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8日,河北省保定市雄縣。法輪功學員杜賀先女士,被鎖在鐵籠子裏、推入法庭。庭審中,異常虛弱的杜賀先口吐鮮血,昏迷過去。(明慧網2017年12月11日報道)

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一個懷孕約六七個月的孕婦,雙手被強行綁在橫樑上,然後,墊腳的凳子被蹬開,整個身體被懸空。橫樑離地有三米高,粗繩子一頭在房樑的滑輪上,一頭在獄警手裏,手一拉,吊著的人就懸空,一鬆手人就急速下墜。這位孕婦就這樣在無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產。更殘忍的是,警察讓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對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採訪報道)

2002年3月23日晚,二十餘輛警車包圍吉林省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他們的目標是法輪功真相電視插播者之一——劉成軍。警察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一頓暴打,一個警察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一個叫李伯武的松原警察拔槍,照劉成軍的腿上連開兩槍,同時叫囂:這回我看你往哪跑。劉立即被砸上腳鐐,戴上手銬。最後,警察把劉成軍塞進一個捷達車的後備廂裏。2003年12月26日,劉成軍被迫害致死。

2000年10月,馬三家發生震驚世界的性侵害事件: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慘遭蹂躪。尹麗萍是馬三家的倖存者,2016年4月14日,她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講出了自己和獄友遭受酷刑、被性侵以及目睹身邊人被迫害致死的遭遇。她說,「我們之間曾經相互有約:其中誰能活著出去,就要把這麼毫無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來到了這裏,講出了她們再也無法講出的話。」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講述家鄉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遭受酷刑﹑被迫害致死的經歷時,淚流不止。(李莎/大紀元)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講述家鄉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遭受酷刑﹑被迫害致死的經歷時,淚流不止。(李莎/大紀元)

以上案例只是冰山一角。2017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之際,台灣證實中共迫害法輪功者被拒絕入境,包括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成員。這從一個側面佐證了這場迫害之殘酷。

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正式鎮壓法輪功,在大陸波及約1億人。18年來,這個群體失去了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公正權、受助權等一切基本人權,因為中共對其施行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包括五套功法動作;修煉者遍佈社會各行各業,不乏軍方將領、政府官員以及高級知識份子。

2017年,美國非政府機構「自由之家」發佈調查報告,題為「中國靈魂爭奪戰」;報告說:「共產黨逐漸擔心法輪功煉功者對法輪功信仰原則的忠誠,高於對中共領導人的忠誠」;從1999年7月起,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使出了全部手段」 。

馬三家的倖存者尹麗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證實,2000年9月中旬,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所長蘇靜在大會上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為『法輪功』動用的經費相當於一場國際戰爭。」

2002年3月,長春法輪功真相電視插播事件後,中共「610辦公室」的頭目劉京,在部署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上,口頭傳達江澤民的密令:「徹底剷除」、「可以開槍打死」 。

江澤民還曾宣稱,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鎮壓,最初是從謊言登場的。

控制媒體 煽動仇恨

媒體歷來是中共的喉舌。在和CBS六十分鐘節目華萊士談話時,江澤民就直截了當地承認:「媒體,應該是黨的喉舌。」

1999年期間,中央電視台每天動用7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節目,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開始。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把李洪志先生在一次公開場合表示「所謂地球爆炸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中的「不」字剪掉,並以此污衊法輪功宣傳「世界末日」。

1999年7月28日,新華社記者徐家軍以「潘玉芳老人指證李洪志偽造出生日期」為題,製造謊言對李洪志先生人格進行誹謗。文中稱「現年80歲高齡的潘玉芳老人對往事記憶猶新。據老人回憶,1952年夏天,是年33歲的潘玉芳被請至住在吉林省懷德縣公主嶺鎮為盧淑珍接生。盧淑珍分娩時難產,疼得難以忍受,潘玉芳不得已為其注射催產素。當嬰兒生下來時,已經全身發紫。這個嬰兒便是李洪志。」。

然而,根據《哥倫比亞百科全書》(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第五版,版權1993),科學家們於1953年才發現了催產素的分子結構,同年,科學家們才在實驗室合成了催產素,而催產素應用於臨床,是1953年以後的事。

與此同時,中共系統性拋出「1400例」,以所謂自殺、他殺、有病拒醫死亡等其它案件,極盡能事對法輪功進行污衊和抹黑宣傳。比如:

