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杜魯多總理在訪華期間,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CSIS)前高級主管卡蘇亞(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加拿大全球戰略意義雖不如美英,但也是中共一直試圖征服的一大戰略要點,原因有三。

卡蘇亞說,一是加拿大是知識型社會,人均科研支出位居全球前列;二是加拿大自然資源豐富,中共一直垂涎;三是加拿大不僅本身擁有大量科技、商業和國防高級機密,同時也是G7、G20、北約NATO和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等全球重大政府和軍事聯盟機構重要戰略夥伴。

他說,中共深知,加拿大是通往歐洲和美國的重要門戶,永遠都不會放手。加拿大政府在和中共打交道時,要十分謹慎。他還說,他這麼說,不是說和中國斷絕往來,不是不和中國做生意,是說加拿大要有骨氣,只有這樣,才能被尊重。

協定簽署後的惡果

自由黨2015年上台後,一直在和中共探討加中貿易自由協定可能性,一直未果。上月政府公佈的企業、個人、公民團體和學術界公眾諮詢結果顯示,加人普遍擔心中共法治亂象、中共國有企業帶來的不公平競爭、衝擊國內就業市場等,不相信自由貿易協定能解決這些問題。

卡蘇亞說,和根本不尊重法治的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根本不符合加拿大利益。「不難想像,雙方商業上的分歧很快就會演變成政治分歧,然後中共要麼挾持在華的加拿大個人或企業做人質,以此作討價還價的籌碼進行敲詐勒索。」如最近加拿大一位葡萄酒莊老闆就因海關糾紛被中共拘捕。

他說,更令人擔心的是,一旦簽署協定,為中共遊說效力的一些代理人就會乘機大量湧入。「從開始和根本不準備按遊戲規則出牌,不願公開透明、不誠實的人做生意的那一刻起,你就變得愚不可及,以為自己能按自身標準改變對方。」

他還說,正常的雙方協定,即使過於偏重一方,他都可以接受。但問題是,和中共打交道,加拿大只會引入更多中共遊說代理、引入更多來監視加拿大華人社區的不懷好意的人和機構,更多中共特務來搞監控和盜取加拿大科技,最後完全讓中共佔上風。

中共影響無處不在

2005年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向澳洲投誠時,曾揭露加拿大境內到處充斥著中共特務、線人和為中共利益吆喝的前台組織形成的特務網絡。前中共國安郝鳳軍2005年向澳洲投誠時,也揭露中共在加拿大有一個千人組成的特務網監控法輪功學員一舉一動。

2010年,CSIS時任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透露,加拿大眾多政客都受到外國政府影響,其中搞得最厲害的是中共,一時間引起軒然大波。

卡蘇亞說,現在問題是,中共在加拿大各級政府中安插的影響代理人經過多年和幾代人經營,已經在加拿大形成一個龐大高效的網絡。2012年加拿大政府不聽安情局力諫和多方警告,批准中共國有企業收購加拿大天然氣巨頭Nexen,很可能就是中共在加拿大內部安插的影響代理人從中搗鬼。現在中共已非常諳熟這一套,目前在亞省的爪子也伸得很開。

他說,中共企業對加拿大重大企業收購,只會加強中共對加拿大影響。有些人可能會說,美國、以色列和歐洲國家也在收購加拿大企業,但兩者本質區別是,這些國家收購加拿大企業,加拿大企業還能夠到這些國家做生意,以自己的方式向對方施加影響。而和中共打交道,門都沒有,中共動輒以威脅國家安全為藉口,根本不允許任何外國機構參與其戰略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