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這種「恨」是共產主義的根本來源。「恨」和妒嫉心緊密相連,而妒嫉心派生出絕對平均主義,即不允許任何人比自己好、富有,恨所有優秀的人和出類拔萃的事物。共產主義鼓吹的「人人平等」、「天下大同」就是這種「恨」的表現。很多中國人教育孩子、鼓勵人「上進」,都是運用挑起妒嫉心的方式,用「把別人比下去」作為上進的動力。

共產黨以「恨」立國,以惡治國,其大力宣揚的「愛國主義」,其實是「恨的主義」。「黨」的詞典中,「愛國」意味著恨美國、恨西方、恨日本、恨台灣、恨西藏、恨自由社會、恨普世價值、恨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恨一切中共的所謂「敵人」;「愛黨」則是恨一切黨認為對自己構成挑戰的人或事情。

人們不知道「恨」是構成邪靈的物質因素,是邪靈強行灌注到人身體裏的,還誤以為這種無緣無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這種「恨」的物質使今天的許多中國人充滿暴戾之氣,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可能爆發出來。其強度之大、表現方式之惡毒,甚至會使當事人感到震驚和不解。

中共利用教育、媒體、藝術等等手段,廣泛散播這種「恨」的物質,把學生和民眾變成貪狠惡毒、沒有底線的「狼崽子」。

1989年天安門屠殺後登台的江澤民更是「恨」的化身。《江澤民其人》一書揭示了江的來源。當年秦王李世民(即後來的唐太宗)的弟弟李元吉夥同哥哥李建成,欲在玄武門謀殺李世民未遂。李元吉死後,惡靈下地獄償還罪業,被打入無生之門,下無間地獄,經過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無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氣。正是這一股嫉恨之氣經千年等待,最後被邪靈看中,讓其轉生成江澤民成為中共黨魁,並成為迫害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罪魁禍首。

「恨」是一種物質。「恨」造成的行為是混沌的、無理性的、肆無忌憚的、瘋狂的、不計一切後果的。共產黨要以「恨」征服世界、毀滅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在此過程中它自己也必然會被毀滅。這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其實現方式。

1.   超級邪惡放大器

幾十年以「恨」為中心的政治運動——「無神論」宣傳、「戰天鬥地」、「以階級鬥爭為綱」、「憤怒聲討」、「深入揭批」,今天打倒這個,明天打倒那個,對抗普世價值「真、善、忍」……給中國留下的是甚麼樣的創傷呢?人們看到的是誠信不再、人心不古、環境污染、道德墮落。但是,人們常常看不見的是,中共給中國製造了一個讓道德墮落的可怕機制,或稱「邪惡放大器」,就是能夠將邪惡放大的機器。這個機器的基礎是「無神論」、不信「善惡有報」、排斥傳統價值觀、鼓吹「欲望」。我們來簡單描述一下這個放大器的工作機制。

第一,是這個放大器的輸入功能。中共把中國變成了世界上的一個道德凹點,或者說道德漏斗,就是道德上的一個低窪地。不但本土滋生出各種道德墮落,全世界不好的東西也都往中國跑,就像一個國際大垃圾桶。讀者可能覺得這麼說有些不習慣,但是,這是中共造成的既成事實。國門打開之後,吸毒、性亂、同性戀,各種變異思潮和行為,紛紛湧進中國。中共在本土造成的各種各樣的道德墮落,加上這些外來垃圾,形成了中國社會紛雜的道德亂象。

第二,是這個放大器的功率放大作用。中共製造的這個「邪惡放大器」會把各種道德亂象放大、放大再放大。因為沒有來自傳統文化中「神」的約束,又沒有現代社會的法治精神,一切皆由「欲望」主使,自然就變本加厲地墮落。比如說性解放本來是西方社會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一種變異思潮,但是受到來自宗教保守主義的制約,並沒有一發而不可收。中共打開國門之後,性解放進了中國,那簡直是無數倍地放大,成為社會的主旋律,可謂娼妓遍地,社會風氣是笑貧不笑娼,包二奶、三奶、N奶成為官員們顯擺的資本,社會上下競相效仿,中華大地被搞得烏煙瘴氣。中共什麼開放得最徹底?不是經濟,當然更不是政治,一個字,就是「性」,30年完成了從「革命性」到「性革命」的徹底轉型。

