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2) 語言

(1) 僵屍一般的黨話

《解體黨文化》一書曾經系統剖析過中共治下黨話氾濫的情況,比如相互叫「同志」 ,還有典型的黨八股詞彙,承載黨文化物質魔場的長期運轉,如:1)會議精神、路線、認識、思想匯報——中共邪教的精神控制手段;2)領導、單位、組織、檔案、政審、戶口——監控嚴密的組織形式;3)宣傳、貫徹、執行、號召、勞模、上級、代表、委員會——等級森嚴的組織結構;4)奮鬥、自我檢查、鬥爭、批評與自我批評——煽動鬥爭為「黨」充電。

從幼兒園到小學、中學、大學,中國人從小就浸泡在黨話裏。小學生寫作文要寫「紅領巾永遠跟黨走」「我愛XX黨」「聽黨的話,跟黨走」,一直到成年之後還要寫學習「XX大」報告心得體會。在中國的大街小巷走一走,從延安時代,到「走進新時代」,各個時代的紅歌仍然滿天飛。

有人可能不以為然,覺得時代變了,現在人即使是使用這些語言,也不再真心相信了。可是問題在於:即使不真心相信,絕大多數人還是在使用這些語言!這說明:黨話附體在民族語言之上,就像一個毒瘤,越長越大,被附著的生命體甚至反過來依賴這個毒瘤,更不可能把它割除淨盡。

(2) 張口就來的謊話

做人以誠為本。共產黨靠暴力和欺騙維持統治,說謊是中共官員的必備素質和拿手好戲。六四屠城之後,新聞發言人面對中外記者的提問,臉不變色心不跳地說:「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

十幾年後,中共傾舉國之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其發言人又大言不慚地說:「中國人權狀況處於歷史最好時期。」

小孩子從小被教育說謊,政治課、歷史課、語文課充滿謊言,答題的時候絕不允許越雷池一步。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後,說謊張嘴就來,沒有任何負罪感。從政府新聞發言人到喉舌媒體的《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從各級黨官的報告到文史方面的學術研究,從公共領域到家庭生活,中國社會瀰漫著數不清的謊言。「《人民日報》只有日期是真的,其餘都是假的。」這都是幾十年前的認識了。中國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謊言的國度。

敢於說真話、講真相的人鳳毛麟角,被視為異類,甚至被聯合絞殺。這是中共全面敗壞社會道德的直接惡果之一。

(3) 大行其道的痞話

古代中國可能是世界歷史上官員文化教育水平最高的國家。漢代開始,中國開始有比較完備的官員遴選制度,從隋朝開始一直延續到清末的科舉制度,選拔了大量的優秀人才進入政府,輔佐皇帝治理國家。從流傳下來的正史和各種史料來看,中國古代政治和社會的文明程度令現代人驚訝不已。溫柔敦厚的詩教,溫良恭儉讓的古訓,都使古人說話平和、寬厚、謙讓、禮貌;痞子語言從來不曾登上大雅之堂。

這一切到了共產黨這裏就徹底不同了。中共起家時就是流氓無產者,中共黨魁的痞話堂而皇之地進入文件、報紙、文集甚至詩歌中,成為民眾效仿的對象。「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一句話:造反有理。」  「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

「上邊放的屁不全是香的,這裏也有對立,有香也有臭,一定要嗅一嗅。」此後,共產黨每一代黨魁都如法炮製,放狠話,說歪理,鄧小平的「學生娃不聽話,一個機槍連就解決了」,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針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管是內容還是表達方式都邪惡至極。上行下效,暴戾之氣席捲了全社會。

(4) 鋪天蓋地的髒話

中共的墮落是無底線的,中共造成的中國人的墮落也是無底線的。現在很多空虛頹廢的中國人,只好靠罵人來維持心理平衡,用說髒話來宣洩心中的憤懣,用自我作踐來顯示卑微的存在感。

幾萬人在一起大聲吼罵髒話的場面成了中國足球賽場上的常態;種種自我作踐的語詞成為流行語,被網民每天千百萬次地使用。

中文網路上充斥著各種難以引用的粗口。現實生活中,甚至妙齡少女在大庭廣眾下肆無忌憚地說髒話。使用如此粗俗語言的人,其精神世界是多麼的骯髒和荒蕪!

3) 行為低下

中國以禮義之邦著稱。先秦典籍「三禮」(《周禮》《儀禮》《禮記》)裏詳細記載了中國古人極為豐富優美的禮儀,也探討了禮的天道根源和禮背後的哲理。這種禮的精神一直延續到中共建政之前。有人也許還記得1949年前受教育的老年人多麼彬彬有禮。可悲的是,中共統治幾十年後,這一切徹底被毀了。

禮必須有節,節就是「節文」,即「規矩」。古代兒童啟蒙,首先教的就是「灑掃應對進退」這些生活中的基本規矩。老一輩的人常說:「做人要有做人的樣子。」這句淺近的話裏面包含了很深刻的道理。神給人規定了行為規範,並且通過典籍、禮儀、習俗等一代代傳承下來。

