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還通過對寺廟搞統戰,培養「政治和尚」,來加劇宗教的商業化。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少林寺方丈釋永信。釋永信被公認為是「少林CEO」、「政治和尚」和「經濟和尚」。

「政治和尚」釋永信背後的權力影子

根據維基百科,釋永信具有多個官方頭銜,除了擔任少林寺方丈外,中共還給予他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等頭銜。此外,釋永信從江澤民時代起就開始擔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釋永信被指是中共一手打造的政治和尚,陸媒財新網2015年8月8日發表題為「釋永信:一路風波中的佛門晉陞路」的文章,暴露了釋永信與受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器重的前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的微妙關係。

李長春多次和家人去少林寺。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4月19日,李長春見到釋永信便說:「永信方丈,我們是老朋友了。」

對釋永信的仕途起重要作用的另外一個人物是江澤民的心腹、中共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樸初。2000年,趙樸初死後,釋永信曾撰文道出了二人的密切關係。

釋永信曾被少林寺「遷單」(即僧人犯錯,被攆出門),之後被少林寺居士郝釋齋「出手相助」,才得以重返少林寺。

時評員楊寧說,被前方丈認為品行不佳的釋永信能在1999年坐上少林方丈的位置,趙樸初起了關鍵作用。根據趙樸初的指示,釋永信開始大力對少林寺進行商業化,借推廣少林文化研究之名,成立少林書畫院和少林寺影視公司等,受到外界的指責。而在江澤民於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後,釋永信同樣遵照趙的指示,多次發表言論詆譭法輪功,並利用少林寺配合中共打壓法輪功。

作為中共栽培的政治和尚,釋永信提出「佛教應與時俱進」。在當地政府支持下,他將原本的佛門清修之地很快地完成商業化的經營和推廣,熱衷買賣商品、拍電影、選新秀,高價出售少林武功和醫宗秘笈等一連串商業活動。2009年夏天,少林甚至還承辦了一場廣受批評的「國際旅遊小姐比基尼時裝表演」。

《每日經濟新聞》還披露,少林寺名下有少林無形資產管理中心、少林文化傳播中心、少林武僧團和少林書局等多個公司和資產。

外界稱,少林最初的精深文化在釋永信的領導下已蕩然無存,修行已成空談。釋永信把少林寺商業化不但未受懲罰,反倒獲得登封市政府送給他的價值一百萬元的豪華越野車。

近些年來,釋永信多次被舉報玩女人,有私生子,在海外最少持有30億美元的存款、侵佔少林寺財產等醜聞。2015年7月再次被一名叫釋正義的僧人舉報。

釋正義透露,如今的少林寺已不是他當初進寺時所嚮往的地方。寺院裏烏煙瘴氣,充斥著權、錢、色,已變成商業之地,不再是佛門淨地。寺院裏也充滿著勾心鬥角,權力之爭,無錢則無法辦事,釋永信將寺院燒香的部份承包給別人,每年從中收取千萬元的利潤。

時評員陳思敏表示,這麼多年來釋永信歷經無數次舉報,但最後都能夠安然過關,足見他的關係網超越地方,這跟李長春、江澤民在背後遮庇有關。

江派高官涉嫌販賣「活佛」指標

近年來,招搖撞騙的假活佛、假仁波切數量之多,使得網民以「(北京)朝陽區30萬散養仁波切」來諷刺這一亂像。之後,中共宗教局不得不推出網上藏傳佛教活佛查詢系統。

長時間主管西藏政策的中共高官,前宗教局局長葉小文和前統戰部副部長朱維群,也受到體制內的北京藏學學者降邊嘉措的猛烈抨擊,指他們利用宗教名義收受利益。

葉小文和朱維群經常透過宗教、教育、媒體等系統,散佈污衊法輪功的言論、鼓動中國人仇恨法輪功,被指是江澤民的親信。

現年79歲的降邊嘉措曾在其新浪網誌連續發表兩篇長文,批評朱維群和葉小文。文章說,葉小文是張鐵林「坐床」鬧劇的「始作俑者」,鬧劇是表象,根子在葉小文,是其「種下毒種」,「結出毒果」。

降邊嘉措還借用一些長期從事統戰、民族、宗教工作人士的話說:葉小文擔任宗教局長14年期間,是除「文革」時期外,中國藏傳佛教界最混亂、問題最多的時期,「亂像叢生,事件不斷」。葉小文是「把恥辱拿來吹噓」。