說起這個「邪惡放大器」,「腐敗」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哪個國家都有腐敗,這不假,可以說有人的地方就有腐敗。但是,中共統治下的那種腐敗,今天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類歷史上也沒有第二個。中共的腐敗是全黨腐敗,是制度性腐敗。有人說印度也腐敗,可是印度自政府總理以下,官員乘坐的都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同一顏色的國產車。印度最好的房子往往是學校,而不是政府辦公樓。印度也沒有公款大吃大喝出國旅遊。這不是因為印度太窮,而是議會不批准這方面的開支。印度更沒有「塌方式的腐敗窩案」。

相比其它國家的「腐而不敗」,中共的腐敗是觸目驚心的潰爛式腐敗。腐敗成為中國社會生存規則的一部份,在人們心中已經被默默接受了。

這個「放大」的機制是如何起作用的?看看中共的掃黃和反腐,掃黃是越掃越黃,反腐是越反越腐。因為只要不是威脅到中共統治的事情,中共根本就不想根除。正是因為慫恿從上到下的中共官員和百姓沉湎於「性革命」和「腐敗」等等道德墮落的慾海之中,共產邪靈才成功轉移了人民對邪惡中共本身的視線,邪惡中共才可以為所欲為地幹壞事,才可以鎮壓這個人群,迫害那個團體,把中國人的道德一步一步推向敗壞的深淵。

第三,是這個放大器的綜合發酵能力。它能綜合各種不好的因素,讓敗壞物質發酵而製造出更邪惡的物質和現象。就拿上面提到的性亂與腐敗來說,很多腐敗都與性交易有關。因為包養情婦,會激發官員去貪腐;因為貪腐有錢,也會刺激官員去尋花問柳亂搞女人。這二者放在一起,發揮出的烈性作用,在中國大地上演出了一幕幕「權、錢、色」的糜爛齷齪、喪失人倫的醜劇。

第四,是這個放大器還具有把邪惡合理化、正常化的漂白功能。首先是掩蓋事實真相,所以號稱強大的中共一定要封鎖網絡,屏蔽真相,也不會給人民自主辦媒體的言論自由。然後,中共的「一言堂」就會用歪理邪說來為中共的道德亂象塗脂抹粉。「天下烏鴉一般黑」是中共用來給民眾洗腦的常用詞。「腐敗,哪個國家沒有腐敗?」「山寨、抄襲,哪個國家在經濟起飛的初期沒有過抄襲?」「性亂,哪個國家沒有出軌的官員?」「娼妓,在有的國家還是合法的呢!」「言論自由,哪個國家能讓你想說啥就說啥?不是還有誹謗

罪嗎?」

因為民眾看不到真相,在「一言堂」之下,天長日久就接受了中共的這一套強詞奪理的狡辯,就認為那些道德亂象是無可奈何的、哪個國家也跑不掉的事情。一旦把邪惡和道德墮落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就永遠放棄了改進的機會。中國社會年年喊「誠信危機」,可是為甚麼越來越危機了呢?就是這個原因。

中共另一個常用的藉口就是甚麼壞事的解決都「需要一個過程」,騙說甚麼事情總會慢慢好起來的。當年中共高層很多人反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說法輪功提高人的道德、穩定社會,江澤民壓制一切地說,「經濟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會好」。我們回頭看看,道德在經濟發展的「慾海」裏墮落得更快了。中共說的「這個過程」,恰恰是用歪理邪說來合理化、正常化邪惡的過程,只能使邪惡變得越來越邪惡。

光是把這些反常的東西正常化還不夠,中共的輿論洗腦還要把正常的東西反常化。好的說成壞的,善的說成惡的,才徹底達到了顛倒是非善惡標準的目的。

這就是中共「邪惡放大器」基本工作原理的四大機制。先是製造道德低谷,讓中國這塊土壤成為人類道德敗壞的聚集地、垃圾桶;然後是中共對道德敗壞的放大效應,只要不是威脅黨的領導的敗壞變異行為,中共都是空喊口號,實際推波助瀾;加上敗壞物質的相互發酵,使得邪者更邪,惡者越惡,不斷突破道德底線,放大道德墮落的力度,這也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道德的具體體現;最後是利用歪理邪說來把邪惡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同時把原本正常的東西反常化,甚至妖魔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