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金正恩試射的一枚「最先進的」洲際彈道導彈,將朝鮮半島拖入臨戰階段。隨即,美、日、韓、中、俄五國軍演齊登場,戰略博弈激烈展開。

美日韓:從威懾到實戰

長期以來,美國缺乏徹底解決北韓問題的足夠意志力,韓日更有恐懼症,致使威懾戰略失效,因為威懾產生作用,需要同時具備實力、意志與可信度三個條件,以及對手是理性者。

特朗普接任總統不滿一季,即下令發射導彈轟炸利比亞,顯示其意志力與可信度不容懷疑。11月特朗普亞洲行,日韓兩國高規格接待特朗普,均向美採購大批高端武器。特朗普大大增強了日韓徹底解決北韓問題的信心與決心。

11月底,美日韓針對金正恩試射洲際彈道導彈,連續演習:12月1日,美國在夏威夷展開了針對北韓核攻擊的避難演習;12月4日至8日,美韓空軍舉行史上規模最大的「警戒王牌」(Vigilant Ace)聯合演習,出動軍機230多架,包括美軍最先進的B-1B戰略轟炸機、24架美軍精銳的F-22、F-35隱形戰機;12月11日至12日,美、日、韓舉行第三次導彈追蹤演習。

12月6日,美韓空軍史上最大規模「警戒王牌」聯合軍演中,美國空軍B-1B轟炸機飛越朝鮮半島。(Getty Images)
12月6日,美韓空軍史上最大規模「警戒王牌」聯合軍演中,美國空軍B-1B轟炸機飛越朝鮮半島。(Getty Images)

而稍早於8月21日至8月31日舉行的年度例行韓美「乙支自由衛士」聯合軍演,與實戰僅一步之遙,尤其是四位美軍司令「史無前例」親自督導此次軍演。據南韓《中央日報》報道,一旦朝鮮半島爆發危機,特朗普總統下令發起軍事打擊的指令,將由這四位將軍負責執行作戰命令。

需要指出的是,聯合軍演是軍事訓練的最高級階段,美國軍演嚴格按照實戰環境進行規劃,在當代美軍戰史中實戰與軍演高度契合。

而在南韓方面,南韓軍方於12月1日舉行千人「斬首部隊」成立儀式,劍指金正恩。南韓空軍成立了一個更大的機載情報、監視和偵察(ISR)部隊,與美軍密切配合,以應對北韓的核和導彈威脅。

雖然南韓向美提出推進收回戰時南韓軍方指揮權,但這更多是為加快南韓軍隊向「攻擊型作戰」轉型,實質性提高南韓軍隊核心能力和協作能力。在北韓的戰爭威脅和特朗普的強勢面前,南韓迎戰已是「彎弓沒有回頭箭」了。

俄羅斯:從朝核危機中謀利

俄羅斯長期支持金氏政權。雖然批評北韓試射導彈「具挑釁性」,投票支持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決議,但仍維持與朝關係,被金正恩政權視為「朋友」(中共已成敵人),最近一個例子是在12月7日,俄羅斯外長向美國國務卿傳達北韓期望與美國直接談判,並表示俄方「準備參與促成這項談判」。

12月4日,在美韓軍演之時,俄羅斯國防部宣佈,繼上周在與北韓接壤地區完成灘頭登陸訓練後,太平洋艦隊的約1000名海軍陸戰隊員將在那裏進行實彈訓練。俄羅斯安全會議秘書尼古拉・帕特魯舍夫說,「我們與他們接壤。有些國家並沒有排除軍事行動的可能,那麼就會對我們有影響。」

俄羅斯此時軍演的戰略用意,是在美國主導的解決北韓問題的框架內佔有一席之地。同時,也牽制2013年烏克蘭事件後歐美對其的戰略攻勢。

而其更深遠的考慮,則是一旦戰爭爆發,金正恩政權解體,如條件許可,將以保護邊界和清除核污染為由,揮軍北韓,搶佔勢力範圍,制衡美軍。

中共:竭力自保

中共無力更迭北韓政權。多重權衡後,習近平當局決定棄置金正恩。如12月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汪洋向來訪的日本公明黨代表山口那津男表示,因核問題中、朝已成對立關係。

