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期,佛教傳入東吳,但根據《金陵梵剎志》記載,東吳孫權在位的時候,佛教尚未興盛。

大紀元資料庫
大紀元資料庫

清脆的駝鈴聲、滿載貨物的各色駝隊、廣袤的草原、漫天的野花、清澈的河水、漫漫的征程,古絲綢之路留給後人太多的遐想和故事,而起源於印度的佛教就是沿著這條古道,在西漢末年、東漢初年,傳入了中國。

東漢第二個皇帝明帝好佛,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Fanghong / 維基百科)
東漢第二個皇帝明帝好佛,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Fanghong / 維基百科)

史載,東漢第二個皇帝明帝好佛,當他夢見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後,便在公元68年派遣蔡愔、秦景等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經、佛法,並於第二年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明帝還聘請天竺高僧在此譯經、傳教,不少天竺僧人亦來到中國傳法。

◎初見沙門

公元 248年,吳大帝孫權正在建業(今南京)宮中處理政務,有司進來稟告說,日前有一胡人進入東吳領地,他自稱沙門,容貌服飾怪異,應該對他進行查驗。

孫權頭一次聽說「沙門」,便問他都做了些什麼。有司說他在自建的茅屋中設立佛像,對外宣稱佛乃大徹大悟之人,超越生死,能解救世人苦難。但他高鼻深目,又剃髮,沒有多少人敢信,所以……

孫權打斷了他的話,說:「當初漢明帝夢見神人,就自稱為佛。此人所信仰的,會不會與之相同呢?你且帶他來見孤。」

很快,有司領這個沙門來見孫權。孫權見此人氣宇軒昂,二目灼灼,心下就很高興,便先問他名字和從哪裡來。沙門自我介紹叫「康僧會」,祖先是「康居國」人,世代居住在天竺,但他卻是在交趾(今越南)長大的。

史載,康僧會是在父母雙亡後,守喪已畢,出家為僧的。他嚴格遵守佛家戒律,為人寬厚文雅,並且卓有見地。為弘揚佛法,他來到東吳。

好奇的孫權問他:佛到底有何靈驗之處?

康僧會答道:「自如來佛涅槃到現在,悠忽之間千年已過。當時佛祖遺骨化為舍利子,神光閃耀,阿育王曾造了八萬四千座塔來收藏。後世修塔建寺,即是為了弘揚佛祖的遺願,望陛下相助。」

印度阿育王時期所造的舍利塔,現藏於印度新德里國家博物館。(Hideyuki KAMON / 維基百科)
印度阿育王時期所造的舍利塔,現藏於印度新德里國家博物館。(Hideyuki KAMON / 維基百科)

似信非信的孫權表示,如果康僧會能弄來舍利子,讓他親眼看到,孫權就為其建造塔寺;但如果是矇騙孫權,那國家自有刑罰在。康僧會請孫權給其七天時間為限。

◎有緣親見舍利

回到茅舍,康僧會將經過說與弟子,大家都知道這並非易事。抱著「佛法的興廢,在此一舉!」的決心,康僧會沐浴更衣,在靜室中誠心齋戒,並將一個銅瓶供奉在香案之上,日夜燒香禮拜,迎請舍利降臨。

然而,七天到了,瓶中空空。康僧會請求再延長七天,孫權應允了,可十四天過去了,同樣不見舍利降臨。孫權有些生氣,便要將康僧會拿下治罪。康僧會表示祈請舍利,並非如運水、搬柴般容易,或許是自己的弟子中,有因懼怕王威而不能心淨神清的,以至佛祖怪罪,因此請求再寬限七日。孫權答應了。

康僧會告訴弟子要發誓:「若再無靈驗,就得死!」

於是大家更為虔誠地祈求。又到了第七天,早晨、中午、傍晚,瓶中仍舊空空。但是到了五更時分,瓶中鏗然有聲響,康僧會親自前去看視,果然得到了舍利。這便是「感應舍利」的由來。

天明後,康僧會懷抱銅瓶去見孫權。滿朝文武也都前來觀看。只見五色光彩閃耀在銅瓶之上,眾人讚歎不已。孫權拿起銅瓶將舍利倒在銅盤上,舍利往下一衝,銅盤當即粉碎。孫權肅然起敬:雖延誤了日期,到底不假。

孫權慨歎道:「這真是稀有的祥瑞之事。」

康僧會又告訴孫權,佛舍利堅實無比,「烈火不能焚燒,金剛之杵不能破碎」。孫權於是下令將舍利放在鐵砧之上,讓力士手持鐵錘用力敲擊,結果砧、錘都打出了凹槽,而舍利卻完好無損。孫權自此欽服。

◎敕建寺院  弘揚佛法

孫權沒有食言,當下敕令建塔修寺,讓康僧會師徒在其中傳揚佛法。因為這是江東第一座寺院,便命名為「建初寺」,將寺院一帶稱為「佛陀里」。

此外,孫權還建造了「阿育王塔」,供奉感應舍利,該塔就是明成祖朱棣後來修建的「大報恩寺」的前身。從此,孫權篤信佛教,江東佛法也日漸興盛起來。

公元2008年八月,在大報恩寺遺址地宮出土的「鐵函」中,發現了七寶阿育王塔等一系列世界級文物與聖物,內藏「佛頂真骨」。這再次證明了當年孫權建阿育王塔是真實的。

◎現世報應  孫皓始信佛

孫權去世二十多年後,東吳末代皇帝孫皓即位,他為政暴虐無度,下令廢棄各種不正統的地方祭祀,不相信有神佛之事,並且要拆毀廟宇。

大臣們都勸他不能這麼做,稱佛塔是先王所建,若輕易拆毀,恐怕會遭到天譴,到時要後悔就來不及了。孫皓於是派不信神佛且善辯的張昱去建初寺詰問康僧會。

張昱和康僧會你來我往,從早晨辯到傍晚,張昱都不能讓康僧會屈服。之後,孫皓聽張昱說康僧會才智明達,非凡夫能測,便將他迎到朝堂,詢問善惡報應之事,康僧會用簡單的語言讓孫皓明白:「行惡的為他設了地獄,修善的為他設了天堂,地獄、天堂又有種種細節,依善、惡程度來定其受苦與享樂的多少,以此來勸善懲惡。」

無法駁倒僧會的孫皓雖然不再毀掉寺塔,但仍不相信佛法。

一天,衛兵修治後宮花園,從地下挖出一尊金像呈獻給他,他便讓人將其放在不乾淨處,用糞湯灌滿,與群臣取笑為樂。但很快他全身腫脹,私處尤其疼痛,一時掀翻桌子,從座位上跌下來,狂呼亂叫。

太史占卜說:這是冒犯了大神。在孫皓去佛寺焚香懺悔後,身上很快不疼了。他自此對佛法惡念全消,並請康僧會為自己說法,詳問福樂與罪過的緣由。因為孫皓生性凶暴粗魯,難以接受精深奧妙的含義,所以康僧會只是給他敘述一些淺顯的善惡報應之事,對他加以開導。

孫皓本有悟性,聽完後心生善意,十來天後,病便好了。孫皓此後令宮中人悉信佛法。但孫皓到底本性難移,終日胡作非為,致使國勢日衰,直至滅亡。

不過,孫權的弘揚和支持,以及孫皓的改弦更張,都推動了佛法在江南的傳播,魏晉南北朝時期佛法在江南的興盛與此不無關聯。◇(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