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幾年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說法,時常出現在媒體對中共高層政局的報道和評論中,主要發生在胡錦濤、溫家寶執政時期。

胡錦濤和溫家寶上台執政之後,特別是在2004年江澤民卸任軍委主席之後,江澤民一直通過其軍中心腹、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等一直把持著軍權,架空胡錦濤;同時,江澤民集團的勢力,幾乎完全掌控了中共黨政軍的重要權力位置,全國很多地方省市,也都成為江澤民勢力的窩點,還形成了以周永康政法委為中心的「第二權力中央」,造成胡溫執政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無所作為,受盡屈辱。其中汶川大地震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後,時任總理溫家寶第一時間趕赴災區,下命令打通通往汶川的道路,但是中共軍隊行動遲緩、甚至以「天氣不好」為由按兵不動。當時,溫家寶氣得摔電話說:「我不管,是人民養活了你們,你們看著辦!」結果,軍隊還是按兵不動。

當時,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來到四川,但他拒不服從抗震總指揮溫家寶的調度,而是成立軍隊抗震指揮部,並自封為總指揮,自己下達命令,致使胡錦濤在黃金救生時間的72小時之後,不得不趕到成都為溫家寶撐腰。

在2008年年底,時任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在黨媒撰文揭示,在汶川地震發生後的72小時黃金時間內,胡、溫無法調動軍隊赴災區進行救援,在震後的3天時間裏,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軍委首長」——江澤民的批准。

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後,隨著針對江澤民集團反腐打虎的全面展開,5年來江澤民集團在中共黨政軍地方省市的勢力遭到沉重打擊,特別在中共十九大之後,習近平核心建立,習近平陣營人馬全面上位,雖然江澤民集團殘餘勢力仍在趁機作亂,但是昔日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困局已經得到改觀。

十九大之後,在北京和河北發生的三件大事,全市「清理低端人口」、全城清拆招牌「整治天際線」行動、華北的煤改氣計劃,這三件大事,基本都圍繞著落實習近平當局的政令來展開行動的,那就是保留首都四大核心功能——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要求。

治理首都北京的環境本無可厚非,但是結果卻是輿論譁然、民眾怨聲載道。原因何在?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十九大上連跳三級,是習近平提拔和信任的官員。執行中南海的政令,不僅不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而是「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蔡奇語)

在中共官場上,揣摩上意,為了個人的政績和官位,可以不擇手段,為所欲為。中共體制下的官員,在黨文化的思維方式下,已經習慣了用蠻橫、不顧百姓死活的方式處理問題。中共體制本身,已經斷絕了用正常手段解決社會問題和化解危機的可能性。

隨著習近平權力的不斷穩固,習近平的政敵——江澤民集團,對習近平施政的阻撓和掣肘的因素將會越來越少。那麼,即使「政令出了中南海」之後又能怎樣呢?十九大後北京引起極大民憤的三大事件,已經給出了預示和答案。

中共體制害民、中共利益與中國民眾利益的根本對立、水火難容,都將會在未來的中國局勢發展中,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人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