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參與通俄門調查的聯邦調查局(FBI)關鍵特工,早在7月底就被從調查團隊撤職,但原因一直是謎。調查團隊12月2日披露,撤職主要因為該特工帶有政治偏向,反特朗普,親希拉莉。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獲悉後,怒斥FBI和司法部數月來一直對國會和美國人民隱藏實情。

通俄門和電郵門調查被批隱藏政治動機

12月2日,特別檢查官穆勒的辦公室向霍士新聞台證實說,資深FBI特工彼得・斯佐克(Peter Strzok)已經從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團被撤職。斯佐克被爆與穆勒團隊中的另一位FBI律師麗薩・佩吉(Lisa Page)互傳反對特朗普、親希拉莉的短信。司法部對此事也已經做過調查。

斯佐克還被爆參與了2016年的希拉莉電郵門調查,並在調查中起著重要角色。《華盛頓郵報》稱,斯佐克是FBI反間諜部門的副主管,在去年調查希拉莉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服務器處理機密信息的問題中,斯佐克曾是調查團隊的關鍵幹將。

《華盛頓郵報》還披露,在通俄門的調查中,斯佐克也同樣是團隊的關鍵調查人員。

彭博社稱,斯佐克撤職原因被媒體披露後,共和黨議員以及特朗普總統都指出,這些報道證明了對通俄門的整個調查一直是帶有政治動機的。

特朗普認為,斯佐克親希拉莉,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去年希拉莉的電郵門事件沒有受到刑事指控就被關閉。特朗普在12月3日的推文中說,反特朗普的FBI特工(斯佐克)主導(希拉莉)克林頓的電郵門調查,「現在一切都開始明白了!」

霍士新聞披露,在電郵門調查中,當時的聯邦調查是由時任FBI局長科米主導,科米在2016年7月關閉電郵門檔案調查。科米當時指出,希拉莉在處理她的電子郵件系統上「極度粗心大意」,並向時任司法部長洛麗泰・林奇(Loretta Lynch)建議,不要對希拉莉進行刑事指控。

霍士新聞說,兩名資深司法部官員已經證實,司法部監察長(Inspector General)辦公室正在審查斯佐克在希拉莉電郵門案調查中的角色。

特朗普在12月3日的推文中指責科米說:「在科米掌管FBI數年,並進行了虛假而不誠實的(電郵門)調查(甚至更多事件)後,FBI的名聲已經支離破碎,達到了史上最糟糕的地步!但不用怕,我們會讓它重新偉大。」

作為一個具有政治傾向的特工,難以保證在調查中的公正性。穆勒辦公室的一名發言人表示,得知對斯佐克的反特朗普、支持希拉莉的有關指控後,調查團立即將他調離相關調查。而佩吉也早已離開了穆勒團隊。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指責FBI和司法部隱瞞實情

彭博社報道稱,眾議院共和黨人目前正在起草一份決議,指責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和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藐視國會,在國會的通俄門調查和其它調查中設置障礙。

斯佐克早在7月底就被撤職。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近日才從媒體報道中才得知斯佐克被撤職的原因,引發委員會對FBI和司法部的強烈不滿,於是決定起草決議。

情報委員會主席德文・努尼斯(Devin Nunes)說,委員會多次要求對斯佐克被解職給予解釋,但FBI和司法部拒絕委員會的要求。直到現在,FBI和司法部都沒能充份遵守8月24日的委員會傳訊。

努尼斯12月2日說:「根據今天的新聞報道,我們現在知道了為甚麼斯佐克被解職,為甚麼FBI和司法部拒絕為我們提供這樣的解釋,為甚麼他們之前拒絕讓FBI副局長安德魯・麥卡比(Andrew McCabe)到委員會進行面談。」

努尼斯還表示,一位關鍵的FBI調查員在通俄門調查和希拉莉電郵門調查中存在政治偏見,但FBI和司法部卻向國會和美國人民進行了隱瞞,兩者都在故意企圖阻撓國會實施憲法監督責任。

努尼斯還說,除非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所有的要求在12月4日前都得到了充份的回覆,否則將會在本月底推動一項決議。

努尼斯指責說,FBI和司法部阻撓委員會的監督工作已經長達數月之久,包括拒絕給出委員會傳喚的有關在2016年大選中抹黑特朗普的調查檔案。

這份黑檔案的內容是基於俄羅斯情報官員提供的信息。文件的多數內容都沒有被證實。《紐約時報》此前曾披露,希拉莉的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為這份俄羅斯黑檔案的調查支付了資金。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和眾議院議長瑞安都表示,他們要調查司法部和FBI是否已經不當地依靠該黑檔案來啟動對特朗普團隊的聯邦監視。

律師和法律教授:總統有權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

近日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再次成為通俄門調查的焦點。弗林12月1日承認,曾向FBI就其與俄羅斯駐美大使聯繫一事說了謊。弗林被指在特朗普宣誓就職前夕曾與俄駐美大使館就美對俄制裁問題進行了通話。

根據BBC的報道,弗林很可能會被判6個月的監禁。

特朗普12月4日表示,這位前國家安全顧問受到調查通俄門事件的有關人員的不公平對待。

特朗普還說:「希拉莉・克林頓向FBI多次撒謊。她卻甚麼事都沒有。弗林撒了謊,他們就毀了他的生活。這非常不公平。」

民主黨一直指責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但前哈佛大學法律教授艾倫・德紹維茨對霍士新聞台表示,「你不能因為一位總統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解僱FBI局長科米,以及行使他的憲法職能告訴司法部誰應當被調查或者誰不應當被調查,就指控他妨礙司法」。

根據在線新聞網站Axios的報道,特朗普的律師約翰・陶德(John Dowd)堅稱,按照美國《憲法》第二條,總統就是首席執法官員,完全有權就任何案件表達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