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女初長成,17歲了,明年要升大學。不少像我這樣的家長開始操心孩子上什麼樣的大學,大學當然排名越靠前越好。但我女兒成績只是中等偏上,她唯一的特長就是加入了學校高中樂團。今天晚上樂團要參加校橄欖球隊比賽的表演,同時也給樂團裡面十二年級的學生,也就是畢業班的學生們一個紀念,樂團和學校叫Senior Night,所以父母們都去參加。

女兒的高中很重視學校樂團,它在當地是最大的樂團,有200多學生參與,在高中樂團比賽中還經常拿獎。當然背後從老師到學生付出的辛苦都是不少的,家長們更是全力支持。夏天炎熱的八月,還沒開學,樂團就要開始戶外訓練,開學以後一週三次課後練習;週末經常出去一天參加各地表演活動。冬天11月晚上還要出去參加活動。一般是主場橄欖球比賽時去當啦啦隊,

我生活忙碌,從沒看過樂團表演。今天晚上要不是因為畢業班的Senior Night,學校和先生都高度重視,我也就不去了。球賽前樂團先隆重出場,所有人起立,樂團開始演奏美國國歌星條旗,吹得還真挺不錯。比賽開始後,不管哪方進球,樂團都要吹奏一下,旗隊舞旗,啦啦隊女孩子表演歡呼。

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場休息時樂團表演。200多人的大樂隊,各種銅管木管樂器在燈光下閃爍著金屬光澤,整齊的演出服,聲勢頗為浩大。學生們不但吹奏敲鼓,還要變隊形。二百多人,一會是排列整齊的隊列,一會兒分成多個三角形陣,橫著走,倒退著走,;一會兒又集合成橢圓形,一會兒又出現排字。旗隊學生也是不辭辛苦,揮舞各色旗子,配合樂團跑來跑去揮動轉動,聲勢蔚為壯觀,家長們當然努力給孩子鼓掌表揚,口哨聲此起彼伏。我也使勁鼓掌給她們打氣。

想想孩子們真不容易,每週要花三天進行課後練習,每次訓練2個半小時。孩子們練習完畢都是揮汗如雨,第一件事是衝進各自澡房洗澡,然後就下樓到廚房四處抓東西吃。

接下來就該介紹畢業班的學生了,我和先生走到指定地點。學校給每家父母準備一枝玫瑰,還特邀父母和孩子合影,是典型的美國式歡慶。我觀察一下,我們這裡地廣人稀,30個畢業班學生基本都是金髮碧眼,三、四個黑人學生,純亞裔家庭只有我們一家。慶祝也頗有人情味,一個學生一個學生地介紹,每念到一個名字,只要父母來的,喇叭裡會介紹說這孩子是誰(父親名)和誰(母親名)的兒子/女兒,然後全家從隊列裡走出來,一個一個照相送花,看球的家長和其他兄弟姐妹要鼓掌。基本上都是父母齊來。我想跟女兒說:你開始還不要爸爸媽媽來,要是我們都不來,介紹到你的時候怎麼辦?你孤零零一個人多沒面子啊?

女兒有時很獨立,不願意父母多管她。當然,其實女兒挺乖巧聽話的,而且學區條件還可以。學生成績是一方面,主要是這裡學校風氣還不算太壞。因為現在的社會世風日下,一些公立學校尤其烏煙瘴氣,高中學生輟學、吸毒、打群架、少女媽媽等等,在這個學區和高中很少有這些情況。主要因為這裡還保有一定的傳統,也教授孩子歷史,也教育遠離毒品啊等,讓家長們放心。尤其是在樂團裡的學生們都不錯,因為樂團需要吃苦訓練,還需要團隊精神,還需要配合,還需要有集體榮譽感。雖然今天橄欖球賽,女兒高中肯定輸了,但對方進球樂團也要奏樂慶祝,也算是輸得起,能禁得起挫折吧。這也就行了。

說到上大學,女兒人比較隨和有耐心,她自己的理想是當老師,將來教小朋友。我看她大概能上個州立不算太差的大學。先生作為華人家長不能免俗,為申請名校和獎學金一直在張羅。我還親耳聽他對女兒講:你要能上常春藤名校或者斯坦福大學級別的,爸爸給你掏錢。女兒反問:你不是讓我申請獎學金嗎?先生說:只要你能被常春藤錄取,多少學費爸爸都出。女兒有點好奇問:那我申請哪一所呢?先生回答:哪一所大學都行,只要能進去,有沒有獎學金都無所謂。可憐天下父母心。這話的口氣是那個天天跟我哭窮的丈夫說的嗎?認識他20多年,從沒見他這麼「財大氣粗」過。要知道美國排名前20的大學可都是私立大學,學費昂貴得很呢。

不過也許先生要失望了,因為女兒並沒有像我們小時候被教育的長大要當「陳景潤」、「居里夫人」,做「愛因斯坦」之類的豪情壯志。其實我倒覺得這樣比較好,因為這樣的孩子反而不那麼容易有挫折感,心也沒有那麼累,而且因為平平淡淡,與同學小夥伴相處愉快,也算有個幸福的童年和少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