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選出新的政治局領導班子後,晉升常委的三朝「不倒翁」王滬寧接替了江派劉雲山的職務,主管宣傳系統。與此同時,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黃坤明接替劉奇葆任中宣部部長。由王滬寧、黃坤明主掌的中宣部在十九大後的頭三板斧砍向了哪裏?其與劉雲山、劉奇葆曾掌控的宣傳口有變化嗎?

其第一板斧是封殺過度「捧習」言論。據報,貴州省黔西南州的《黔西南日報》先後於11月10日和14日兩次發文,稱頌習近平為「偉大領袖」,並在該州會場、會議室懸掛習的「領袖像」。11月20日,自由亞洲電台專欄評論文章指出,貴州省近日喊出「偉大領袖習近平」的稱號,令人立刻聯想起文革年代對毛的瘋狂崇拜。文章指,有內部消息說,王滬寧提醒習近平「防止對領導人的宣傳庸俗化」等。

出於「捧殺」的擔心,不僅貴州的「吹捧」行為被叫停,而且中共官媒和大陸所有媒體過度「頌習」文章也一併消失。這應該是王、黃與「二劉」時有意「捧殺」習近平存在不同之處,前者是真正為了維護「習核心」,以防引起民眾反感;後者是居心叵測,希望通過激發民眾反感從而攪局。

從目前看,中宣部的這第一板斧雖然暫時使相關報道從媒體上消失,但也已造成的輿論影響以及引發的民間議論卻仍有餘波,而這極有可能會在某個不確定的事件時,引起反彈。

中宣部的第二板斧和第三板斧則分別砍向了近期發生在北京並引起軒然大波的兩大事件:因大火驅逐「低端人口」以及紅黃藍幼兒園虐童和猥褻案。

11月18日,北京大興一群居房發生大火,造成死亡19人的慘劇。20日,北京市當局出動警力和其它相關人員,以斷水斷電、勒令限期離開、暴力驅逐等手段,將包括幼兒在內的打工人員、又稱「低端人口」從暫住地強行趕了出去,一些人不得不露宿在北京寒冷的街頭。北京當局的行為被網絡曝光後,遭到了國內外的強烈譴責,中共當局通過媒體為自己闢謠,稱驅趕打工人員是為了加強防火安全,否認歧視低收入者的「低端人口」的提法是官方的提法,並聲言這是「敵對勢力」的造謠。

然而,當網民拿出文字和圖像等確鑿證明顯示,清除或排擠「低端人口」正是北京當局的規劃一部份時,為了維護中共所謂形象的中宣部開始了大規模刪除相關文章,「低端人口」成為了敏感詞,禁止搜索,也禁止議論、評論。而這恰恰折射了中共的「不自信」,打了十九大前後中宣部宣傳的「道路自信」的臉。

而中宣部封殺關於紅黃藍幼兒園話題的討論則是其的第三板斧。在11月22日曝出紅黃藍幼兒園發生虐童和猥褻事件後,引發群情激憤,幼兒園的軍方背景一再被曝光,中宣部遂在24日即下達禁令,禁止媒體報道,刪除相關文章,包括後來的關於「硬碟」的文章。25日,所謂的「造謠者」被警方逮捕。但這並沒有平息民憤,質疑之聲鋪天蓋地。12月初,在中宣部和警方的上下其手下,紅黃藍的醜惡和其背後的軍方背景在表面上被掩蓋了下去,媒體不再出現關於紅黃藍的報道。但對於無數有良知的中國人來說,這並不是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