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美國戰略威脅不僅僅是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更包括意識形態方面的滲透。比如為了在西方國家擴大影響力,中共將經濟獎勵和政治要求綁在一起。它利誘美國參議員戴恩斯(Steve Daines)的手段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上個月戴恩斯宣布,他長期的努力終於取得突破:將蒙大拿的牛肉出口到中國。該交易價值2億美元。然後在12月5日,中共從戴恩斯那裏獲得一些回報。應中共大使館的要求,這位參議員接待了負責西藏事務的中共官員代表團,因此削弱了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對華盛頓訪問的影響力。

被中共視為敵人的洛桑森格當時在華盛頓會晤議員和西藏社區成員。國會外交委員會亞洲小組委員會在12月6日舉行有關中共鎮壓西藏的聽證會。就在這個聽證會的前一天,戴恩斯和另外一名參議員巴羅索(John Barrasso)會晤了中共代表團。在會晤之後,中共官媒宣稱,美國國會議員讚揚中共西藏官員「為保護環境和保存傳統文化做了好事」。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這個事件說明中共正在利用西方政客消除外界對中共政權的批評聲音,也凸顯中共死纏爛打的戰術。洛桑森格告訴《華盛頓郵報》,「無論我走到哪裏,我後面都跟隨著一個高級中共代表團」否認西藏的人權侵犯。他說,中共施壓全世界的政府不要跟他會晤。

前美國駐緬甸大使米切爾(Derek Mitchell)表示,通過幫助共產黨在華府消除政治批評,戴恩斯的行為是中共正在「外國影響力行動」的實例。米切爾說,在中共看來,任何人都是可以收買的。《華盛頓郵報》報道說,戴恩斯通過利用他的權力保護中共免於人權問責,損害了美國價值觀,幫助中共延續無辜人們的苦難。

上星期,一名澳洲參議員因為收取中國金主的資金並支持中共的南海立場被迫辭職。中共在美國也採取同樣的策略:施以經濟甜頭,誘惑華府議員幫助達成它的政治目的。目前,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正在領導一場運動,將中共的影響力從澳大利亞政壇清除。他說:「外國勢力正在實施前所未有的、日益複雜的企圖,來影響這裏和其它國家的政治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