家規家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中國的家規家訓延續了幾千年,說明它的存在對於家庭和社會確實具有重要意義。三國時期諸葛亮的《誡子書》、唐太宗的《誡皇屬》、康熙皇帝的《庭訓格言》、南北朝時期顏之推的《顏氏家訓》等都是做人和維繫家族自治的規範,對於後代教育、家庭倫理、家族事務、自身修養、為人處世、興家立業、報效國家等方面都發揮了積極作用。直到中共篡政以前,中國民間仍然流傳著大量的家規家訓,成為人們立身處世的基礎。有人曾經總結過流傳很廣的家訓三十條,其中包括:

不許不稱長輩為您;不許抖落腿兒;不許不叫尊稱或名字就說話兒;不許當眾喳呼;不許說瞎話兒;主人動筷子客人才能動;回家要跟長輩打招呼等等。

雖然看似瑣碎細小,但對於規範個人行為,融洽人際關係,卻非常重要。人的行為舉止是人的教養、德性與智能的外在體現。中共破壞道德、讓人言談舉止隨心所欲、沒有規矩、行為低下,把很大面積的人群變成劣等的人。

中國古人重視人的儀表,讓人「站如松、坐如鐘、行如風、臥如弓」,現在的中國人很多彎腰駝背,走姿站姿奇形怪狀,姿態不雅,氣質不佳。在國際上,中國遊客的行為常常讓人側目。他們大聲喧譁,在名勝場所吸煙,隨地吐痰,隨意插隊,隨意攀爬名勝古蹟。中國遊客數量激增且不講文明,令瑞士人感覺「受到擠壓」,有旅客投訴中國人在車上隨地吐痰,並沾在其他旅客的鞋子上。為解決這個問題,瑞士人給中國遊客增開了「專列」。

更有甚者,2015年,一名中國女子在英國巴寶莉名牌專賣店門前把著小孩大便。2016年8月2日,在聖彼得堡參觀的中國旅遊團中,一位母親為了讓自己孩子上廁所,直接就讓小孩在俄國皇宮葉卡捷琳娜宮大廳歷史悠久的豪華硬木地板上小便。事件震驚所有葉卡捷琳娜宮的工作人員,從館長到普通服務人員都趕到現場查看和處理。工作人員稱,這是歷史上首次發生這種事情。

中國人的素質真的那麼差嗎?其實並非歷來如此。現今國人的素質低下是共產黨數十年如一日破壞傳統文化的結果。

4) 人像怪物,不像人樣

相由心生,人心的變化會影響到人的外形和表情。在中共的摧殘和變異之下,中國人不光心靈變得荒蕪、粗礪,連外形和表情都變得不一樣了。近年來社會上老照片流行,現在的中國人開始懷念從前人的質樸和純真。

晚清、民國照片上的人物形像和氣質像個人樣,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能體現出人的優美儀態和傳統文化的積澱。很多人看到自己祖輩在幾十年前的照片,紛紛感歎那時人眼神中的純淨和善良。

不管在東西方傳統的影視作品中,正面人物形像一般是美好的、令人嚮往的,反面人物的形像舉止是相對負面、醜的和低下的。中共建政之前的人,是在一個正常的文化中成長起來的,正的因素居多,因此外形和表情都充滿正氣。這樣的演員演壞人,往往要反復揣摩怎麼「變」壞,仍然很難學像。

現在中國大陸的演員是在中共黨文化的毒性土壤上成長起來的,外形和表情正的因素不足,邪性痞氣霸道,流裡流氣不正經,演好人要學,還學不像;演壞人不需要學,自然而然地演就很像。

過去的人把「妖氣」「魔性」當成貶義詞來用,隨著社會上負面因素的增加,現在竟然有人用「有妖氣」讚美演員有氣質、有才氣、有創意。「魔性」成了一個正面的形容詞, 用來形容人、事、物古怪又不乏趣味。年輕人經常用「這個人真是太魔性了」「魔性的笑聲」等等表達讚許之情。  「有妖氣」變成了漫畫網站的名稱,「妖怪管理局」成為電視劇名稱,該劇組以「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隻妖」為主題,面向全球徵集「有妖氣」的演員。這從側面表明,經過文化的破壞,人們的審美觀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當今社會的許多中國人氣質和形像庸俗醜陋,不修邊幅,油膩猥瑣,穿衣服花裡胡哨,睡衣出街成了社會常態。現在很多男孩子無陽剛之氣,說起話來嗲聲嗲氣,娘娘腔,以身材纖細為美,染著頭髮,眼神飄忽迷離,扭捏作態,不男不女。衣服窄窄的,半截褲子,頭髮剃得要麼像茶壺蓋,要麼像鳥窩,或者留很大一團像假髮套在頭上。女孩子穿著中性,髮式奇怪,面無表情,眼神陰冷,受鬥爭哲學影響,傳統的溫柔賢惠被強悍剛尖替代,越來越沒「女人味」。

社會上流行「賣萌」「裝嫩」「裝酷」,成年人的行為向低幼發展,不分場合地撒嬌和打情罵俏。

不用和古人比,就和幾十年前比,這樣的人已經遠遠低於神給人規定的儀表和行為的規範,表面形像就像怪物一樣,這還是神造的人嗎?神還承認這樣的人是人嗎?這樣的人不危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