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刊文質問中共北京當局,北京強拆私有財產廣告牌、招牌等,如狂風掃落葉一樣、摧枯拉朽的執行力,它是哪裏來的?

孫立平12月12日在他的微信公眾號(thslping888)上發表的《還是有點好奇,亂象背後的那些邏輯》文章說,忽如一夜那甚麼風來,一連串的事情驚得人們目瞪口呆。接著,雞毛一地,亂象叢生。有人謂之曰:怪政。但該文已被刪除。

文章質問所有這超出常識、匪夷所思的一切,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決定怎麼做出的?

這幾件事情,都是規模宏大、影響面廣,而且相當的一些都涉及基本民生。這些決定都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比如煤改氣,一個家庭主婦都會想到的事情,總不會沒有想到吧?氣源有多少,夠不夠用,夠多少家庭用,如果不夠用怎麼辦?居民,尤其是收入較低的農民,不能承擔怎麼辦?出現大面積取暖問題怎麼辦,尤其是把人凍壞了怎麼辦?這些問題,都沒有研究過嗎?沒討論過嗎?

重要的是,這樣事關重大國計民生的問題,決策的主體是誰?決策的程序是甚麼樣的?出了問題,責任誰來負?

法律依據是甚麼?

摘掉那些牌匾,尤其是摘掉那些原來經有關政府部門批准的牌匾,法律依據是甚麼?涉及到合同、租約、產權、債務、押金等一些列的環節,而這些都與法律有著密切關係。最簡單的,一個洗車場被清理了,那些買了長期洗車卡的客戶怎麼辦?其損失如何解決?

小到百八十塊錢的煤爐子,大到幾十萬的廣告牌,這些受到法律保護的私人財產,這樣故意被毀壞的財物有多少?

執行力是哪來的?

這幾件事情,都如狂風掃落葉一樣,在這當中,彷彿蘊含著一股極大的力量,這股強大的執行力是很令人好奇的,它是哪裏來的呢?

那些粗暴瘋狂的執法權力是經過甚麼途徑和程序賦予的?誰給了他們毀壞別人財產甚至對他人身體進行侵犯的權力?

文章說,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不得不沮喪地承認,大陸還沒有保護社會生活和社會秩序的這種機制。面對寒風中默默離去的人群,人們會更加感到這種機制的重要。

最後,作者說,面對惶惶不可終日、沒有安全感的現狀,民眾紛紛用腳走路的人越來越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有錢的、有知識有文化的這兩部分人。

誰是大火爆發的真凶?

上述大力驅逐「低端人口」、拆除廣告牌等行動,表面看都是由於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一棟二層樓聚福緣公寓發生大火,導致至少19人死亡、8人受傷。

但據多家媒體披露,事故可能是因為中共當局禁止北京民眾燃煤炭取暖,強推煤改氣,但當局還沒有把管道鋪好就不讓民眾燒煤取暖,居民不得不用電取暖而引發的慘劇。

隨後,北京開始了大規模驅逐所謂的「低端人口」,令成千上萬的外來農民工無處可去。12月10日,北京市朝陽區、大興區等多地爆發上百人規模的遊行,抗議中共強行斷電、斷水的「暴力驅趕」民眾事件。

11月27日開始,北京當局還開始大規模拆除戶外廣告牌、招牌等行動,短短數天,就拆除了1.4萬塊各種招牌、標誌,其中包括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後光顧的慶豐包子店的招牌。

但現在傳出煤改氣項目已暫停,海淀區也停止拆除違規廣告牌匾等。

孫立平說,海淀區現在停止拆除違規廣告牌匾,還不知道這個消息究竟意味著甚麼。「原來是違規的也要拆除,現在是違規的也不拆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