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北京駐港機構主要官員先後發表言論,指《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子法,香港必須認同憲法規定中共領導的國家體制,還稱香港「回歸」後便屬紅色,沒有染紅之說。有學者表示,這是中共官員首次赤裸地否定一國兩制。

梁家傑:赤裸推翻一國兩制

12月4日是中國「國家憲法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中聯辦官網上撰文表示,要確保一國兩制運作,香港就必須尊重國家憲法,與基本法屬「母子法」關係。王志民還說,即使香港不適用社會主義制度,但憲法列明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制度」,禁止任何人破壞,因此香港「必須尊重社會主義」。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對大紀元記者說,「中聯辦主任的這一番說法,我覺得是赤裸地推翻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他表示,為甚麼要一國兩制,因為中共在大陸建政以後做的很多事情,讓香港人很擔心,「對法制的踐踏,用法律去服務黨,不尊重人的自由、人權,也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這一切的擔憂,就是擔憂香港的自由不再,擔心香港原來的核心價值,和香港的制度不能保留。就是因為這些擔憂,才產生了《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

《中英聯合聲明》是中英兩國於1984年共同發表的一份聲明,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享有不同於中國內地的自由與司法獨立。該文件於1985年在聯合國秘書處登記,正式生效。

「如果你說香港現在已經是跟中國共產黨連在一起的話,如果在九七年,「回歸」以前你說這番話,香港人不會接受『回歸』的。」梁家傑說,「基本法頒佈的時候,是清楚的,中共承諾,會根據基本法去限制自己的權力,容許香港可以實踐一國兩制。現在又講這些話,就是過河拆橋,沒有信用啊。所以我就說它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典型。」

這是繼否認《中英聯合聲明》後中共的再次失信。今年7月1日,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香港「回歸」20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而英國政府回應說:「現在《中英聯合聲明》與30多年前簽署時同樣有效。這是一部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條約,而且持續有效。」

當時為緩解該事在香港引起的民意波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港媒說:「50年不變是《基本法》重要條文,市民不用擔心。」並說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也強調要全面落實《基本法》。如今中聯辦的說法,似乎直接否認了《基本法》中「一國兩制」的核心內容。

憲法屬於國家而不是政黨

梁家傑認為中國的憲法是這個國家的憲法,而不是政黨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也曾有類似的表述,他在今年雙十節慶祝會上談到,中國的憲法,不是國家意義上的憲法,而是中共的黨章。

他說:「任何一個國家的憲法沒有在憲法本文上面再加一個序文的,因為憲法就是一個最主要的文字。中國的憲法有序文,序文中把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字夾在裏頭了,中國共產黨一直要領導中國。全世界沒有這樣的憲法,如果這樣,這不是憲法,這是黨章。」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亦也表示,所謂的中國國家憲法是按照中共的官方利益制訂,而真正的憲法是要經過人民參與制訂的,才可以被稱為憲法,中共制訂憲法的基礎是官方利益,因此並不具備被稱為憲法的基本本質。

「中國姓黨 香港也要姓黨」遭駁斥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4日在香港的「國家憲法日」研討會上稱,香港自1997年「回歸」起便是紅色,沒有染紅之說。又說中國與共產黨分不開,不能說接受「回歸」祖國,但不接受共產黨,他還強調香港與中共命運密切相連。

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表示,中共官員說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他是有意識地推動這種觀念。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國家、民族是永久的,而政黨、政權會不斷地發生變化。大家對政黨、政權也有不同的評價。絕對不應該把兩個混同,一個掌握政權的政黨,絕對不能等同於國家,等同於民族。」

他表示,香港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但是,你說我們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很多人都感到,哇這個不是我能接受的,我跟共產黨沒有甚麼來往,沒有甚麼關係,我不敢碰共產黨。」

鄭宇碩說,大部份香港人都不認同中共,「我們不認同這個政黨的正當性,我們不認同這個政黨能代表中國,代表中華民族。對一個政黨的認同,對一個政黨的支持,應當是發自內心的。雖然你很強,掌握很強的權力,但是還是有人心不服啊。」

他說,很多香港人,很多海外的華人都期望能有一天,有一個政黨能推動中國走向真正民主、法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