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一事,近日引發全球關注。這一決定在中東地區引發了一些抗議和衝突。不過外界多將眼光放在沙特阿拉伯身上。鑒於沙特在該地區的重要地位及其過去對巴勒斯坦巨額的財政支持,其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會對中東和平起著重要影響。

特朗普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哈利近日的講話非常耐人尋味,似乎背後隱藏著一些信息。特朗普說:「現在是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時候了。」哈利說,美國雖然做出這一決定,但美國在擔任巴、以兩國實現和平的調節人上「仍然具有信譽度(credibility)」。

特朗普和哈利為甚麼這麼肯定地說?美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公信力是否真的沒有被耶路撒冷事件削弱?路透社對阿拉伯世界的採訪透露出沙特的真實態度。

沙特王儲:會聽到好消息

這次沙特王室對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歸屬以色列的決定並沒有給予「重拳回擊」,只是以緩和的語氣表示,沙特擔心會激起伊斯蘭世界的情緒,並帶來危險的後果。外界發現,這和以前沙特對以色列的強硬威脅的態度截然不同。據路透社披露,巴勒斯坦官員說,沙特已經連續數個星期在幕後給他們做工作,督促他們支持美國新的和平計劃。

另一方面,路透社私下從阿拉伯官員那裏獲知,對於美國在巴以和平計劃上的更廣泛戰略,沙特看來是站在美國這一邊。這個和平計劃目前仍然處於早期發展階段。4名要求不被暴露姓名的巴勒斯坦官員表示,沙特王儲默罕默德和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詳細討論了特朗普及其女婿庫什納的和平計劃。該計劃預計在2018年上半年推出。

一名官員表示,穆罕默德和阿巴斯11月份在沙特首都利雅德會面的時候,穆罕默德要求阿巴斯支持美國政府的和平努力。另一位巴勒斯坦官員表示,穆罕默德告訴阿巴斯說:「耐心些,你將會聽到好消息。這個和平進程將會繼續前進。」

特朗普(左)今年5月訪問沙特獲得高規格接待,該國國王(中)親赴機場迎接。(AFP)
特朗普(左)今年5月訪問沙特獲得高規格接待,該國國王(中)親赴機場迎接。(AFP)

路透社說,在特朗普上任後,美國和沙特的關係有了巨大改善。部份原因是因為兩國領袖有著共同的願景,也就是積極對抗在該地區潛在的伊朗威脅。

沙特皇家法庭對此事沒有做出置評。另一方面,白宮官員說,庫什納沒有要求沙特王儲和阿巴斯談論這項和平計劃。但巴勒斯坦官員表示,穆罕默德和阿巴斯談論的提議是來自庫什納。

另一位巴勒斯坦官員透露說,穆罕默德和阿巴斯討論的提議包括在加沙和約旦河西岸行政區A、B及10%的C區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實體」。在西岸地區的猶太人定居點將會繼續存在,以色列將會繼續對邊境地區負責。報道說,該提議與已經存在的對西岸地區的安排稍有不同,擴大了巴勒斯坦的控制權,但仍然遠遠不能滿足巴勒斯坦的要求。巴勒斯坦人拒絕這項提議。

特朗普在宣佈耶路撒冷決定的前一天曾和阿巴斯通過電話,他強調說,巴勒斯坦會從庫什納和美國中東特使Jason Greenblatt所擬定的計劃中獲益。巴勒斯坦官員透露,特朗普告訴阿巴斯說,美國將會拿出令阿巴斯想要的提議。但他沒有透露細節。

路透社說,一名沙特消息人士認為,有關巴以和平的認識將會在未來數星期內開始出現。消息人士說:「不要低估了這位商人(特朗普),他一直在稱它(和平協議)為『最終協議』。」

沙特獲美國前所未有的支持

華盛頓布魯金斯研究所高級研究員Shadi Hamid說,大多數阿拉伯國家不太可能反對特朗普的這項宣佈,因為他們發現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與以色列保持一致,尤其是在對抗伊朗方面。

Hamid表示,如果沙特官員,包括王儲自己,對耶路撒冷的地位特別在意的話,他們很可能會利用他們是特朗普在中東頂級盟友的特權,游說特朗普政府延期執行這一決定。

如果沙特已經劃了一條紅線,特朗普很可能不會去做。

以色列能源部長、安全內閣成員Yuval Steinitz11月份在以色列國家電台Army Radio上說,以色列在和沙特進行隱密接觸,證實了外界長期以來的傳言。路透社說,雖然沙特方面一直不願對外公開兩國關係,但沙特和以色列都視伊朗為中東地區的主要威脅,這種共同的利益將兩國拽到了一起。

在穆罕默德王儲的帶領下,沙特正力圖遏止伊朗在沙特和其邊境持續增長的影響力。該地區的一位外交官說:「他們(沙特)現在從華盛頓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似乎也正在充份利用這一支持。」該外交官認為,沙特方面不會願意去破壞與美國的這種關係。

對近期一些主流媒體宣稱「特朗普總統破壞了中東和平進程」,《紐約郵報》專欄作家Michael Goodwin譴責說,這是假新聞。在特朗普宣佈這一消息時,Goodwin正在以色列,對以色列的情況很了解。他在文章中說,以色列和阿拉伯及穆斯林國家的關係比任何時期都要好。

沙特對巴勒斯坦影響力巨大

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諸多分析認為,沙特近年來已經逐漸取代埃及成為阿拉伯世界的「領頭羊」及「代言人」。同時,半島電視台曾披露,巴勒斯坦主要依靠國際援助而生存。阿巴斯甚至曾經試圖說服阿拉伯國家每個月向巴勒斯坦提供1億美元的「安全網」援助費。資料顯示,沙特曾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重要的援助國之一。

美國CNBC的資深專欄作家Jake Novak認為,沙特以前一直是反以色列的資金主要來源,在沙特不再為反以色列戰爭提供大量資助時,解決以色列和鄰國之間長期存在的和平問題應該比以前要容易一半。這也就是為甚麼在美國承認耶路撒冷地位這件事上,沙特的態度極其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