展露出春天的嫩綠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