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張五嶽,在該校國際評論專欄發表文章稱,觀察中共十九大後的中共高層政治權力布局,相較於以往歷次黨代表大會有三個重大變化:改變了派系政治的集體領導格局、改變了黨內高層領導選拔的先例、改變了隔代指定接班與世代交替的慣例。

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十九大後中共高層政治權力布局的三種變化,基本符合如今中共高層政局的現狀。只是,文章在分析論述這三種變化的前因後果時,漏掉了一些重要的因素和內容。

文章在分析「改變派系政治的集體領導格局」的原因時,只提到了歷史上中共的集體領導格局產生於鄧小平時代,不知是有意或者無意,卻隱去了習近平改變集體領導制度的根本原因。

在1989年6月江澤民上台之後,基本延續了此前的中共集體領導制,江的權力還得到在世的鄧小平勢力的制衡。但是江澤民從1995年清除掉政敵陳希同之後,江澤民逐漸集中共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開始獨斷專行,這也是為甚麼在1999年7月,江澤民在六個政治局常委都反對的情況下,能夠一意孤行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原因。

2002年10月,胡溫上台執政,江澤民為了延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在政治局常委中安插多名江派人馬,安排親信徐才厚和郭伯雄兩名軍委副主席,架空胡錦濤。江派掌控了中共高層的主要權力,造成胡溫十年執政「政令難出中南海」,形成了名副其實的集體領導制。這種狀況,直到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也沒有得到根本改變。因此,十九大後,習近平改變的就是這樣的現狀。

就改變了黨內高層領導選拔的先例而言,文章舉例稱中共十九大在挑選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人選方案,是在習近平直接領導下進行的,習以面對面談話的方式,主導了高層人事安排。

文章中沒有透露的重要信息還有,習近平之所以親自主導高層人事安排,是因為習近平上任五年來,在中共內部反腐打虎,大量江澤民集團高官落馬,而江澤民集團一直針對習近平進行政變暗殺奪權行動,雙方博弈激烈。江澤民集團勢力盤踞中共內部多年,江派人馬遍佈,習近平在政敵環伺的情況下,必須親自完成自己陣營人馬的布局。

其實,十九大中共高層政治權力布局發生的這三個變化,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空前,是因為同樣的變化,在中共的歷史上都沒有發生過;絕後,則有雙層含義。

其一,這樣的變化,以後再不會發生;其二,特別是改變了隔代指定接班與世代交替的慣例,是中共此次斷絕了接班人,這也就有著深刻的寓意:中共已經斷絕了未來,絕後了,中共將要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