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兩名台灣學者申請赴香港簽證被拒。香港民間團體抗議港府配合中共、打壓學術自由。有學者批評指,「一國兩制」已蛻變為「一國一制」。

本次被拒入境的吳叡人和吳介民,分別為現任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及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兩人系受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之邀,擬出席於本月22日在中文大學舉辦的題為「殖民香港:由英殖時期到特區年代」學術研討會。

對於港府未說明原因即拒簽,吳介民表示,港府在特首林鄭月娥主導下,協助北京全面管治香港,「一國兩制」下高度自治的承諾淪為廢紙,北京打壓香港言論和學術自由越發露骨。

學聯發表聲明說:「今日甚至有學者被拒赴港參與學術論壇,亦足以見證香港政府自行閹割,將一個特區應有的自治權雙手奉上,為中國政府服務。連批核一個人是否能夠入境與否也要得到中國政府的首肯,所謂『一國兩制』已成國際笑話。」

12月17日,約有十名社會民主連線成員到香港政府總部抗議此次台灣學者被拒入境。社民連指出,早前研究台灣社會運動的何明修教授、研究勞工運動的邱毓斌教授、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Benedict Rogers都被拒來港。社民連要求政府交待拒絕吳介民及吳叡人簽證的理由;停止政治審查,容許外地學者及政要來港交流;落實執行基本法對港人自由的保障。

自1997年移交主權後,這些年來,香港發生了多宗無理拒絕學者、人權活動者入境的事件。港府聽命於中共,製造黑名單,以控制簽證和入境的手段來打壓正當的學術、文化交流等活動,打壓正義人士,不斷地縮小本土民主自由的空間,令港人及外界甚為擔憂。

2016年10月11日,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到香港探望友人,在機場被拒入境,未得到任何解釋或理由。英國外交部曾為此傳召了中共駐英大使,並且向北京提出了申訴。中共指控羅哲斯打算干涉香港的政治。然而羅哲斯在去香港之前就曾公開表示,這是一次私人旅行,他不會公開露面,也不會去探訪被監禁的三名民主活動家。

因為此事,一批來自英國、美國和澳洲的著名律師發表公開信說,香港的法治受到嚴重威脅。信中寫道:「司法獨立,香港的一根支柱,冒著成為一個幌子的危險,隨時聽候中國共產黨的召喚命令。」

去年12月5日,曾在香港擔任文化雜誌《號外》總編輯、現任中華文化總會副秘書長的台灣作家張鐵志,稱遭港入境處拒絕入境。在此之前,還發生過台灣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遣返,前「六四」學運領袖周勇軍被遣返大陸並被判刑。

2010年1月22日,港府宣佈拒簽神韻藝術團的音響、燈光、天幕等6名專業技術人員的簽證。當時,神韻預定在香港演出的七場門票已全部售出,卻因為無理拒簽而被迫取消演出,舉世譁然。這是港府當局屈從和配合中共邪黨的一個嚴重的案例,是香港自由民主的大倒退。2010年3月9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香港入境處拒簽美國神韻藝術團6名團員的司法覆核案一案不合法律規定。

今年習近平訪港前夕,20位香港民主派議員聯名致函習近平,表示看到一國兩制走樣和變形的趨勢,感到憂慮,希望重啟政改。議員們還提到中聯辦干預香港內政、影響一國兩制。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談到,中共領導人曾經承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在這種承諾之下,香港不少人都接受這種民主回歸,但是到了今天,20年之後,我們都發覺這種所謂的一國兩制,是強調一國多於兩制,而越來越多當所謂國家主權安全受到內地影響的時候,它可以不兩制,可以變成一國。」

事實表明,林鄭上台後,針對黑名單的審查擴大。例如今年7月下旬,有45名持合法證件的台灣法輪功學員到港,準備參加「7.20反迫害活動」,卻遭到港府無理遣返。

由此想到了香港電影《十年》。這部影片於2015年12月上映,故事設定在2025年,表現十年後,在中共的管轄下香港社會的一些亂象和文化危機,預示「一個不想見到的將來」。該片諷刺中共體制,鼓勵港人守護香港的本土核心價值,爭取民主自由。觀眾黎汶洛說:「這部電影提醒我們,如果我們甚麼都不做,香港便會成為另一個深圳。」

如今,時間過去了兩年。香港的現狀更加令人憂慮。香港被贊為「東方明珠」,不僅具有繁榮的經濟成就,還成就了自由民主的氛圍。這顆明珠,是距離大陸民眾最近的真相的視窗。幾十年來,數百萬港人追求自由、堅守良知,有力地支持著內地的民主運動、鼓舞著大陸百姓和平抗爭。從堅定的聲援「六四」,到每年「七一」的抗共遊行,香港的自由之聲一直響亮而堅定。中共對此自然是心生恐懼,也必定要盡力消除。

旅居澳洲的大陸學者袁紅冰曾經評論說,中共所謂在香港一國兩制、實行自由民主都是謊言。他認為,只有中國共產黨消失,香港才有真正的自由民主。

港府當局應當認清,助紂為虐,將會毀掉香港的自由,自己也將遺留惡名,並且必須為所做的錯事、惡事擔責受罰。邪惡可以逞兇一時,卻不能永遠囂張。在中共徹底崩潰前,選擇正義,是明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