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頭版)

某電視劇裏有一段小孩與大人的對話。前反貪局長的兒子,還是個小學生,說他們體育課要想踢球,就得行賄,他都交了錢最後還是連個替補也沒當上,氣得鼓鼓的。他自己也有生財之道,同學要抄他功課,他一次收費五塊,行情不好的時候收費三塊。小小年紀,就有了與孩子的童真完全不相符的人生感悟——「不花錢辦不成事,現在都這樣。」

這是電視劇裏的情節,為了不破壞中共的「主旋律」,這些反映陰暗面的東西極其有限,現實中的故事只能比這更厲害。

某14歲少年的表演唱火爆網路,其「表演」下流猥瑣,網絡評論說他的表演「騷氣十足」。

任何正常人看了其「表演」,都會覺得噁心反胃。14歲,本應是天真爛漫、長身體、學知識的年齡,卻被糟蹋得沒有人樣。最可怕的是,這樣的下流演出受到很多人的追捧,讓人情何以堪!隨著道德的下滑,近來大陸直播平台出現了小學生等未成年人脫衣、裸體直播。有一名自稱2005年出生的小學生在與調查者微信對話中稱,她做裸體直播不為錢,就是為「好玩」;她還自豪地說,她在她們班裏粉絲最多。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中共鼓吹物慾、刻意毒化的社會風氣,造成了千百萬這樣的少年,誰又有能力消除其惡果?

3)兩性道德崩潰

貞潔的兩性道德,正常的夫妻關係,是神規定的人的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庸》說:「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性關係的紊亂,是一個國家衰亡的先聲。

羅馬帝國的衰亡,龐貝古城的被毀,跟性道德崩潰關係極大。聖經中記載的所多瑪和蛾摩拉兩座被上帝毀掉的城市,也充斥著淫邪之事。中共的前三十年,在社會上推行禁慾主義,高級領導幹部卻淫亂成性,據說被毛澤東玩弄的女性達千人之多。

八十年代以後,中共雖然在政治上仍然緊抓不放,但在私生活領域卻有意放縱民眾墮落。中共深知,只有把民眾變成自私、冷漠、貪婪、淫邪的個人,他們才無興趣、也無能力關心公共領域,中共就可以隨便折騰了。各級黨官的包二奶、養情婦自不必說,普通百姓也推波助瀾,造成兩性道德的大崩塌。各種各樣的色情場所遍地開花,地下紅燈區林立。按摩、洗腳、髮廊、會所……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樣名目繁多的色情場所。據統計,中國妓女已多達2,000萬,其中職業妓女就有400萬。中國的所謂門戶網站,甚至中共的官方網站新華網、人民網,挑逗性的文字和露骨的圖片、視頻比比皆是,想迴避都迴避不了。

為了反映當今中共官員淫亂生活的糜爛程度,網民曾對全國官員諷刺性地設立了包二奶大獎賽,並選出九項冠軍,如包養情婦多少的數量獎,情婦文化程度高低的素質獎,還有甚麼學術獎、青春獎、管理獎、揮金獎……中共官僚的荒淫無恥,可見一斑。

以中共對社會的極端嚴密控制,如果真想掃黃,絕不可能聽任色情氾濫到如此地步。唯一的解釋就是,讓中國人的性道德崩潰,就是中共的既定政策,也是共產邪靈最終毀滅人的重要手段。

史學家認為,社會的淫風、羅馬人的縱慾是古羅馬帝國滅亡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國社會的全面淫亂跟古羅馬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近年來某些大城市的離婚率甚至超過50%。性病、愛滋病的氾濫,是性解放潮流的直接惡果,因為政府的掩蓋,外部只能了解冰山一角。淫亂帶來的更多社會惡果正在吞噬著中國社會。

4)各行各業全面墮落

有一種流傳很廣的說法,正常社會中有三種人不能墮落:一是教師,二是醫生,三是法官。教師教書育人,告訴下一代如何辨別是非、善惡、美醜;醫生救死扶傷;法官匡扶正義。這三種職業都需要信仰和操守,他們的敗壞將會使社會機體大面積腐化。其實,關乎社會機體健康的何止這三種職業。中共壟斷一切社會資源,使社會整體道德墮落沒有底線。觸目驚心的制度性腐敗和政府黑社會化使中共官員成為人類社會最大的怪胎。法官公然在法庭上說:「你別跟我講法律!」本來應該為人師表的老師猥褻、強姦女學生;本來應該用客觀中立的研究推動社會發展、增進人類福祉的學者、科學家利用公眾對學術頭銜的信任,出賣良心,助惡為虐。曾經被稱為「白衣天使」的醫生成為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殺人惡魔。