●山東蒙陰縣宣傳部捏造「煉功致死」 死者家屬不同意遭毒打

山東蒙陰桃墟鎮居民石增山的女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醫治無效死亡;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她死於先天性心臟病。然而,蒙陰縣宣傳部為了蒐羅誣陷法輪功的材料向上級邀功,組織專人編寫了一份材料,說石的女兒煉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打針,最後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電視台,念這份稿子錄像。一開始,石增山不想出賣良心說假話。但是,鎮政府組織了一批打手用了三個晚上對石增山進行非人的折磨、毒打,致使石增山被迫妥協,配合電視台說了假話 。

● 張清賀殺傷親人 公安局告知栽贓法輪功可以不判刑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一個叫張清賀的工人,因患貧血、神經衰弱及其它慢性疾病,曾服過8個月中藥。後因支付不起藥費,經醫生開方自己配藥吃。但由於不懂藥理,他自己往裏加了兩味中藥。服藥後,他就處於意識不清,不能自制的狀態。一天,他吃完藥後準備自殺,被他母親和妹妹發現了,前去勸阻;在藥力作用下,不幸發生了他殺傷親人的事件。張清賀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愛民分局收審後,多次被逼強制承認煉過法輪功,公安局的人還告訴他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中共絕對控制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台和電台,全部超負荷開動起來,全力進行污衊法輪功的宣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污衊報道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餘萬篇次,毒害了無數不明真相的世人。

●2001年,中共又炮製出「天安門自焚」案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下午,天安門廣場「突發」五人自焚事件。事發後僅兩小時,央視喉舌新華社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新聞報道此案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

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會去自焚嗎?法輪功創始人在其著作《轉法輪》中明確指出:「煉功人不能殺生」,李洪志先生還在 《悉尼法會講法》中指出:「自殺是有罪的。」

2001年8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說,天安門自焚案「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 。

那麼自焚者到底露出了甚麼破綻呢?

1.女主角被當場滅口?

從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中關於自焚的現場錄像可以看到,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手持一重物,用力向死者劉春玲的頭部擊打,導致劉春玲急速倒地,並用手護衛被打的左側頭部。追查國際有理由認為劉春玲極有可能是在現場被打死,而非被燒死。現場這一名身穿軍大衣的男子很明顯不是在參與救人,而是要置劉春玲於死地!這個人是誰?他為甚麼要謀殺劉春玲?

在自焚事件兩周後,《華盛頓郵報》記者Philip P. Pan發表《Human Fire Ignites Chinese Mystery》(自焚的火焰點燃中國的黑幕)的調查報道,該記者到自焚者之一的劉春玲的居住地開封市採訪,劉的鄰居告訴記者:「沒有人曾看到過她煉法輪功。」

2.天安門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

央視錄影截圖。
央視錄影截圖。

澳洲《The Age》2004年10月16日的報道對央視的自焚錄像做出強烈質疑:「警方事先不知情,卻在90秒內,攜帶大量消防設備出現在畫面中。」

3.衣服燒爛,裝汽油的雪碧瓶完好翠綠?男主角頭髮卻耐火?

從央視的畫面中看到警察晃著滅火毯等鏡頭,棉衣褲子燒爛,頭髮還完好,火燒後盛著汽油的膠樽完好翠綠。

4.誰是畫面外的攝影師?

圖中的男子在軍警間從容拍攝。國際社會質疑:央視自焚錄像有遠景、移動拍攝的近景,還有多個自焚者在不同位置的特寫,並且錄下了聲音,攝影師在突發狀態下能做到如此「專業」拍攝?

5.自焚的王進東是法輪功學員嗎?

(明慧網)
(明慧網)

自稱「老學員」的王進東竟然不會雙盤腿。「自焚」事件後,新華網還曾先後出現過3個不同的「自焚」主角王進東: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並且,王進東的大拇指不是法輪功的正確動作——指尖輕輕接觸,而是錯誤的上下重疊。

6. 氣管切開手術後可以唱歌?

官方媒體報道說:「被燒重傷12歲的小姑娘劉思影在醫院立即進行了氣管切開手術。」

電視節目中卻聽到劉思影聲音清脆地在和記者對話,難怪一位美國西醫看完此報道後,笑著說:「氣管切開手術後,人是絕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裏恢復講話能力的。」

根據醫學常識,氣管切開手術後很多天、甚至數月後,人才能說話。

⋯⋯

欺世的謊言毒害了多少善良的中國人?多少中共官員在謊言的帶動下系統地參與迫害?

迫害中,多少法輪功學員穿越生死,站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

18年來,多少法輪功學員被迫妻離子散、開除工作,被勞教、判刑、酷刑,甚至失蹤、致殘、致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