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開放的科學家

您可能覺得派翠克的故事有些耳熟,因為我曾在前一本書中略述過此案例,而它是經由寫過兩本孩童前世記憶書籍的作者卡洛鮑曼(Carol Bowman)轉介來,讓伊恩得以探討這獨特的案例,而卡洛也曾在她其中一本書提到此個案。

長久以來,伊恩不斷地聽聞類似的故事。伊恩是一位非常特別的人。他可以是典型、個性沉穩的學者,看起來正經八百,講話用字精準,但他同時又喜愛探索極度奇異的事情。

探索並不等同接受,他在每個案例中,也從未失去理性分析的態度。派翠克的母親曾表示,伊恩讓她聯想到詹姆斯史都華(Jimmy Stewart,已過世的美國著名男演員),相較之下,除了沒有史都華的不拘小節之外,這描述倒還挺貼切的──這兩人都是高瘦身材,帶著親切笑容的優雅長者。

伊恩很和藹,也總是支持著我,特別是在我於此領域剛起步的時候,而且某些特殊情況下,他會適時發揮獨特的幽默感。比如,曾有位作者聲稱自己能感應並與美國心理學家兼哲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的靈魂溝通,伊恩對此則表示:「如果這種缺乏靈性的文字……真的是來自於他,我只能說這意謂人死後,個人能力會降低到多可怕的程度。(如果死後必須承受如此顯著的人格衰退,那麼至少對我而言,這樣的未來可一點也不吸引人。)」

伊恩自一九五七年擔任維珍尼亞大學精神病學系主任,在此之前,他已發表過許多傑出的研究文章。他長期以來都對心靈學研究感興趣,並懷疑在人死之後,是否會有某部份的意識繼續存在。他開始在這些興趣上投入更多時間,並卸下擔任長達十年的系主任一職,全心投入孩童前世記憶的相關研究。

在伊恩開始撰寫相關案例研究報告時,期刊編輯因他長年以來在主流研究上的豐碩成果而認識他,這也使得某些主流刊物至少願意為他的著作刊登書評。一九七五年的《美國醫學協會期刊》(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一篇書評寫道,「對於他煞費苦心、不帶個人情緒從印度搜集的轉世案例,這些難以解釋的證據……他所提出的大量資料都不容被忽視。」兩年後,《神經與精神疾病期刊》(The Journal of Ner vous andMental Disease)幾乎用一整輯的內容介紹伊恩的研究。

主流科學能接納前世嗎?

我們遇見派翠克時,伊恩已經離開主流領域很多年了。伊恩長期以來的寫作對象都是科學類讀者,而非一般大眾讀者,企圖為這些學術界讀者提供精確細節的研究報告。

過去幾年來,重視他研究的學術界讀者人數越來越少,但伊恩還是不放棄。在我們首次拜訪派翠克的尾聲,伊恩在晚餐席間提出發表派翠克案例研究一事。當時他構想以〈男孩與已逝兄長:四處相同身體變異之意外巧合〉為題,並認為應該要向世界級的英國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TheLancet)投稿。

結果證明他太樂觀了。向該期刊寄出研究報告的九天後,我們收到回覆表示,「經過本刊編輯群討論,認為來稿或許更適合刊登於他處。」我們又向另一份期刊投稿,試過一間又一間。總的來說,我們一年內向六間主流期刊投稿,但皆未被採用。

最後,我們把派翠克的案例,納入發表在《科學探索期刊》(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探討胎記與先天身體缺陷的案例裏。該期刊由「科學探索協會」發行,這是由一群包括伊恩在內的科學學者所發起的組織,他們的主要研究興趣,是各門科學領域中不被普遍接受的題目(例如研究幽浮)。因此,該期刊裏收錄的學術文章特別著重衝突議題。雖然我們的研究報告很適合刊載其中,卻無法讓伊恩所預期的廣大學術讀者看到派翠克的案例。

不過他的樂觀還是發揮作用。在《柳葉刀》拒絕刊登我們的研究文章隔年,發表了一封伊恩的信,是關於他與同事研究的四十二對雙胞胎中,至少有一對表示自己記得前世。該信的內容長度比專欄還長,而該期刊下的標題是〈雙胞胎的前世〉──結尾甚至沒打問號。

伊恩在二○○七年過世,《科學探索期刊》出版特輯回顧伊恩一生的研究,並讓外界留言表達追思。其中一則訊息來自《華盛頓郵報》的編輯湯姆向德爾(TomShroder),他曾與伊恩一起進行兩次研究之旅,並出書記錄。向德爾在文末表示,「不管最後的真相為何,伊恩所做的一切,這些數不盡的案例都是他研究熱情的動力……這些都是有價值的。真的非常有價值。」

該特輯亦收錄伊恩一九五八年為《哈潑》雜誌(Harper's)所撰寫的〈半封閉的科學家〉一文。該文雖旨在評論科學界眼中初期失敗的各種例子,其實都具有某些突破性見解之外,似乎也預告了伊恩的未來。他提醒大家,人們總是傾向拒絕接受與認知有衝突的新概念,這種心態對科學家而言尤其危險。

儘管伊恩心知肚明此現象,仍未因此停下腳步。有次他笑著告訴我,他過世時可能是個失敗者,因為他還未達成主要目標,讓主流科學正視輪迴轉世的可能性。這目標或許難以實現,但伊恩從不後悔選擇走上這條路。相反地,他很享受這段探索之旅,有幸能投入多年生命,致力於研究感興趣的事物,並且獲得許多資源協助。而他確實讓許多人大開眼界,當然,當中也包括許多科學家。

伊恩的一生就如他在一九五八年文章中鼓勵科學家的話一樣,他一路走來始終對任何事情保持開放的接受態度。他最後一份論文《半生超然》(Half a Career with the Paranormal),是他過去四十年來所有研究的精彩總結,文末最後一句寫道:「別以為我知道答案,我仍在探索當中。」(節錄完)◇

——節錄自《驚人的孩童前世記憶》/ 大寫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