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山林中的芬多精與負離子有助於人體健康,可是為甚麼居住在山明水秀的人,依然被癌細胞如落山風般襲擊?

找出不適的病因

一位45歲的男士,不喜歡繁華的塵囂,跑到山上過著愜意的閒居日子。他為了生活,也因為興趣,種植一些果樹作為經濟來源。快樂的時光在不知不覺中一晃就是10年,好不快哉!他的身體一直很強健,只是近日右眼球後面,總是覺得怪怪的,有一點脹脹的,但視力未受影響,也就不以為意;後來竟漸漸痛起來,只好下山找眼科醫生治療。

醫生檢查結果,眼睛沒問題,請他轉診耳鼻喉科。由於他沒有耳、鼻、喉不舒服的症狀,醫生也說他的鼻子沒問題,最後照電腦斷層掃瞄,檢查結果發現眼睛後面靠近鼻子處,長了一個5厘米的惡性腫瘤。一切依照醫院制式的一貫工作,開刀切除腫瘤之後,就進行化療。

熬不過打嗝的折磨

療程結束後,一切檢查指數全都正常,以為就此揮別夢魘。不料,他開始打嗝,這不是普通的打嗝,而是24小時不間斷。因為打嗝打得厲害而導致難以進食,連睡覺時也難逃劫數,照打不誤。由於吃不下、睡不好,健壯的身子快速暴瘦,瘦骨嶙峋的他因此到處求醫,輾轉於中、西醫間長達2年。他的打嗝問題,把所有求診過的醫生都打敗了,服用肌肉鬆弛劑、加鎮定劑都止不住。怎知先前的手術和化療都撐過去了,但卻熬不過打嗝的折磨,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他一出現在診間,那個打嗝聲,引得現場的人側目而視,真是驚天地而泣鬼神,所有人的心都被他的聲音糾結了!因為一直打嗝而無法講出一句完整的話,只好由兒子代述病情。他則是一張面具臉,面無表情,眼睛凹陷,帶著怨氣、怒氣、無奈與痛苦的眼神,不知這個苦難該向誰訴?

接受針灸治療

有些疾病我會詢問患者:「願意接受針灸治療嗎?」雖然針灸可以縮短療程,但是很怕針的人就只好服藥。由於他的病很嚴重,我直接說:「你要針灸,針灸再怎麼痛,也不會比打嗝帶給你的痛苦還痛。」他聽了點點頭。

針灸處理:先安神,針神庭穴對刺;補陽氣,針百會穴,為下強刺激的針法作先置的準備;打嗝,針頭臨泣穴往瞳孔方向沿皮刺、內關穴強刺激,幽門、巨闕、鳩尾、中脘穴,針完打嗝聲減輕。我停一下,問他可以再接受針灸嗎?他立刻點了點頭,繼續針病位的攢竹穴,也是胃經的要道;最後針足三里、公孫穴。針完的剎那,他和我一樣驚訝,打嗝竟然停了下來;5分鐘後又開始打嗝,但頻率和聲音減緩。回家後,病情如故。

因為病情嚴重,所以初期每天針灸。第二天複診,打嗝聲大而急,聽起來像實證,但為化療破害所致,屬重病、久病,所以歸為虛呃,針回陽九針的太谿穴。採俯臥,從膀胱經下手,此經多有神經叢通過。針膈俞、肝俞、脾俞、胃俞穴,針尖以15度角度進針沿皮刺,試引病邪出竅。針灸的30分鐘,他靜悄悄地令人想落淚!

對抗大發作的打嗝

出針後,他帶著恐懼的眼神說:「每到星期四、五、六,打嗝就會大發作,而且越到晚上越厲害。」因為隔天就是星期四,於是我教他急按內關、攢竹穴,用生薑搗爛貼肚臍。特別囑咐嚴禁攝取冰冷瓜果、發性食物如豆類、香菇、韭菜、牛肉、鴨肉、鵝肉、豬頭皮、花生、芋頭。

處方以芍葯甘草湯為君藥,大劑量以解痙攣;化療後一片焦土,由熱極化寒,心陽衰而無力袪邪,也無力啟動自救機制,所以用四逆湯,回陽救逆;化療所造成的血瘀氣滯於膈膜下,三焦經上下不交通,用膈下逐瘀湯開膈散結;再加竹茹,開胃土之鬱和精神之鬱卒並安眠。打嗝嚴重時,可再服1次,或1次服2包藥。

平息打嗝 回歸山林

隔2天回診,見到他打嗝聲減輕很多,他說難得過了一個平安夜,直到早上才又打嗝。見他病情緩和,較能說話了,我就問他:「你種果樹時,是不是有噴農藥?」他點點頭,於是我說:「你可能常年種果樹,農藥隨山風迂迴,自己吸到不少。山坡地、山泉水也被污染,日久造成你的病,這叫因果病。」他聽了把頭低下來。

針1個月後,打嗝大發作的情況平息下來;針20次,打嗝剩零星發作;針30次,打嗝己完全沒發作;為鞏固療效再針6次,歷時2個月痊癒。他已不再種果樹,但仍歸居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