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是否是騙局?」「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FBI)是否已『越線』,干涉美國大選?」隨著近日大量證據的爆出,國會議員再也沉不住氣,提出了上述質疑。

美國前律師、法律分析人士賈勒特(Gregg Jarrett)撰文稱,強烈證據表明,FBI和奧巴馬時代的司法部內部滋生出美國史上空前的大陰謀,終極目的是幫助希拉莉擊敗特朗普。

上篇介紹了通俄門調查團隊有哪些成員,為何遭質疑。本篇將圍繞FBI和前司法部為何被指捲入美國大選陰謀等問題展述。

FBI高層涉嫌反特朗普計劃

FBI副局長安德魯‧麥卡比(Andrew McCabe)近日成為國會議員關注的焦點。麥卡比涉嫌與其助手、FBI律師麗薩‧佩吉(Lisa Page)及資深FBI特工彼得‧斯佐克(Peter Strzok),在去年大選前密謀計劃,阻止特朗普當選。

斯佐克和佩吉今年曾加入通俄門調查團,但後來斯佐克被發現與佩吉互相發送大量反特朗普、親希拉莉短信而被調離調查團。這些短信於12月12日晚被公開。斯佐克在去年8月15日發的一條短信牽出了麥卡比,引發國會的關注。

該短信披露,斯佐克和佩吉似乎之前曾在麥卡比的辦公室討論了確保特朗普敗選的方案。斯佐克在短信中對佩吉說:「我倒是想相信你在安迪(Andy)辦公室所提出的供我們參考的方案,他(特朗普)是沒辦法勝選的。」

但斯佐克覺得即使再有把握,也不能完全排除特朗普勝選。斯佐克將此事比做是40歲以下的人,雖然死亡幾率小,但仍需買保險以防萬一。因此,斯佐克在短信中對佩吉說:「我們不能冒這個風險」,需要一個「保險政策」 (insurance policy)來應對特朗普上台的可能性。

國會議員普遍認為,短信中的「Andy」指的就是FBI副局長安德魯‧麥卡比(Andrew McCabe),並希望調查清楚麥卡比和斯佐克及佩吉之間的對話內容。

此外,媒體近日再次曝光麥卡比的妻子2015年收到希拉莉親信捐助的事情。

在2015年3月希拉莉電郵門事件被曝光後不久,希拉莉的親信老友、維珍尼亞州長麥考利夫(Terry McAuliffe)就開始「鼓勵」麥卡比的妻子參加州參議員競選。

法廣引述《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競選財務紀錄顯示,麥考利夫的政治行動委員會2015年向麥卡比妻子競選捐了46萬7500美元,麥考利夫控制的維珍尼亞州民主黨捐了20萬7788美元。報道稱,當FBI在2015年7月對希拉莉「電郵門」展開調查兩個月後,這些捐款流向麥卡比妻子的競選。

麥卡比在2015年7月仍擔任FBI在華盛頓地區的主管,維基資料顯示,當時該地區的FBI提供人力資源調查電郵門。

2016年2月麥卡比被晉陞為FBI副局長,並負責監督「電郵門」調查作業的領導小組。麥卡比因妻子受賄於希拉莉親信,而引發外界質疑調查的公正性。

FBI是否「越線」?國會表關注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鮑勃‧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說,讓他最為關注的是斯佐克給佩吉發的那段話。他說,這段文字說明,問題是很嚴重的。「因為它表明,在FBI的高層,他們正在做一些事,他們有一個行動計劃,確保特朗普不被當選為總統。」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查克‧葛雷斯利(Chuck Grassley)也同樣表達了對這條短信的擔憂,並在12月14日給司法部副局長羅森斯坦寫了一封信。因為司法部長塞申斯在今年早些時候已經表明不涉入通俄門調查,因此副部長羅森斯坦負責監督通俄門調查團。

葛雷斯利寫到,這些文字中的一些部份似乎超越了僅僅表達個人政治觀點,似乎是「越線」採取一些官方行動來制定一個「保險計劃」,應對特朗普上台。斯佐克的這條短信至少將FBI副局長麥卡比披露出來。而麥卡比則負責監督電郵門和通俄門兩項調查。

葛雷斯利要求司法部在12月27日之前向國會提交麥卡比和斯佐克、佩吉在其辦公室對話的相關紀錄,以及所有在2016年8月7日至23日期間,麥卡比與斯佐克和佩吉的對話紀錄。

葛雷斯利寫到:「任何FBI在調查過程中所存在的不正當政治影響或動機,都必須被披露出來,並充份解決。」

葛雷斯利還表示,前FBI局長科米曾宣稱「FBI不會去影響政治」,但去年在FBI副局長辦公室所發生的討論,和科米的說法完全不一致。

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羅恩‧詹森(Ron Johnson)說,這不得不令人深深質疑FBI的角色、他們「對2016年總統大選的可能幹擾」,以及這些反特朗普的特工在穆勒領導的通俄門調查中所扮演的角色。

私會黑檔案編制者 司法部高官遭貶職

《華盛頓郵報》等多家媒體早前曾披露,去年大選期間,希拉莉競選團隊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出資給福森公司(Fusion GPS),僱用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抺黑特朗普與俄羅斯有關聯的文件。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曾曝光,FBI也對這份黑檔案出了資。

霍士新聞12月7日報道稱,司法部一名高官因與編制抹黑檔案的一方有私下接觸,而遭到降職處理。

司法部證實說,直到7日早上,布魯斯•奧爾(Bruce G. Ohr)還擁有司法部的兩個頭銜:助理司法部副部長(associate deputy attorney general),有組織犯罪藥物執法工作組(OCDETF)主任。不過,從7日開始,他的「助理司法部副部長」已被去除,這一職位在司法部來說級別較高,相當於對奧爾進行了降職。

