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2) 行屍走肉

中共除了要求小學生集體入隊、中學生集體入團以外,對黨員還要求不斷「重溫入黨誓詞」。也就是要求他們「拜邪靈」,而且是不斷地拜,直到他們徹底成為「黨的馴服工具」,不再具有人性。

共產黨在破壞了一切信仰之後,把共產主義作為一種信仰,強加給中國人。但是共產主義是一種邪教,改革開放以後,從普通黨員到黨魁都沒有人信仰共產主義了。傳統的信仰被打倒,共產主義的虛假面具被戳穿,各種各樣的思想乘虛而入,佔據了中國人的心靈。

中共用政策和法律打擊人殘存的最後一點善心。有人有心要扶老攜幼、慈善捐款、見義勇為,但因為害怕被訛詐、被欺騙,只好視而不見,置若罔聞。造成了現在的很多中國人不光沒有了神性,甚至連人性都沒有了。

人除了物質生活的追求之外,人還有精神生活的自然需求。不管甚麼樣的人,活在人世中免不了探尋我為甚麼活著,乃至生死福禍等等終極問題的答案。在自由社會的人,即使沒有宗教信仰,通過「自由」、「正義」等正常的世俗價值的追求,也能部份滿足人的精神需要。而在傳統斷絕、政治高壓的社會裏,人們滿眼見到的是假的、虛的、惡的橫行,只能把精神需求轉向頹廢墮落。於是很多人成了徒具人形的物質空殼,不具有絲毫的人的思想行為、倫理道德。這樣的人,只能被稱為「行屍走肉」。

這不是「發展中的問題」,更無法「通過進一步發展解決」;這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整體陰謀的一部份。

3) 末日心態

一個心中沒有希望、徹底失去對神的信仰、失去對善良、對公正的希望和追求的民族,是一個走向毀滅的民族。現在中國的整個社會環境崇尚邪的,排斥正的,即使幾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人敢說自己信神,因為怕被別人笑話、排擠、打擊。

沒有了精神信仰的中國人,開始瘋狂崇拜金錢,拜物教成為新的宗教。成千上萬的少男少女把自己的偶像呼為「男神」,「女神」。某些「大腕」的演唱會上,歌迷、「粉絲」如癡如醉,如瘋似狂,痛哭流涕。有的歌星、影星道德敗壞,卻被當作神一樣崇拜。有些年輕人不惜重金,到處追星。當人們普遍使用「神」來稱呼自己追捧的性感偶像時,你告訴他「神來了」,他會說甚麼?

除了瘋狂追求金錢、物質之外,很多人還表現出驚人的墮落、頹廢、叛逆。他們酗酒,吸毒,賭博,亂性,沉溺於網絡遊戲和社交媒體,耽讀玄幻、恐怖、靈異小說,把自己看得五迷三道、瘋瘋癲癲,用瘋狂和迷亂填補自己空虛的精神世界。

中共高層也一樣具有這種毀滅性的末日心態。中共國防大學防衛學院院長朱成虎揚言:如果美國介入台海戰事,中方將首先使用核武,把美國數百城市夷為平地,即使中國西安以東遭到摧毀亦在所不惜。他在內部講話中更爆出:中共要存儲核彈,滅掉一半以上人類。當然,中共黨官「在所不惜」的是中國平民的生命。一旦有核戰,他們可以躲進早就為自己準備的防核工事。

瀰漫全社會的末日心態造成了對生命的嚴重漠視,這既包括朱成虎這樣對他人生命的漠視,也包括許多人對自己生命的漠視。「得過且過」、「過了今天沒明天」、「及時行樂」、「過把癮就死」,在末世絕望中無底線行樂。2017年11月底曝光的北京某幼兒園的令人髮指的變態虐童事件只是這種心態的一個反映。

4) 無緣得度

現在的很多人對中國傳統文化一無所知,對中共的歷史也一無所知。他們沒有文化,不懂歷史,不講道德,沒有是非觀念,不相信神存在,頭腦裏只有金錢、權力、慾望。跟他們談起神,他會覺得你太迂腐了。即使神的使者以善言喚醒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了。

神造人,而且給人規定了做人的標準。如果失去了這個標準,在神的眼裏那就是一具徒具人形的行屍走肉,根本不能稱為人。共產邪靈就是要糟蹋人,現在很多中國人被中共邪黨已經變異得沒有人樣了,神已經不把這樣的人當人了。沒有了神的佑護,人會加速地墮落下去,直到有一天,人徹底不能要的時候,只好被銷毀。

真的是危險至極!

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在長期運作中,它給中國人的身體內灌注了一層「恨」的物質,「恨」衍生出暴力、殺戮和種種暴戾之氣。只有良知和人性復甦,才有希望去除這種「恨」的物質。

為毀滅全人類,共產黨破壞了中華傳統文化,把人變成非人,把一個曾經文明美好的國度,變得國已不國。

神慈悲於人。生命來自美好的天國世界,神不願看著他們這樣被毀滅,因此不斷發出慈悲的呼喚。讀懂天象,體會神的慈悲,才能看到得救的希望。

解體中共,全面清除共產主義在人間的各種表現,回歸傳統,守住心底的善良,生命才有希望!◇

(全文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