現今中共的著力點不在於阻止戰爭的爆發(也無法阻止),而是竭力避免戰爭引發核污染和難民潮,並與俄羅斯協同,謀求在朝鮮半島戰略框架中的有利地位。在此戰略指引下,中共近日連續軍演:

12月4日,中共空軍發言人申進科宣佈,近日出動多種戰機赴朝鮮半島附近的黃海和東海訓練,飛了過去沒有飛過的航線,到了過去沒有到過的區域。

12月7日,中共海軍三大艦隊在東海出動40餘艘056輕型護衛艦演練攔截反艦導彈,實裝實彈,十分罕見。

12月11日,中俄在北京開啟「空天安全-2017」第二次首長司令部聯合反導計算機演習。據報道,中俄雙方將通過共同演練防空反導作戰籌劃、指揮、火力協同等內容,應對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對兩國領土的突發性和挑釁性打擊。

如果戰爭爆發,中共將與俄羅斯一樣,利用一切機會,出兵北韓,爭取搶先控制核、生物、化學武器,建立緩衝區,甚至可能進到「三八線」一帶。

當然,鑒於核武器的毀滅性和中美共同利益,當前及今後中共都會與美國保持密切聯繫。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北韓進行導彈挑釁的11月29日起,中美在華盛頓舉行了為期兩天一夜的中美高層將軍會議,其中包括美國聯參中將理查德・克拉克和中共中央軍委聯參副參謀長邵遠明少將,雙方進行了針對古巴導彈危機的聯合案例調查。這可以理解為兩國避免朝鮮半島狀態陷入失控局面。中美也可能像古巴導彈危機時一樣,合作進行海上封鎖。

《華盛頓郵報》還曾報道,「11月中美峰會當時,高層人士就兩國如何在北韓金正恩倒台的時候安全地取得核武器,持續進行了秘密對話。」

12月6日,美韓空軍史上最大規模「警戒王牌」聯合軍演中的美軍F-16戰鬥機。(Kim Hong-Ji-Pool/Getty Images)
12月6日,美韓空軍史上最大規模「警戒王牌」聯合軍演中的美軍F-16戰鬥機。(Kim Hong-Ji-Pool/Getty Images)

金正恩:殘存理性還是瘋狂?

北韓核武與金氏政權問題,此次必定得到解決,但解決的方式卻繫在金正恩身上。

特朗普政府幾次宣佈對朝四原則:不尋求北韓政權更迭,不尋求北韓政權垮台,不尋求半島的加速統一,不尋求藉口越過三八線。金正恩如果殘存理性,會以徹底棄核來換取金氏政權的延續。

金正恩如果瘋狂地認為,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的滅亡是因為放棄核開發,而無視以色列於1981年6月7日成功轟炸伊拉克核設施、2007年9月6日成功轟炸敘利亞核設施的前例;認為巨大的人員傷亡後果將迫使美國放棄戰爭,核武器與導彈能確保金氏政權永世長存,或者至少大家同歸於盡,則戰爭必不可免,朝鮮半島及周邊或生靈塗炭。

無論殘存理性還是瘋狂,金正恩可用於選擇的時間已很少了。

據英國《衛報》12月4日報道,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約翰・博爾頓(John Robert Bolton)訪問了英國。他的任務是轉達中央情報局首長告訴特朗普的信息,即特朗普有一個「三個月的窗口」,在其中採取行動,制止北韓的洲際彈道導彈計劃。

信神者特朗普與共產餘孽金正恩的對決,已「迫在眉睫」。

而國際社會對金正恩掌握核武器的恐怖,業已形成共識(聯合國安理會最近數輪制裁北韓決議的一致通過即為標誌)。

北韓核武與金氏政權問題即將徹底解決,但其解決的方式、進程和結果,卻成為東北亞乃至世界戰略格局演變的樞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