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被俘的中共志願軍。(維基百科)
一群被俘的中共志願軍。(維基百科)

說到大陸作家魏巍寫的散文《誰是最可愛的人》,但凡上過中學的國人不知道的應該說是寥寥無幾,因為它自1951年起就被選入中學課本,直到2007年。可以說,它影響了幾代中國人,「最可愛的人」也成為了中共志願軍、中共軍人的代名詞。

毋庸置疑,這篇讚頌了中共志願軍當年幫助侵略者朝鮮的文章,是中共最為成功的洗腦工具之一,而魏巍也因為這篇文章大紅大紫,深受中共重視。

然而,真相是不容迴避的。被魏巍謳歌的朝鮮戰爭不僅是侵略戰爭,幫助侵略者的志願軍很多也是上了中共的大當。戰爭結束後,2/3的中共戰俘拒絕回到中國,就很說明問題。

聯合國通過譴責提案

資料顯示,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是由朝鮮率先挑起的,起初朝鮮軍隊進展順利,到8月中旬就將韓國軍隊驅至釜山,並占領了韓國90%的土地。隨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於9月15日在仁川登陸,在美國空軍的不斷轟炸下,朝鮮軍隊開始招架不住,焦慮不安的金日成於是考慮請中國出兵援助朝鮮。在中、蘇、朝三方的反覆溝通下,在中共眾多將領的反對下,毛最終下令中共軍隊於10月19日祕密跨過鴨綠江參加朝鮮戰爭。

而對於中共幫助朝鮮之舉,國際社會的反應是: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44票贊成、7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當年5月18日,聯合國還通過了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

2016年6月25日,大陸澎湃新聞網刊登了蘇聯解密文件「斯大林毛澤東如何商定中國出兵援朝」,再次證明當年的侵略者恰恰是朝鮮,而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不過是以死亡幾十萬中國人的代價,幫助了一個侵略者。

聽信中共宣傳將「抗美援朝」視為「保家衛國」的中國老百姓,無疑又上了一次大當。不僅朝鮮是侵略者,中共也是侵略者的幫凶。也正是由於中共軍隊主動入朝幫助侵略者,聯合國才通過了譴責中共為侵略者的議案。因此,中共一直向民眾宣傳的因為美國軍隊侵略朝鮮才出兵,完全是顛倒黑白之語,恰恰是為了幫助朝鮮這個入侵人家的小兄弟不被滅掉,才是其出兵的真實理由。

三分之二戰俘拒絕遣返

斯大林死後,朝鮮半島交戰雙方於1953年簽署了停火協議。在隨後的戰俘遣返問題上,中共和美國發生了衝突。中共要求遣返所有被俘虜的「志願軍」戰俘,但美國方面則根據自願原則遣返。原來,在戰爭期間,許多中共軍人尋找機會自願投降聯合國軍,而且比例相當大。當時聯合國軍俘獲的中共軍人有2萬1千餘人,其中1萬4,325人以「毋寧死」的堅決態度拒絕返回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

聯合國軍的文件中紀錄,整列火車的中共戰俘在沒有任何士兵押送的情況下被從前線一路送到大邱,途中無一人逃跑。

據當時美軍的戰俘監管人員回憶說,在那段時間裏,共產黨戰俘們提出的最頻繁要求是:發給我們武器,讓我們打回老家去。

有資料表明這些反共的中共戰俘以受降或者接受改編的前國民黨軍隊官兵為主。根據《戰鬥與被囚中的群體行為》一書中的統計:在一萬多名反共戰俘中,2/3的人曾在國民黨軍政部門中工作過;但另外1/3是屬於「根紅苗正」的。他們不願被遣返的原因主要是,領教了中共在軍隊中通過摧毀人的尊嚴而實行的種種嚴酷洗腦政策,擔心回國後會受到不公待遇。

不願被遣返的中共戰俘最終被送到了台灣,大多發展不錯,至少善終。而那些相信了中共回到了中國的戰俘,則「一入深淵苦似海」,不僅多次被審查,而且在歷次運動中都成為了挨整的對象。

對此,魏巍是否了解呢?這些拒絕遣返的中共軍人是否還是「最可愛的人」呢?

