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位高齡產婦接受剖腹產手術時,因併發症心跳驟停37秒。而後兒子健康地生下來了,她也被救了過來,不過卻留下了心理創傷。所幸治療師用催眠方法幫她恢復了記憶:瀕死一刻她不但看到了手術過程,好友已故的弟弟也和她溝通,所述經歷震驚醫生和好友。

看見自己的搶救過程

2013年5月30日,41歲的芝加哥產婦Stephanie Arnold在生下兒子Jacob時,由於嚴重併發症,心跳驟停37秒。

給Arnold做剖腹產手術的西北紀念醫院(Northwestern Memorial Hospital)醫生Nicole Higgins說:「她向我描述了醫護人員站的位置,比如說,我站在哪裏,誰在做胸部按壓。她也提到除顫器當時出狀況,我們不得不換一台。她描述得很準確。」

Arnold後來寫了一本書,題目是《37秒:絕處得證神助》(37 Seconds: Dying Revealed Heaven's Help)。在推廣影片中,她的產科主管醫生Julie Levitt說,當時Arnold心臟停跳,「如果她不是在另外的狀態下,是沒有辦法知道這些事的。」

與靈體溝通

——不可思議的經歷

Arnold不僅回憶起手術室裏的情況,還記得與另外空間生命——或許是一些魂靈的溝通。比如,她看到一個長得很像她好友Rosalind的小男孩。男孩說:「告訴我姐姐,我想念她捻我的髮卷。」

Arnold沒見過這個男孩,只是覺得像好友Rosalind,猜可能是她的弟弟,於是打電話描述了瀕死時看到的情況,結果好友Rosalind「放下手機,開始痛哭」。她問Arnold:「你怎麼知道的?他小時候,我每天晚上都捻他的髮卷哄他睡覺。」

Levitt醫生則說,Arnold還告訴她,當時聽到她一遍遍說著「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我確實是(說過),但只在心裏自說自話。」Levitt回答她。

預感到分娩會致命

不僅如此,Arnold在通過體外受精懷孕20周時做超聲波檢查,就開始有種不好的預感。當時醫生告訴她說,她有前置胎盤的問題,之後她頭腦裏不時就會浮現大出血的情景。臨產幾周前,她更有種強烈的預感,自己分娩時會死掉,她確信會這樣。

醫生們說,她的想法只是孕產婦焦慮不安的表現,不過還是有一位醫生重視了她的話,做了超越常規的防範。正因為提前做了準備,才救回Arnold一命。

分娩時,她發生了羊水栓塞,這種嚴重併發症是羊水、胎兒細胞等透過胎盤進入母體血液所誘發的發炎反應,會引致心肺功能衰竭和休克。平均40,000名產婦中約有1名發生羊水栓塞;一旦發生,死亡率達7、八成。如阿諾德所說:「這完全是不可預測、不可防範的,多數情況下是致命的。」幸好她有先見之明。

Arnold的丈夫是一位重視數據的經濟學家,發自內心地不願相信妻子的經歷背後有實證科學不足以解釋的因素。他和Arnold一起苦苦尋找答案,最終夫婦倆得出結論,靈魂離體的體驗是真實的,靈魂在大腦之外還獨立存在。

Arnold在不少醫療會議和醫學院校(如芝加哥大學普利茲克醫學院)做過演講,分享她的經歷。醫生們告訴她,他們很尊重給她動手術的醫生,而且她的案例真的顯示,目前醫學所理解到的是有侷限的。

醫生:科學有侷限

天外還有天

西北大學醫學院的Elena Kamel醫生說:「那天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有種超越我們所有人理解的強大力量。」

據先前報道,許多醫生在醫治病人時都會在某種程度上相信自己的直覺,還有不少醫生遇到過有準確預感的患者。Arnold也告訴醫生們,別忽視自己和病人的預感,而且也要知道,患者喪失意識後還是可以知道周邊發生的一些事。

她在一次受訪時表示:「如果你有種感覺,就說出來。說是母親的本能也好、直覺也好,你的身體在提示你——也可能是來自他方的某種精神力量,你不要懷疑……如果我按照大家說的行事,或許會犯下錯誤,今天就不會在這裏。」

Higgins醫生則說:「作為一名醫生,我們相信科學,我們學到的是要看真憑實據、從依據出發,如果是不太容易加以證明的事,我們就會懷疑。但這次的經歷給我一種感覺,也許真的還有其它(科學沒認識到的)東西。」

「萬事萬物的運作或許不僅僅基於科學,很可能有其它因素在影響著我們每天做的事情。」她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