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建制派趁6名民主派議員被褫奪資格,強行通過修改《議事規則》,被喻為立法會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昨日在城市論壇上,討論修改議事規則後,兩派策略重整問題。有民主派代表批評,修議規破壞民主派與建制派互信,令民主派未來議會內可能更激進,並透露未來可能提司法覆核。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希望市民了解,今次建制派修改了立法會《議事規則》「不是解決問題,是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即是謀殺這個制度。他指今次修改《議事規則》問題在於「就是北京政府如何對待香港直選中,得到過半數議席的民主派。」他批評建制派如「強盜」,「20年來你們選舉在地區直選贏不了,你3月11日補選贏到,你可以說有合法性。但現在無經過這過程,無經過選舉的洗禮,你20年都輸,再做會被人說你使橫手。」

前立法會前議員劉慧卿提醒建制派別沾沾自喜,她表示自己很少同意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的言論,不過今次她同意劉的話:「他説今次做法破壞建制派與民主派和政府的互信,如果全部都破壞了如何做事?」她認為,今次做法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製造更多的問題及仇恨。她又說,很多政策民主派不贊同,建制派又不願談也不願妥協,於是就說要投票,一投票民主派肯定輸,於是拉布「阻住你投票」,旨在延遲通過爭議性的法例。

朱凱廸指,民主派失去拉布的「文鬥」工具,代表建制派不想再透過商討解決問題。他預計未來議會處理爭議性議題,民主派會走向激進:「23條國家安全法,傷害市民人身自由,民主派可如何?不可文鬥,一定跟你衝⋯你令議會不成議會,不能夠正常運作,當有大危機來到香港人前,民主派一定用盡所有方法。致勝關鍵始終是香港市民出不出來,關鍵是整體社會關鍵時要再站出來。」如2003年便是因為多人上街才拉倒23條法例。

他認為,民主派現在第一步是要挑戰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由35人減至20人,是違反基本法的決定:「從主席到所有立法會議員也不肯定它是否符合基本法。問題是,未來又有新法例經過全體委員會,如全體委員會減法定人數違反基本法,所以法例都會出現疑問。」他認為,立會主席梁君彥有責任交給法庭澄清有關疑問。不然,民主派或要透過司法覆核,挑戰今次的議事規則修訂。不過民主派要有心理準備,若提興訟要負擔有關訟費。

論壇上,聖母玫瑰書院一位學生在台下發言時指,通過議事規則修訂後,破壞了議員間的互信,只會令兩派抗爭更激烈化,「是否越快就越好?這樣是解決不了問題根源,因為它帶來的破壞大過它的成效。因為裡面有一個隱藏的炸彈,其實它是間接破壞公民關係及議會穩定性。」

昨日在論壇上,劉慧卿與謝偉俊就功能組別選舉針鋒相對,謝偉俊叫劉慧卿試參加功能組別選舉,劉慧卿反駁說:「離晒譜!同我講啲功能組別廢話」!

已很久未露面及發表言論的陳日君樞機日前在其Facebook上指:「『反拉布』是謊言,廢除立法會功能才是事實。『他們』已勝券在握。我們不說,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