雖然司法部不願透露降職原因,但霍士得知,由共和黨議員努內斯(Devin Nunes)主管的眾議院常設特別情報委員會(House Permanent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HPSCI)指出,在2016年大選期間,奧爾曾與撰寫特朗普黑檔案的前英國情報人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私下會晤。

此外,眾議院調查員已確認,去年大選後不久,奧爾曾會晤福森公司的聯合創辦人辛普森(Glenn Simpson)。

奧爾與斯蒂爾以及辛普森的會面都沒有被公開披露,起初也沒有上報給HPSCI。HPSCI向司法部和FBI發出無數次傳票,要求獲得和黑檔案有關的一些文件和證人,但司法部和FBI進行百般阻撓,引發國會的不滿。

福克斯另一報道稱,辛普森日前在一份新的法庭文件中承認,他的公司去年僱用了司法部高官奧爾的妻子奈莉・奧爾(Nellie Ohr),負責幫助該公司「調查和分析」特朗普。

辛普森也承認,他和奧爾在大選後進行了私下會面,是為了討論有關俄羅斯和大選的事情。

報道稱,福森公司與奧爾夫婦的關係讓共和黨人對司法部的客觀性擔憂。呼籲再任命一位獨立的特別檢察官。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認為,奧爾及他的妻子和福森及黑檔案撰寫人的關係,「難道不會讓人覺得其中涉及的利益關係嗎?」

《華盛頓郵報》今年4月曾披露,FBI去年曾獲得法庭發出的祕令,去監聽當時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外交事務顧問卡特爾・佩吉(Carter Page)。報道引述一名匿名官員說,FBI和司法部說服了法官,因此取得了法庭密令。

國會議員懷疑FBI是否利用抹黑特朗普的黑檔案來尋求獲得法庭的監聽許可。喬丹議員說,FBI可能與民主黨的競選團隊合作,對特朗普團隊進行反面調查,然後將資料裝飾一下,並將其變成一份情報文件,再帶到法庭,這樣他們就可以獲得對特朗普團隊成員監聽許可。

通俄門或為編造?

去年大選相關幕後運作不斷被曝光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說:「現在的問題是,是否整個有關特朗普和俄羅斯的故事都是為了掩飾民主黨和俄羅斯之間的勾結而編造出來的?證據越來越朝著這個方向指。」

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羅恩‧詹森(Ron Johnson)表示,這不得不令人深深質疑FBI的角色、他們「對2016年總統大選的可能干擾」,以及這些反特朗普的特工在穆勒領導的通俄門調查中所扮演的角色。

眾議院「自由黨團」主席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表示,在調查這些對特朗普來說實際上不存在醜聞的過程中,國會卻發現了希拉莉競選團隊及奧巴馬政府,捲入2016年競選活動的不當行為,他們利用外國情報官員的未經證實信息來攻擊特朗普。

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說,「我們現在意識到,『如果希拉莉大選獲勝,貪腐問題就將會變得更大、更深。』我們也將永遠不會了解任何真相。這將是非常可怕的。」

金里奇表示,FBI和司法部的高層存在著和希拉莉有關的非常腐敗的現象。

為何國會要求任命第二個特別檢察官?

蓋茨議員說,在通俄門調查中看到的是雙重標準的政治偏見,偏向希拉莉,反對特朗普總統。本質上,希拉莉是被她自己的「粉絲俱樂部」在調查。國會越來越發現,穆勒調查團隊成員的選取實際上是穆勒在「never Trump」(拒絕特朗普)的水族館中釣魚。

蓋茨說,當你遇到的裁判是穿著另一個球隊的球衣時,你就很難贏得比賽。當你發現(司法部)高層官員奧爾的妻子實際上是由製造抹黑特朗普的假檔案福森公司僱用,讓司法部調查黑檔案已經不合適了。

喬丹議員說,我們在4個半月之前就呼籲司法部任命第二位特別檢察官。必須要這麼做!每一天我們(對內幕)了解得越來越多,也越發加強這個想法。FBI、奧巴馬政府的司法部和希拉莉陣營合作去打擊特朗普總統。想一想,我們在過去幾週都了解了哪些事情。「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找到答案。」

蓋茨說:「我們必須要得到一個可以信賴的結果,而現在FBI和司法部內部存在太多的政治偏見,與特朗普的敵人合作。我們不能相信他們。」

蓋茨指責司法部和FBI沒有就他們提出的問題給出答案。「他們不認為,美國民眾值得知道是否納稅人的錢被用來詆毀現任總統。我認為,美國人民的確應該得到答案。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正在進行自己的調查。」

蓋茨分析說,左翼對於特朗普當選總統變得非常瘋狂。「他們將盡全力分散我們的精力,阻止我們做提高美國人民生活質量、改善經濟、改善我們的監管環境等重要事務。因此,我們必須要確保總統執政期間不被虛假的指控所籠罩。這些指控都是由那些對他持有極大偏見的人所提出。我想,你們將會持續從左翼聽到,宣稱特朗普不應該成為美國總統的各種藉口。但事實是,他是我們的總統。我們應該一起合作,改善我們所服務的美國民眾的生活。

路透社報道稱,眾議院司法委員會12月13日對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進行了聽證。與會議員對穆勒的調查團存在明顯的政治偏見表達了強烈的指責,但羅森斯坦說,他「沒有意識到穆勒團隊任何不恰當的行為」。當委員會問羅森斯坦是否有合適的理由解僱穆勒。他的回答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