文章說,葉小文一個小小的局長,膽大妄為,敢這麼講,這麼做,有著深刻的政治背景,與「六四」以後中央領導的變更有著密切聯繫⋯⋯

有分析認為,這裏指的「中央領導」就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降邊嘉措說,在葉小文領導下,他「別出心裁,頒發甚麼『活佛證』」,藏傳佛教界大量假「活佛」因此滋生,腐敗嚴重。

文章還反問道:「請問葉大局長,你自己撈了多少?!」

降邊嘉措在另一篇文章質問,你(朱維群)長期主管西藏工作和民族宗教工作。這些年你幹甚麼去了?你們養尊處優,高官厚祿,控制著大量資源,掌握著天文數字的「維穩經費」和「治藏經費」,不「採取行動,遏制假『活佛』現象」,本身就是失職和瀆職。各民族的納稅人,用自己的血汗錢養你這名高級幹部,你幹甚麼去了?

海外報道指,經朱批出的「活佛」指標一個要價高達三千萬人民幣。而經朱親自批准的「活佛」名額,在過去十多年已難以計數。

報道稱,由於藏區「活佛轉世」需要當局審批,不少藏區寺廟主管或藏傳佛教人士為謀得一個「活佛」指標,不惜透過各種渠道「打通關係」,尤其是主管西藏事務的朱維群,有人以各種方式奉上金錢財物。

異變宗教 中共試圖讓無神論立足

因公開揭露寺廟體制的經濟漏洞,而遭中共宗教局報復,並被趕出寺院的監寺聖觀法師曾向大紀元透露:「少林寺的所有問題是因為中共政府的專制。」中共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不敢明目張膽地消滅佛教等其它宗教信仰,就採用自己的方法來異化佛教。

具有20年中國武術培訓經驗的Jon Funk1996年曾在國際權威武術雜誌《黑帶》發表的《少林寺騙局》一文中說:「應該記住的是,北京政府是共產主義者,並且不願讓一個宗教團體產生任何不符合共產黨政策的思想,今日的少林寺是一處娛樂性的旅遊景點,再也拿不出其古老的令人崇敬嚮往的任何內涵來。」

為了讓無神論立足,中共不惜一切代價讓宗教異變,以達到讓信奉宗教的人信奉共產黨從而讓黨文化一統天下。比如,拉攏宗教領袖入夥參政,教堂的神職人員由中共任命,按中共的要求講經佈道,用金錢美女官位引誘信徒,最終徹底毀掉信徒們信仰神和修煉回歸的路。中共使宗教淨土被商業化,讓人藉助宗教斂財,最終達到與中共同流合污。正如奉克所說的那樣,黨的要求是宗教團體得符合中共的思想。

此外,中共還利用中宣部對寺院進行污染。時評員長平曾在2007年登門訪問釋永信數日。他說,作為多屆全國人大代表及青聯委員,釋永信對世俗政治非常熟悉。對於媒體對他的負面報道,釋永信威脅說,「中宣部剛剛開了會,要求多做正面報道,你們怎麼能夠不遵照執行呢?」

長平說:「聽著這樣的話,一方面我感覺,他(釋永信)以高僧大德之名位,竟然夥同玩弄這種政治大棒,十分可笑;另一方面,我也更多看到中宣部對社會文化的全面污染,佛門清靜地甚矣如是,十分可恥。」

中共不但利用商業化破壞了佛教的「不接受金銀(錢)」的戒律,而且對宗教搞統戰,給各地的宗教廟宇都套了行政級別,比如把北京的雍和宮定為司局級單位,長老享受正局級幹部待遇等。中共還在全國宗教界中安排中共的人,於是出現了「局級道士」「局級方丈」等奇觀。江澤民的親信趙樸初生前的行政級別最高,享受地方省部級、軍隊兵團級待遇,是宗教界的高級幹部,當代最大的「政治和尚」。

時評員趙虎認為,傳統宗教影響根深柢固,中共根本消滅不了。如果能強行消滅,中共也就不會這麼費心了。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用了統戰手腕,所謂「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利用趙樸初等人搞「人間宗教」、「人間佛教」,扼殺了宗教本質,一切都在中共控制下,目的是最終消滅宗教。

趙虎認為,中共前30年,主要從政治角度摧毀宗教,後面40年主要從經濟方面變異宗教,放縱宗教人員的墮落,使人更加遠離宗教,所以無神論、消費主義甚囂塵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時至今日,中共仍然對秉持「真、善、忍」的法輪功信仰者進行迫害,強摘他們的器官,牟取暴利。由中共內部自己發文禁止宗教商業化,難度極大。唯有解體中共,建立全社會都認同的基本準則,才是重塑、恢復中國社會道德觀念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