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多總理前不久訪華前,加拿大外交事務委員會(CFAC)代表團提前一周到北京探路,薩省國會議員吉魯易斯(Garnett Genuis)作為代表團成員之一,訪華回來後感觸頗深,並於最近在「郝芬頓郵報」博客中撰文,探討加拿大政府和西方國家在人權問題上,應如何與中共交涉。

加媒:中共把人當狗對待

文章說,外界經常指責中共剝奪中國人的基本公民權和政治權利,壓迫少數團體和異見人士、迫害信仰團體,人權紀錄惡劣。對此,中共一套慣用的說辭是,中國地太大,歷史和文化不同,外界應予以理解。中共官員的藉口是,中國基本人權就是溫飽權。中共當局也認為,中國近年經濟發展了,人們都吃飽穿暖了,還有甚麼理由整天報怨?

文章表示,有人說,按中共這種對人權的理解,就是把人當狗對待,給它吃飽住暖就行了,狗如果叫喚,唯一原因是要吃的。這種理解和馬克思唯物主義如出一轍,唯物主義認為,世間一切和最關鍵的一切,就是現實物質世界。
人權只是溫飽權嗎?

文章說,但是,這種唯物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不是中國古老傳統文化中的東西,是近代殖民時期西方舶來品,對於中國古老悠久美麗的傳統文化來說,根本就是個異類。

在中共竊國前,這種將人性貶低至物質層面的做法,根本就不是中國人的東西。說到這裏,文章說,大家得知道,批評中共馬克思主義及其影響,其實是「親中和反共」,不是「反華」。

文章說,要和中共就人權進行更有意義的對話,不應停留在提人權問題表面文字上,而是要提出和中共唯物主義完全相反的人權概念和理解。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除了物質上的肉身外,更重要的是有精神、有思想。對於人來說,良心、思想、信念、價值觀和誠信等,比物質利益更重要,甚至是對立的。

文章說,基於這一點,人們在說到人權時,通常是指人所特有的權利——對人而言最重要的東西。這些作為人的基本自由權利,不是哪個政府賞賜的甚麼東西,而是因人性而生的先天和固有權利。也就是說,任何人不能以經濟發展為藉口,取代對良心、宗教、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權利的保護。

從中國文化正名

文章說,中國傳統文化本身也是重精神輕物質,如孔子曾描述自己一生為人時說:「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一輩子努力學習不厭倦,甚至忘記吃飯,津津樂道於授業傳道,從不擔憂受貧受苦,自強不息,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年紀。)

文章說,孔子當年被弟子問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孔子的回答是:「必也正名乎。」也就是說,在孔子看來,要治理國家,首先要做的是正名。

文章說,和中共談人權時,也是要從先正名開始,從中國本身傳統文化著手,而不是從舶來品的唯物主義觀點中找。

西方國家該如何談人權?

文章說,西方國家近年在人權理解上,越來越重物質層面的東西,如社會福利等,不太重視精神和言論自由等人性先天層面的東西,使得西方國家在和中共談人權時,越來越不知所措。

物質層面的東西是一方面,但過於重視物質層面的東西,就很難準確定義權利,對於權利本身來源迷失方向。對於人權,如今西方國家許多人,可能只知法律典籍中的字面定義,卻不知其先天來源。

文章寫道,如今許多西方政客訪華回來後,都會說跟中共提了人權。此次加拿大外交事務委員會代表團訪華,也向中共提了人權問題。所有這些,只是走形式,要提得更有實質意義,不能僅限於這種表面上的公式化的東西,而是要大家來一起討論人權。

文章最後說,人權兩個字中,要先重視「人」,再重視「權」,而不是抽象籠統地空談。西方國家領導人要推動中國人權問題前,得先花時間在國內就人權進行更有意義深層次的探討,先從自身正名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