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這麼些年,通過真相的被還原,很多國人對毛澤東的真面目多少有了些了解,那麼對於地位僅次於毛的周恩來的真面目,則仍受中共的宣傳所迷惑,認為周「任勞任怨,鞠躬盡瘁」,在文革中「忍辱負重」保護了不少人。然而,真實的周恩來絕非如此,實際上為了自保,他可以「出賣任何人」,無論是他的戰友、同事,還是他的「乾女兒」、警衛,乃至至親。

曾任空軍司令員的吳法憲在回憶錄《歲月艱難》中說,文革開始後,包括劉少奇在內的許多中共中央領導人被打倒了,從1967年9月到1971年9月24日他被捕為止,中央共成立了14個中央專案組。當時,決定成立甚麼專案組、由誰來分管、選派專案組工作人員等,都是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由周恩來親自提出,經大家討論同意,再由周恩來簽名報毛、林彪批准。

而曾是胡耀邦助手的阮銘在1994年發表的《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中則提到:「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而這正是周為人究竟如何的明證。至於他保護的那些人,也是毛所要保護的,並非周有甚麼善心。

1.認為劉少奇「該殺」

作為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中的主要成員劉少奇,是從1959年4月至1966年擔任國家主席的,是僅次於毛的二號人物。由於毛和劉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開始的「四清運動」中的矛盾日益尖銳,毛不再滿足「枝枝節節、修修補補」,轉而醞釀和發動「文化大革命」,並希望藉此置劉少奇於死地。

對此,不少研究中共黨史的學者早已達成共識,即毛發動文革的主要目的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其代表正是劉少奇。

1966年12月,江青公開宣稱「劉少奇是黨內的赫魯曉夫」,北京出現了「打倒劉少奇」的標語。同時,中央成立的「王光美專案組」負責對劉少奇、王光美的調查。此專案組直到1968年4月才公開以「劉少奇王光美專案組」名義活動,組長為周恩來。劉少奇隨後被徹底打倒,並被「嚴加看守」,直至慘死。

而在整垮劉少奇的過程中,周恩來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正是他在1966年7月底,與清華的蒯大富兩次見面且詳談達6小時之久,之後將劉少奇、王光美派工作組入清華,「壓製造反學生」的事向毛做了匯報,給毛向劉少奇發難提供了彈藥。

後來,周恩來在毛的授意下,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並在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2014年9月30日百草止水網誌的題為〈劉少奇和周恩來的不可調和的矛盾〉一文透露,周恩來曾要求槍斃劉少奇,但毛沒有同意,只許可開除出黨。周恩來之所以狠是因為他之前與劉少奇勢同水火,不斬草除根他是很不放心的;毛之所以不同意,是因為他要讓劉少奇成為活靶子,成為他推動文革深入進行樣板和催化劑,以方便毛徹底清理劉少奇的派系人馬。

2.表態支持批判彭真

據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披露,1966年,身在武漢的毛藉劉少奇出訪東南亞之機,決定打倒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組長彭真,而其最終目標正是指向器重彭真的劉少奇。3月,毛連續找康生、江青、張春橋等人談話,嚴厲批評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綱」:「混淆階級界限,不分是非。中宣部是閻王殿,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壞人,壓制左派,不准革命」,並表示:「我歷來主張,凡中央機關做壞事,我就號召地方造反,向中央進攻。各地要多出些孫悟空,大鬧天宮」。毛並讓康生立即返回北京向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來傳達其意見。

雖然對彭真並無太多好感,但此前周與彭真並無直接衝突。在毛的指令下達後,周恩來經過兩天的考慮,正式寫報告給毛,表明自己的態度,以及為貫徹落實毛的指示而準備採取的措施。周恩來的表態,使彭真在政治上陷入困境。彭真不得不向毛寫了書面檢討,承認自己「在這一方面確有嚴重的錯誤和缺點」。而從國外回來的劉少奇也默認了這一結果。

很快,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彭真受到批判,並被停止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撤銷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市長的職務。周則以監軍的身份坐鎮會議,和鄧一起指出「彭真所執行的錯誤路線是同毛思想對立的,是反對毛的」,並一起檢討了常委「失職」的問題。

在會議發言中,周恩來談了三個問題:一、防止反革命政變問題;二、領導和群眾問題;三、保持晚節問題。其處處都在向毛表忠心。他表示:「要跟著毛××。毛××今天是領袖,百年以後也是領袖。晚節不忠,一筆勾銷。」為了表明自己的堅定態度,周恩來甚至提出:「蓋棺不能定論,火化了也能下定論」,提議「把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來,把李秀成的蘇州忠王府也毀掉」,因為這兩個人在最後關頭都經不起考驗,變成了革命的叛徒,瞿秋白臨死前寫了一篇「多餘的話」,而李秀成在被俘後向清廷寫了「自述」,全都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周恩來說「這些人都是無恥的」。也因為周恩來的話,瞿秋白被掘墓毀屍。

