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知道一名維吾爾學生從埃及回到中國、然後被警方帶走之後發生甚麼。他的母親、鄰居、同學統統不知道他的下落。

美聯社報道,人權團體和學者估計,跟這名學生陷入同樣命運的還有成千上萬人。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他們被送入秘密集中營。他們被控犯下政治罪行——從具有極端主義思想到出國旅行和學習。自從中共當局去年利用數字監控技術在新疆打造警察國家以來,大規模失蹤開始出現。

伴隨集中營一起出現的還有遍布新疆街頭空前數量的警察。先進的數字監控系統追蹤維吾爾人去了哪裏,讀了甚麼,跟誰談話,說了甚麼。在一個不透明的、將所有維吾爾人視為潛在恐怖份子的系統下,維吾爾人跟國外親人聯繫都可能受到審問或被拘留。

此次行動是由陳全國領導,他在2016年被提拔為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發誓追捕製造恐襲的分裂份子,稱當局要「把恐怖份子埋葬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裏」。

通過採訪出國的維吾爾人、查閱政府文件以及訪問新疆南部,美聯社記者拼接出中共這場令老百姓膽戰心驚的「反恐戰爭」的畫面。

中共官員稱,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安保措施,因為維吾爾激進份子跟敘利亞的IS(伊斯蘭國)極端份子並肩作戰。但是維吾爾活動人士和國際人權團體認為,鎮壓措施給了基地組織以口實。基地組織發布維吾爾語的招募視頻,譴責中共的鎮壓。

「許多的仇恨和報復心因此生長起來。」一名加拿大維吾爾活動人士Rukiye Turdush說,「恐怖主義是如何傳播的?當人們無處可去的時候。」

中共政府標榜它的集中營計劃是「職業培訓」,但是它的主要目的似乎是洗腦。一份新疆官方文件描述培訓班是「免費的、完全封閉的、軍事化的」,持續3個月到2年。維吾爾人在裏面學習「中文、法律、民族團結、去除極端思想、愛國主義」,並實施「五個一起」——一起住,一起操練,一起學習,一起吃飯,一起睡覺。

美聯社報道說,在新疆庫爾勒有三四個這樣的集中營,一共關押著數千名學生。美聯社記者訪問了一個集中營,此地掛出的牌子是監獄。另外一個集中營位於市中心一條街道上,此處有挎著步槍的警察把守。第三個集中營位於一個軍事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