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海外明慧網刊登了一篇題為「新疆看守所所見」的文章,文章作者是一名被新疆當局非法抓捕並關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文章透露,中共十九大前後,烏魯木齊及周邊地區大量抓人,街上到處是巡邏車、警察、便衣等,搞得社會緊張恐怖,人人自危。作者也是在這個時期被關的。

作者注意到,看守所中一個本應容納十五六人的二十多平米的監室,卻關了至少三十五人,睡覺根本睡不下,所以站著所謂值班的就有八人。即使半躺可以睡覺的人,也需要三個人蓋一床被子,並且只能躺在薄薄的一層褥子上,都凍得全身發抖。不僅監室內部情況糟糕,而且伙食極差,早餐是饃饃和半碗很稀的苞米糊糊,午餐和晚餐一樣(有的看守所每天只供兩頓飯),仍然是饃饃,每人半碗菜湯,裏面有少量的白菜和蘿蔔絲。因為饃饃限量,每人只能分到一個再多一小塊。

作者還聽說當地所有的看守所都爆滿,實在裝不下就到處轉移。在押人員分為三部份,一類是刑事犯,一類是羈押犯,另一類是收押犯,前兩類還好理解,第三類「收押犯」則讓人匪夷所思,其指的是那些還沒觸犯法律,屬於不放心人員,這一類抓的數量很大,很多是全家被抓,有的是被株連的,比如找不到兒子就把父母關起來。有的是他們認為手機有不良信息的,有些是說了不符合政府要求的話等等,當然還包括許多法輪功學員,他們中有傳法輪功真相的,有的是幾年前曾判刑的,還有的地區搞人人過關,只要說煉,就抓,說是「不放心人員」。

從文章所披露的信息,可以一窺剛剛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現任新疆書記陳全國治下的恐怖現況,那就是為了所謂的政治穩定,肆意抓人,真真是印證了那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不僅如此,日前總部位於紐約的非政府國際組織「人權觀察」披露,新疆當局正在通過包括「全民體檢」等多種途徑蒐集所有新疆居民的DNA、血型和其它生物識別數據。根據中共官方新華社11月初的報道,將近1900萬人在2017年已經參加了名為「全民體檢」的體檢,而新疆人口不過才2100多萬。

對此,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認為,中共此舉隱藏著三個邪惡目的。一是採集血樣以備製造生物武器,擬進行種族大屠殺;二是把維吾爾人整個民族當成中國器官移植的備用庫;三是達到對每個維吾爾人進行控制。

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對此表示,「大面積地掃描,世界上前所未有,聞所未聞。」中共這樣做讓人懷疑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除此而外,陳全國治下的新疆今年4月開始正式實施首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條例包括禁止宣揚、散布極端化思想;禁止干涉他人宗教信仰自由,強迫他人參加宗教活動;禁止干預文化娛樂活動,泛化清真概念,借不清真之名排斥、干預他人世俗生活的,自己或強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佩戴極端化標誌的,以非正常蓄鬚、起名渲染宗教狂熱的,等等。新疆當局稱,此舉是為了「遏制和消除極端化,實現社會穩定」。

不過,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分部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表示,這些政策是當地政府致力於「在近乎全面地對居民宗教信仰活動的政治和法律的雙管控制」,並質疑政府衡量「宗教極端主義」標準的降低,可能會使得更多的當地民眾被劃入「恐怖份子」當中。顯然,這樣的舉措正在當地製造更多不安的氣氛。

至於去年新疆要求當地民眾安裝暴恐音視像查輯軟件「淨網衛士」,禁止29個涉嫌宗教極端和「恐怖主義」的姓名,限制互聯網和手機對內或對外通訊等,也都是在貌似打擊「恐怖主義」的大帽子下,加強對民眾的管制。

而在防範新疆的「恐怖主義」的同時,陳全國還在「推進民族平等和融合」的旗號下,繼續推廣漢語,蠶食少數民族的語言和文化。

綜合上述行動,陳全國高壓治下的新疆只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而陳全國如此治理新疆是在向「習核心」看齊嗎?

去年8月底,受到習近平信任的原西藏書記陳全國接替江派馬仔張春賢任新疆書記。在就職會議上,陳全國一方面沒有按照以往官場慣例,對張春賢進行讚揚外,但另一方面則在講話中九次提及習近平,除了感謝中央的信任外,還表示「完全擁護、堅決服從黨中央的決定」,要按照習近平的講話精神治理新疆,並切實加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等。這說明陳全國治理新疆要向「習核心」看齊。

那麼,習近平的治疆思想是甚麼?今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罕有地參加了新疆代表團的審議,就在表明他對新疆問題的重視以及對外傳遞如何治理新疆的信號。

根據此前披露的消息,新疆曾經是江系鐵桿周永康盤踞多年的地盤,據稱也是薄、周政變計劃中三條退路之中的一條。而在新疆掌控多年、被稱為「新疆王」的王樂泉,以及獲周永康竭力推介,接替王樂泉出掌新疆的張春賢,都不但追隨江、周迫害法輪功,而且採用暴力手段鎮壓少數民族,導致新疆不斷發生暴力流血事件,張也為此多次受到北京的批評。

尤為蹊蹺的是,去年兩會前,還發生了新疆自治區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有關截圖被海外轉發,造成了重大政治影響,而這被高度懷疑幕後有江派和張春賢的影子。

在張春賢被更換後,習近平下到新疆代表團,為新疆的發展定了調,核心是「穩定、發展、民生改善、民族團結」。如果將陳全國治理下的新疆現況與之對照,顯然在貌似穩定、團結的新疆社會背後是難以想像的恐怖和迫害。這樣的陳全國真的是在向「習核心」看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