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特區政府狼狽為奸,粗暴剝奪六位立法會議員的議席,否定選民的選擇,違反《基本法》第七十九條闡明的議員會喪失資格的訂定。政府於是必須舉行補選,填補空缺。民主派當然希望重奪議席,重返議會。可惜的是,民主派各政黨各有考慮,都想藉機為自己的政黨爭取多些議席,本來無可厚非,但這一回是四區補選均只會填補一個議席,形同單議席單票制,變成是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對壘,其中建制派早已敲定四區出戰人選,每區一人;而民主派卻出現每區都多人爭奪議席的情況,票源被分薄了便很大可能出現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局面,被建制派乘虛而入,奪去原本是民主派的議席。

為了避免再次失去議席,民主派同意了先來一個初選,每區選出一位參選者,與建制對決。初選機制是閉門會議傾談出來的。民主動力的趙家賢擔大旗,鄭宇碩參與獻計獻策。首先,這兩位的中立程度備受質疑,與傳統泛民派的某些政黨關係太密切自然有所偏袒。鄭是前香港公民黨秘書長,趙乃香港民主黨資深成員,並任公共專業聯盟董事會成員,在協調過程中自然會有所選擇,當中第三部份的「組織投票」把公共專業聯盟和專業議政納入為「增選組織」便可見一斑。號稱已收集各方意見才選出的「增選組織」可有收集民間團體的意見?一直為民主打拼鍥而不捨的團體(如鳩嗚團)可有被諮詢?每周六都舉行「民間公聽會」的民間團體從未得知初選機制如何訂定?所謂「收集各方意見」,也是收集想收集的意見吧?

這個「組織投票」設了「當然組織」的部份,參選人的組織成為「當然組織」,無可厚非,但為甚麼沒派人參選的政黨(如公民黨、街工、社民連等)也被納入?又出現兩位議員辦事處,成為「當然組織」,其他議員辦事處則不知葫蘆賣甚麼藥?民主動力稱「當然組織」是參與他們主持的「民主派地區發展協調會議」成員團體,要問的是很多民主團體從未聽聞亦未被邀請參與這個協調會議,又怎能成為「當然組織」,又怎會有機會在「組織投票」階段投票呢?

這個「組織投票」是率先舉行的,有著引導性效果,然後才進行「隨機抽樣電話調查」和「地區實體投票」,讓市民投票選出一位正式參選人。「組織投票」是透過舉行「初選論壇」,讓參選人闡述理念、政綱和回應提問,向組織代表爭取支持,在論壇完結後進行投票,各參選人便按得票總數排名。只要看看這部份的組成,看到不少會為某一政黨抬轎的組織,對最後的排名榜便影響極大。另外不公的是這些有份在「組織投票」階段投票的組織代表可以在其後的「隨機抽樣電話調查」或「地區實體投票」再投一票,即每人有兩票,其他市民則每人一票,是公平嗎?而在「隨機抽樣電話調查」的階段,明知固網電話可收集的多是較溫和的長者意見,卻不把手提電話的數字調高至可收集較多年輕市民的意見?目的昭然若揭,篩走較前衛的意見!

初選應是一個公平公正讓選民表態的良機,若當中存在著那麼多疑點,令人感覺是「圍爐取暖」,甚至有「做馬」、為某一政黨「抬轎」之嫌,則破壞整個初選的效度和信度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