文革中被批判23次

1966年文革爆發後,魏巍成為北京軍區第一個挨整的重點人物。他被扣上「文革黑線人物」、「周揚的人」、「三反份子」等罪名,被批判達23次。

2009年5月21日,大陸財新網上胡健的博客曾援引當年北京軍區文化部整理的《關於魏巍問題的材料》,列出了魏巍6個部份的所謂「罪狀」:

1. 抵制、歪曲、污衊毛澤東思想。

2. 攻擊黨、攻擊社會主義。

3. 與文藝界黑幫頭子周揚的關係密切。

4. 修正主義文藝思想。

5. 作品中的修正主義觀點。

6. 目空一切,大擺資產階級老爺威風。

不過,在胡健看來,這些罪名都很牽強。比如第一個罪名「抵制、歪曲、污衊毛澤東思想」,所舉的一個例子是他剽竊毛的名句。

比如其「攻擊黨」的例子是在《春天漫筆》中寫了一個黨小組長,在反「掃蕩」的殘酷日子裏還積極抓緊開小組會,結果幾天以後,當了日本鬼子的俘虜,聽說不久就當了日本人的模範幹部,抗戰後隨日本人逃跑,又被抓住,到了這邊以後又成了模範。因為魏巍描寫了這樣的「黨小組長」,就被視為「攻擊中共」。

再如其罪名作品中「有修正主義思想」,羅列的都是從魏巍作品中摘錄的片段,共有18段,主要是宣揚資產階級人性論;宣揚資產階級幸福觀等等。

在連續被批鬥下,魏巍身心受到很大戕害。

1967年,魏巍到北京郊區門頭溝下放勞動,次年被召回北京城參加「學習班」。因受到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鄭維山的保護,魏巍受到的衝擊減少,他於是要求去山西某軋鋼廠勞動鍛鍊。但剛去不久,又被造反派召回,稱還有些問題仍須查清。魏巍不願再受這種折騰,便偷偷「溜」出北京。

在連番折騰下,魏巍身體出了狀況,進入醫院治療。1971年夏天出院。之後稍稍過上了平靜的生活。

被江澤民指為 「最可惡的人」

文革結束後,魏巍被任命為北京軍區文化部部長,後來擔任北京軍區政治部顧問,並開始參與撰寫《聶榮臻傳》。

1988年,魏巍參與創辦被稱為左派刊物的《中流》,並擔任主編,該刊物奉行文革思維方式。

1989年上台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2000年一次出巡時提出了「三個代表」思想,這一理論在第二年7月1日中共慶祝建黨80年大會上,被高調推出,後來還被寫入中共黨章成為指導思想。

這引起了中共左派的強烈不滿。包括魏巍在內,林默涵、吳冷西、李成瑞等一群中共老人共計16人,聯名簽署〈「七一講話」是極其重大的政治錯誤事件〉的文章上書中共中央。

文中列舉了江澤民的七大罪狀,指責江的「七一講話」所闡述的「三個代表」違反了「黨章的基本原則和規定」,是以「理論政變」「向資產階級投降」等等,並抨擊「三個代表」,矛頭直指江澤民。

隨後《中流》雜誌上刊發了全文,這讓江澤民感到很不舒服。當年8月,一直由左派把持的《中流》雜誌被停刊。

《中流》被停刊後事情並沒有結束,江澤民8月31日到國防大學發表講話時表示,有人干擾和反對「三個代表」,他說:「一個寫過《誰是最可愛的人》的,最近又寫了『誰是最可恨的人』,我看他就是『最可惡的人!』用我們家鄉的話說,他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之後,魏巍就被軟禁,他所享受的軍級待遇被暫停,配備的公車也被取消,所在單位對他開始了一系列的查問和批判,他家的院牆外也被派駐了崗哨,進行全天候監視。

後來,每逢「兩會」、「黨代會」和所謂重大「節日」期間,中共當局都要向魏巍發出警告:「不得接見記者、不要參與社會活動、出門要向組識請假。當年紅得發紫的魏巍,此刻儼然成了被中共管制的異議份子。

2008年8月,魏巍離世,死前仍抱定「馬列主義」不放。魏巍在中共黨內的兩次遭遇,文革時因「有資本主思想」被批,2000年後又因堅持「左」的思想被軟禁,成為了對中共莫大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