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從商人成功當選美國總統一年後,以哈佛大學為例,更多美國商科畢業生決定從政。

《華爾街日報》報道,近40名於今年春季畢業的哈佛商學院學生選擇從政,準備將他們以昂貴的學費換來的工商管理學知識,帶入政府部門及非營利機構。儘管這個數字只佔4月哈佛商學院900多名畢業生的4%,但已經比去年同期增長了一倍。

更多商界精英關注社會問題

美國商界領袖、來自商學院的老畢業生,如Facebook營運總裁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即將離任的惠普企業公司行政總裁惠特曼(Meg Whitman),都表現出越來越渴望解決複雜的社會問題——這些曾被認為是政治家、公職人員、教授、學生及研究者涉足的領域。如今,更多商業領袖關注政治及社會問題,這種現象也激發了大學生參與政治及決策的興趣。

哈佛商學院社會企業倡導團(Social Enterprise Initiative)主任Matt Segneri說,近期已有十幾位哈佛商學院前畢業生宣佈競選地方、州或聯邦政府公職。

Segneri說:「越來越多(學商)的人感覺他們應該從政,因為他們恰好具備能解決重大問題的技能。」Segneri是哈佛商學院2010年畢業生。

他還表示,特別在特朗普作為商人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後,商科畢業生準備從政的人數更是迅速增長。這些學生來自共和黨、民主黨或獨立派的不同政見背景。

上個月,哈佛商學院2005年畢業生、民主黨人Tim Keller當選新墨西哥州Albuquerque市市長。同時,哈佛商學院2001年畢業生、共和黨人Margaret Busse宣佈競選麻塞諸塞州參議員。

本周,2003年畢業生、Jack Cooper Holdings Corp物流公司執行董事長Sarah Amico(民主黨籍)準備宣佈,她將競選喬治亞州副州長。

特朗普和班農現象 讓學生重新看待政治

特朗普上任以來,全美各地有更多學生及教師參加政治活動、舉行募款,或對現行移民等政策舉行研討和辯論會。

特別當哈佛前畢業生班農擔任前白宮首席戰略師後,哈佛商科學生參政的興趣更濃起來。

哈佛商業管理學教授Mitchell Weiss說,隨著近年哈佛商學院前校友成功轉型做政府工作,這很自然地提升了學生們從政的興趣,因為他們看到學習工商管理的人在政府及公共服務領域一樣大有作為。

Weiss本人也有從政的經歷,他曾任前波士頓市長Thomas Menino的幕僚長。

Weiss說,今年秋季當他看到70多名學生選修了他的「公共部門的企業家精神」這門課時,感到很吃驚。同時,還有100多名學生表示,準備學習這門課。然而在2015年,只有約30名學生選修。Wessi說,這是一門向學生介紹如何以企業家的思路和本領來解決政府部門面臨的問題,如針對鴉片類藥物危機,如何找到更新穎的解決方案。

哈佛商學院2001年畢業生Daniella Ballou-Aares說:「15年前,政府被看作是為商業(企業)提供服務的機制,人們想到是政府能在稅金上給我帶來甚麼優惠。」言下之意,那時從商的人很少會想到去從政。

然而,當特朗普以商人背景當選美國總統後,希望步其後塵的人也多起來。

2016年大選過後,Ballou-Aares和其他幾位哈佛校友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現在就領導」(Leadership Now),招募希望步入政壇的校友和其他商界領袖,並為他們籌款。類似的組織過去一年中在哈佛商學院出現不少,目的是鼓勵更多年輕人進入政府部門。

上個月,2009年哈佛商學院畢業生Rye Barcott成立了支持退役軍人競選公職的組織With Honor。Barcott計劃為2018國會議員競選中的25到35名競選人,提供3,000萬美元的競選金。

在這些棄商從政的哈佛畢業生中,30歲的班克多科(Adam Bunkeddeko)可能是最年輕的一位,他剛剛畢業不久,但已經宣佈競選國會議員。近日,部份哈佛校友聚集在曼哈頓的一家餐廳,為他舉行募款活動。進入哈佛前,班克多科曾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個社區發展項目中工作。

班克多科說:「在特朗普(當選)之前,哈佛商學院學生的奮鬥模型就是『學習、掙錢、再回來充電』,然而這種舊套路現在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