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參與除了Bean to Bar過程外,派出同事到6個可可豆產地,參與培植可可豆的工作,以及可可豆的發酵及乾燥過程(Farm to Tree to Bean)。(莫森/大紀元)
明治參與除了Bean to Bar過程外,派出同事到6個可可豆產地,參與培植可可豆的工作,以及可可豆的發酵及乾燥過程(Farm to Tree to Bean)。(莫森/大紀元)

朱古力問世之初,珍貴如金銀,由歐洲王公貴族的盤中茶點,步入到世界各地尋常百姓人家的餐飲甜食,歷經數百年。朱古力因其藥用價值及可提供熱量,大戰期間曾經被大量使用。現今,世人大都為其精美的製作和甜蜜的美味著迷,更成為情人間傳遞愛的重要使者。

日本人對朱古力的鍾愛程度及消費日升趨勢,明治株式會社果子商品開發部長伊田表示,在日本,人們巨不只在生日或一些特別的日子時會購買朱古力,平時人們想讚賞自己的時候,買朱古力的機會都有所增加。在一些出名的百貨公司2月14日情人節的銷售額較前年增長115至120%,在Salon de Chocolate東京,客人最長要等4個小時才能買到心頭好。日本朱古力市場主要的消費者是30至40歲的女姓,近年約20歲的消費者數量也開始上升,達到30至40歲的女姓消費者數字的70%。這次在香港正式發售的「明治THE Chocolate」在去年9月在日本正式發售,一年內售出3千萬塊。

但是對比其他國家,香港購買朱古力數量相對較少,以人均朱古力消費量統計,是調查的國家地區中最少的,最多則是德國,是香港的8倍。明治株式會社海外果子事業部輸出營業經理吉井認為,香港市場對朱古力有潛在的需要,有很多不同國家牌子的朱古力在香港發售,例如歐美的牌子,而且數量較日本牌子多,明治在香港售賣朱古力有30年以上的歷史,相信大家對明治都有一定認識,決定將「THE Chocolate」這個牌子推出到香港發售。

可可豆決定七成黑朱古力品質

伊田並表示,與同類的產品比較「THE Chocolate」沒有添加香料,只有可可豆天然的味道,也很容易入口,無論是味覺還是嗅覺上都有香味,相信消費者一試便能分辨。明治參與除了Bean to Bar過程外,派出同事到6個可可豆產地,參與培植可可豆的工作,以及可可豆的發酵及乾燥過程(Farm to Tree to Bean)。伊田解釋,苦味朱古力(黑朱古力)品質70%由可可豆的品質決定,因此生產可可豆的區域和過程非常重要。

「THE Chocolate」將有5款新品登陸香港市場,包括苦味系列和牛奶朱古力系列,各系列的朱古力分別由不同產地的可可豆製造,明治還特選了一款香港人喜愛的抹茶口味。預計定價20至25港元。

被問到有沒有味道想推薦給香港人?伊田坦言很難,因為客人都是按自己的喜好挑選味道,有些人喜歡黑朱古力,有些喜歡比較fruity的。在日本一開始最受歡迎的便是Comfort Bitter及Sunny Milk兩款口味,但之後Sunny Milk的銷量開始相對減少,伊田相信是由於人們對朱古力有更多認識後,問題開始改變。明治希望這次推出「THE Chocolate」,成為一個契機,令市場活性化,其它品牌也可以推出更多相似類型的商品,形成競爭。◇

明治由種植可可豆開始,便參與「THE Chocolate」的製作過程。(莫森/大紀元)
明治由種植可可豆開始,便參與「THE Chocolate」的製作過程。(莫森/大紀元)

可可的果實(上),可可豆(下右)及經烘焙後的可可豆(下左)。(莫森/大紀元)
可可的果實(上),可可豆(下右)及經烘焙後的可可豆(下左)。(莫森/大紀元)

Comfort Bitter是「明治THE Chocolate」在日本最受歡迎的一款。也是得獎作品。(莫森/大紀元)
Comfort Bitter是「明治THE Chocolate」在日本最受歡迎的一款。也是得獎作品。(莫森/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