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軍委委員、軍委政治工作部前主任張陽被調查期間自殺後,官媒日前批他是廣州軍區最壞領導,並起底了他與廣東富商肥彭等人相互勾結,及他巴結郭伯雄、徐才厚的許多細節。

官媒《環球人物》雜誌最新一期刊發了《起底自殺上將張陽:用麻袋收錢送錢,與郭伯雄、徐才厚糾纏不清》的文章,大陸門戶網站新浪、網易,親中共的鳳凰網等媒體12月20日紛紛轉載了該文,但當天該文就被刪除。

《環球人物》報道說,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說:「張陽被稱為廣州軍區最壞領導,眾人早就盼他被查處。」

據張陽的三叔張長峰介紹,張陽小學畢業後就不讀書了,在家裏幹農活,17歲跑去西北當兵,張陽自當上廣州軍區領導後,就很少回他那偏僻的老家——河北武強縣孫莊鄉北堤南村。

官商勾結 倒賣車牌

報道說,2008年,張陽回老家,在縣領導簇擁下視察了由他在擔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後、親自「協調」籌建的總投資超過200萬元的村小學。

而出資的這些公司,不少是「問題公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深圳照亮實業有限公司,該公司出資150萬元建了教學樓。該公司的實際擁有者彭某,人稱「肥彭」,廣東某市人。在深圳民樂村一帶,「肥彭」曾因非法佔用集體土地、私建違章別墅,別墅有數十個保鑣把守,不許任何人通過別墅前的路,引起當地民眾的憤怒。

民樂村一位村民說:「這個別墅被我們稱作私人皇宮,但他在廣州還有更豪華的別墅呢!」

「幾年前這個別墅裏車來車往,奔馳、寶馬甚麼都有,還有一堆軍隊牌照的車。」附近村民說,「但這兩年基本上已經沒有甚麼車了。據說『肥彭』之前被抓進去,後來又保外就醫,之後就不知所蹤了。」

除了「肥彭」,張陽與廣東商界一些人也交往密切。一名曾與張陽有過幾次接觸的廣州老闆說,「『張麻袋』的名號我也聽過,早年間我們這兒的商人找軍隊關係送錢弄個軍車牌的事不少。」坊間流傳張陽外號「張麻袋」,意思是收錢送錢都用麻袋裝。

另一名與張陽熟識、從軍隊轉業後經商的人說:「張陽到廣州後,許多做生意的人來巴結,其中有些利益關係,他是『聽從命令』。」

巴結徐才厚 向郭伯雄行賄

隨後,文章揭露了張陽巴結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的經過。

文章說,張陽是中共軍隊貫徹落實古田政治工作會議精神領導小組組長,其工作之一就是肅清郭、徐流毒。但張陽本人就是是郭、徐流毒。

有軍中知情人透露,一次,徐才厚到廣州過年,住在某五星級賓館。張陽得知後就托關係在徐才厚的隔壁訂下一間房,以便與其接近,兩家人還在新年期間一起看了煙花表演。

據港媒此前披露,長期從事政工工作的張陽是徐才厚的嫡系,他曾分別一次性向徐才厚、郭伯雄行賄2000多萬元。

在郭伯雄、徐才厚掌權期間,張陽從2000年至2002年任第42軍政治部主任,2002年至2004年任第42軍政委,2004年12月開始先後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政委,2012年出任總政治部主任。張陽每級任職2至3年,最後升至原總政治部任主任,「出乎全軍上下之意料」。

兩面人

今年11月28日,中共官方首次通報,張陽8月28日被軍紀委約談,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的線索,並查實他「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被調查期間,張陽於11月23日「在家中自縊死亡」。

《環球人物》的這篇文章說,徐才厚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觸目驚心」,而在郭伯雄、徐才厚的權錢交易貪腐網絡中,張陽是重要的一環。

徐才厚2014年7月落馬後,張陽從2014年9月以來,至少13次痛批徐才厚,幾乎達到了逢重要會議必批的程度。官媒批張陽是「台上台下兩種表現、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是典型的『兩面人』」等。

另外,張陽也與郭伯雄、徐才厚、周永康等江派落馬「大老虎」一樣,都荒淫無度。據港媒披露,張陽曾在深圳、東莞、北京多地嫖娼,他數十萬元的嫖娼費由他友人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