就拿曾經被稱作「社會良心」的知識分子來說,他們的道德水平理應代表這個社會的高端吧。可是,學術領域反而成為腐敗和弄虛作假的重災區。學術領域的道德淪陷可以說把中國人技術創新的路給堵上了。2015年3月英國BMC出版社撤回的43篇涉假論文中,有41篇出自中國學者;2015年8月,知名學術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撤回64篇論文,這些論文全部來自中國;2015年10月,著名學術出版商愛思唯爾(Elsevier)撤回5種期刊的9篇學術論文,全部來自中國。2017年4月20日,施普林格自然一次性撤消旗下雜誌《腫瘤生物學》(Tumor Biology)2012年至2016年發表的來自中國的107篇文章,這些文章被認為涉嫌同行評審造假,也就是系統性有組織地學術造假。

今日中國竟然出現了世界歷史上都聞所未聞的一些「職業」,上文提到的「碰瓷」只是其中比較低檔的一種。2017年7月,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誤入傳銷騙局,命喪天津,年僅23歲。各界關注此案,更多的暴力傳銷騙局浮出水面。電信詐騙、金融詐騙、把拐來的孩子弄殘上街乞討賺錢、職業乞丐使用QR碼、收銀機乞討、殺人賣器官,林林總總,不一而足,令人聞之色變心驚。

5)周期性的集體腦殘

1989年之後,中共為解決其周期性的統治危機,又故伎重演,製造敵人,挑動群眾鬥群眾,煽動邪靈植入中國人身上的「恨」,挑起仇外、排外情緒。

例如利用1999年中共駐南斯拉夫領館被炸事件,發動反美大潮;2005年反日;2008年反法;2012年反日;2017年反韓。大量年輕人被鼓動甚至是在中共基層組織或者特務機構的組織策動下,走上街頭,打砸搶燒,砸毀中國人的日系車、韓系車,圍攻法國超市,砸肯德基。

這些人被稱為「愛國精神病突發」,港媒則稱呼這些喳喳呼呼、動輒罵人「漢奸」的群體為「網路紅衛兵」,譏諷中共「終於養蠱成功」。

最為荒謬可笑的是,中共為了在網路時代繼續操控輿論,培養了大批所謂的「網路評論員 」、「輿情引導員」。因為傳說發個帖子賺五毛錢,這些人被稱為「五毛黨」。比五毛黨更進一步的是「自干五」,即不領薪水、「自帶乾糧的五毛」。近年又湧現出了一個新的群體,盲目維護中共的年輕網民,被稱為「小粉紅」。

這些可悲的年輕人,被中共植入「恨」,灌下了大量的迷魂湯,又無法看到紅牆外真實的一切,只好任憑「集體腦殘」、「愛國精神病」周期發作。

4. 末世景觀

1)糞坑文化

中共在破壞傳統文化的同時,代之以國教化的邪教,在封閉環境下給中國人洗腦。八十年代以後,國門打開了,但是中共並不想把海外的主流文化展現給中國人,反而引進了大量西方、日本、港台不好的東西。

   中共通過對網絡、衛星電視、出版物的封鎖,控制甚麼樣的東西讓中國人看到,甚麼樣的要屏蔽在外。性解放、黑社會、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被有目的地引進中國,加上中共的黨文化,各種污穢骯髒的「文化」開始沉澱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之內。這造成了黨國的文化環境如同一個很久沒有清理的糞坑,進的都是穢污。

   這個糞坑文化是一個封閉的體系,隨著時間的流逝,沉澱了原教旨共產主義、經過多次混合變形的黨文化、中共有意蒐集散播的中國歷史文化中的各種糟粕、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這些穢物隨著時間的沉澱和發酵越來越厚重,使人更難以擺脫。

這個封閉的糞坑文化對人侵蝕力很大,只有極少數有條件的中國人能夠親身體驗外面的世界,或者通過各種手段了解各種真相,能夠相對污染得輕一些。大多數的中國人不可能擺脫這個糞坑文化,從出生到成年的漫長歲月中,都被迫在這個糞坑文化中生活,不能接觸正常的人類社會和真正的傳統文化。

這使得很多中國人的判斷力、智慧、思想以及視野,都跳不出這個糞坑文化的範圍。沒有普世價值和傳統文化的參照,使很多中國人喪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和從道德角度進行獨立思考的勇氣;其一切思想行為價值觀等等,都以糞坑文化裏的標準為參照,不知道人還有作為人的真正生活方式。他們一旦跨出國門,面對揭露中共邪惡、鼓勵中國人退黨、團、隊的義工,甚至無法理解這些人的動機,不相信有人不為名利,冒著嚴寒酷暑、甚至被人白眼地傳播真相是完全出自良心和信念。

當代中國人身上的種種惡劣習氣,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共創造的這種封閉的糞坑文化所反復循環薰染造成的。「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因為長時間浸泡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多人對此渾然不覺,甚至樂此不疲,根本無從想像不同的社會文化,更不要說清洗破除中共的糞坑文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