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當局有些不爽。針對澳洲媒體頻繁曝出的中共對澳洲政治的滲透和干涉,澳洲政府日前向議會提交了反間諜和反外國干涉的新立法草案,這是幾十年來澳洲規模最大的一次對反間諜與諜報法律的改革。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表示,新立法是對特務活動、反諜報活動和政治捐款的最大改革。

12月9日,特恩布爾再次公開表示,他對中共方面本周早些時候對外國進行干涉的行為表示「強烈不滿」,他認為外國政府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但是秘密游說,尤其是我們最近看到的那種游說是不可接受的」。他還用中文稱「澳洲人民站起來」。

對於特恩布爾的言論,中共駐澳大使館官員表達了憤怒,威脅澳洲政客不要繼續將中共描繪為敵人。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亦用罕有詞語回應,稱其「純屬捕風捉影、無中生有,毒化了中澳關係氣氛,損害了兩國互信與合作的基礎」。

是不是無中生有,澳洲媒體早已給出了答案。比如費爾法克斯傳媒11月28日曝光前工黨參議院副黨鞭Sam Dastyari登門向親中共組織——澳洲和平統一促進會前會長黃向墨「通風報信」,警告他的電話正被澳洲安全情報機構監聽,並要求到屋外說話,將手機留在屋內。黃向墨曾向澳洲兩大黨捐贈過數十萬澳元,並給鄧森支付過一次法律費用。

此外,媒體還曝光去年鄧森與黃向墨出席中文媒體開新聞發佈會時,其違背工黨政策、支持中共南中國海立場的錄音也被曝光,之後鄧森成為眾矢之的。工黨領袖Bill Shorten在這種情況下要求鄧森辭去副黨鞭變成後座參議員。費爾法克斯傳媒隨後揭露出肖頓去年亦曾親自拜訪黃向墨私宅,以籌集競選資金,從而將中共滲透話題推向高潮。

事實上,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滲透、包括收買政要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但在西方民主體制的制衡下,中共的幕後動作和戰略企圖相繼曝光,引起了西方社會的注意,從而引發連鎖反應。澳洲近期曝光的醜聞以及其總理對中共說「不」,乃至公佈新法案,意味著澳洲對中共的動作開始警覺,並加以反擊和防範,而這正是中共當局惱羞成怒的原因。

讓中共當局惱怒的還有近期美國的一系列舉動。本以為對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熱情的款待、2,500億美元的大訂單,會讓特朗普消停一陣。孰料特朗普的胃口很大,他回國不久,美國商務部就宣佈對中國鋁製品進行「雙反」調查;11月底,美國正式向世貿組織遞文件,公開正式拒絕中國的市場傾銷地位。這讓北京相當不滿意,而隨後北京間接拒絕特朗普要求在北韓再次發射導彈全面停止供油,與此難說沒有關係。

無疑,特朗普正在兌現其競選時的承諾,即要求與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實行全面的公平貿易,而這對利用世貿組織漏洞、以「補貼」、操縱貨幣、低價傾銷等不正當手段競爭的中共來說自然不是個好消息。中共頭疼這才剛剛開始。

中共除了在滲透澳洲、在中美貿易遇挫以外,在飽受批評的人權領域,中共的惡性近期亦再被聚焦。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8日,歐盟駐中國代表團發表聲明,指出雖然「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醫療及教育等社會服務獲得改善,但是一年來,信息自由、言論和集會結社、宗教自由,以及網上活動自由等方面的情況惡化,讓我們深感不安」。

歐盟代表團還呼籲中共當局釋放被囚禁的維權人士,包括人權律師江天勇和維吾爾族學者伊勒姆托赫蒂。

而12月3日至8日對中國進行訪問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也向李克強提出了人權問題。其訪問因為雙方在勞工保護方面的分歧而沒有達成任何貿易協議,但其在北京的新聞發佈會上麥克風突然「出現故障」時,調侃的那句「是不是剛才(我)談到了有關新聞自由的話題了?」引發了現場的滿堂鬨笑和網友們的大讚,認為其「太了解(中共)特色了」。

如果說西方的政要們正在提高對中共的警惕,那麼那些依賴於中國的周邊國家也開始對中共說「不」。據美國之音最新報道,在短短幾周內,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相繼證實取消了中國公司的重大水電項目。巴基斯坦取消的是140億美元迪阿莫巴沙大壩的項目,理由是中共的融資條件太苛刻;尼泊爾決定停止由葛洲壩集團負責的25億美元的布達甘達基水電站,給出的理由是違規、缺乏競爭招標過程;而緬甸在三年前叫停的36億美元的大壩項目,上個月證實它不再對這個水電項目感興趣。

無疑,總價值達200億美元的三個項目的泡湯對中共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計劃是一個重創。而從三國拒絕的理由看,它們應是業已意識到了:請中共修建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將令它們付出極高的代價,而且從長遠看,項目損害了當地民眾的利益。

探究中共在國際社會屢屢受挫的原因,不難發現一個重要因由是摒棄普世價值、意圖向全世界輸出其行為模式的中共,正在被政治人物、各國政府、媒體、世人剝去虛偽的表面,進而認清其畫皮背後邪惡的一面。而在世人漸次認清後,說得再動聽的中共收穫更多的「不」,也將逐漸成為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