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互聯網,網住了多少人?

書桌前,床榻上,汽車裏,行路間,不知不覺地,手機和平板電腦,佔據了視野和頭腦;社交媒體的跟貼點讚、搶沙發、爭紅包,線上遊戲的征途大戰,令玩家沉迷其中、不亦樂乎。「請你抬頭、看著我的眼睛。」可是,身邊的親友,還是低著頭,雙眼緊盯掌中的電子物件,旁若無人。

虛擬的世界,連接現實社會,又充斥許多變異假像。海量的資訊,瞬時傳遞,圖文並茂,影音同步。傳統的報紙、廣播、電影、電視、書籍,皆可濃縮至此。閱讀、交友、娛樂,應有盡有,環球網上游,連通你我他。然而,在這一切精彩的背後,有甚麼可貴的東西,被悄悄地奪走了、放棄了?

近日,「臉書」(Facebook)的幾名前高官警告公眾:沉迷社媒會誤入歧途。他們說,社媒摧毀了人類正常的交往方式和社會形態,使人們放棄對生活的管理,迷失靈魂。

Chamath Palihapitiya曾任Facebook用戶增長事業部副總裁,他從來不允許自己的孩子接觸和使用社交媒體。他說,當人們在使用社媒時,「你的行為已經不知不覺地被程式設計,自己卻無從體察。」

Facebook第一任總裁肖恩派克(Sean Parker)也爆出驚人之語:「這已經改變了你與社會、人與人的關係⋯⋯它以詭異的方式干擾著人們的工作與生活。只有上帝知道,它對孩子們的大腦做了甚麼。」

據派克介紹,在Facebook初建時,他曾對反對社交媒體的人說,「等著吧,你會上Facebook的。我們最終會俘虜你。」

要怎樣「俘虜」用戶呢?派克說,在建立類似Facebook的應用程式時,他們的目標是「儘量多地佔有和消耗你的時間和注意力。例如讓某人點讚你貼出來的圖片,或給予評論。然後,你好貼更多圖片和內容出來⋯⋯一次次地這樣重複,把你拴牢⋯⋯」

它到底對人類做了甚麼?一張光怪陸離的網,吸附著數以億計的用戶,同時在紛亂中間隔和疏離星球上的居民。

它讓我們轉移了目光、變換了關注的重心、模糊了生活的焦點。還有多少時間,仰望藍天、觀察浮雲、欣賞綠葉、凝視月光?又有幾許溫柔而專注的眼神,留給妻子、丈夫和孩子?飄忽不定的心,牽掛著網端的資訊,握手注視、傾心交談,被擠壓到了邊緣。被捕獲的,不僅僅是時間和精力。

在另類的世界,一個人可以改變身份,也能同時扮演多種角色。在這裏,恣意妄為並不一定會受到追究和懲罰。做現實中不敢做的事,說平時不敢說的話,看不該看的東西,新鮮的刺激時時在發出誘惑、挑戰道德。上了癮的「俘虜」忽略甚至切斷了傳統的互動與社交。友誼、愛情、親情這類親密關係,需要悉心維護,而網際交往卻可恣意氾濫,無需付出實在的代價。飄著墨香的書本、報紙被束之高閣,服務員的笑容也在被機器模式更多的取代。真實的世界,一塊塊的,被卸下、更換程式。

科技精英為自己曾經參與和發展社交媒體感到自責。「俘虜」們卻還樂在其中,渾然不覺地陷入、再陷入。電腦要掌控的,是人的思維和靈魂,是時候警覺並自律了!

我們不必放棄溝通的便利,卻必須適時抽離、懂得取捨。真實的世界裏,有陽光、繁星、雨露,蘊含著傳統的智慧,還有面對面、心與心的交流、奉獻。體驗這種境界吧:並肩望落日,攜手看朝陽。自然的美麗,生活的真情,會帶來溫暖的感動與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