5月24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成立「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專案審查委員會,彭真等人被打倒後被監禁,其85歲的老母和弟弟均被批鬥折磨致死、侄子傅汝則因迫害絕望自殺。

3.教訓朱德

在中共早期軍隊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遠高於毛澤東,1927年的南昌暴動,朱德就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廬山會議時,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懷積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政治局開會批評朱德時,周恩來指責朱德多次犯過路線錯誤,「反對毛××」。還教訓朱德說:「毛××說過,你就是跑龍套,可是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4.出賣賀龍

中共十大元帥之一的賀龍早年曾參加「討袁護國」戰爭,屢建戰功,升為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後在周恩來等人的影響之下,參加了中共發起的南昌武裝暴動。此後,賀龍加入中共,並在中共建政後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務,其自認是周恩來的「莫逆之交」。但令賀龍沒想到的是,文革中自己危難之際,周恩來不僅出賣自己,還落井下石。

據薛慶超《從文化大革命爆發到林彪事件》一書,文革爆發後,賀龍在中南海周恩來家中暫避。1967年1月19日,周和李富春奉毛命與賀龍正式談了一次話。周告訴賀龍:「林彪說你在背後散佈他歷史上有問題,說你在總參、海軍、空軍、裝甲兵、通信兵到處伸手,不宣傳毛澤東思想,毛百年之後他不放心。還有,關於洪湖肅反擴大化問題,你、夏曦、關向應都有責任。」

賀龍想為自己辯解,但周卻不讓他說下去,並稱給他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等秋天再接回來。第二天凌晨,周恩來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京郊香山附近象鼻溝的一個地方。這與官方所言的是中央軍委工作人員趁周恩來不在家時帶走的完全不同,應是周主動「出賣」賀龍去接受審查。

其後,在毛決定打倒賀龍以後,周恩來選擇了堅決執行。他還親自代表中共中央向賀龍宣佈對他進行審查,並在逮捕賀龍的逮捕令上寫下數百字的批語,大罵了賀龍一通。而在周恩來主管的中央專案組,更是將賀龍定性為「叛徒」,最終致其慘死。

更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林彪事件以後,毛表示:「看來賀龍的案子假了。」周恩來馬上派人把賀龍的遺孀薛明從貴州接回北京,並在1975年6月9日抱病出席賀龍骨灰安放儀式,親自致悼詞。他先後向賀龍遺像鞠躬7次,並且哭著向薛明道歉說:「沒有保護好賀龍。」這是怎樣的變色龍!

5.簽署逮捕令抓捕乾女兒孫維世

文革期間,由江青直接授意害死的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友,1927年被民國政府處死,當時孫維世6歲,周恩來認其作乾女兒。另有消息稱,儀態萬方的孫維世與毛和周都有不正當關係。

1968年3月1日深夜,一群人衝進孫維世家中,將其逮捕關入北京市公安局一個秘密的看守所,將孫維世改為「孫偽士」,並定為「關死對像」,而正是周恩來親自在逮捕書上簽字同意,連夜審訊。幾個月後,僅47歲的孫維世被活活打死。死時全身裸體,渾身佈滿傷痕,四肢被手銬和腳鐐緊緊的鎖著。

據悉,孫維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剝光衣服輪姦,死後家人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據說其被捕後一直期盼著周恩來去救她。

6.下令逮捕親弟弟

據周恩來侄子周秉鈞回憶,中共在查找劉少奇、王光美問題時,也審查了他們的親屬,包括王光美的二哥王光琦,而王光琦與周恩來弟弟周同宇(原名:周恩壽)交好,他們四、五個人,每年要在一起吃頓飯。後來名單被報到了中央文革,江青批示讓周恩來審閱。

周恩來就此給毛寫了一份報告,並提出兩個建議:一、交給紅衛兵辦;二、先由衛戍區部隊控制起來,再由組織查證,並說明「我以第二種為宜」。而毛的批示也很簡單:請總理酌辦。於是,在1968年,周恩來親自批准逮捕了周同宇。周同宇被北京衛戍區的人抓了起來,被關了7年,「不能看報紙、不能聽廣播」,直到1975年5月才被釋放。

而周同宇被逮捕後,其兒女們也不敢在周恩來面前提和求情,直到1981年才知曉一些內情。

7.出賣貼身警衛

成元功原是周恩來的衛士長,從1945年19歲時就開始為周工作直到1968年,歷任周的警衛秘書、衛士長。文革爆發後的1968年3月,因「阻擋」冒犯了江青,被迫接受「改造」。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寫道:「周的老婆鄧穎超代表周告訴汪東興:『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東興仍未同意。後來汪同我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了。他們為了保自己,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鄧穎超的一句話暴露出,周恩來為了自保可以出賣一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