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11月底試射飛行距離足以覆蓋全美的火星-15洲際彈道導彈後,人們紛紛猜測北韓為何執意對抗國際社會。有美國軍事專家認為,中共刻意讓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升級。

軍事專家奈德斯(Daniel Nidess)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專文說,截至目前為止,各界對北韓核武問題的討論呈兩極化,其一是中共對金正恩政權不感興趣,與其它國家一樣,視其為一個威脅和平與穩定的政權;不過,現在的北京對平壤的影響力,並非如其它國家所想的那麼大,而且北京當局擔心對北韓施加更大的壓力,會有大量北韓人逃到中朝邊界,造成人道主義災難。

另一個論點是,中共對北韓即使有影響力,也沒有興趣和美國合作,加大力度施壓北韓,因為中共向來將北韓視為其與駐韓美軍的緩衝帶,儘管對平壤的不穩定性和不可預測性感到擔憂,但是北京更關注的是美韓聯盟對中共的威脅。

奈德斯認為,除了這兩種論述外,還有第三種的可能性,即長期以來中共的目標是刻意讓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升級。

文章說,在北韓核武問題上,中共的真正目的是在利用北韓掣肘美國、弱化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終極目標是要讓美國退出亞洲,中共取得主導地位。

過去二十多年,美國主導的外交談判、經濟制裁和威脅,都無法阻止北韓發展核武,最終所獲致的結果是:美國信譽遭到傷害。亞洲國家在考慮要選擇支持美國或中共時,看到的現實是,一個世界強國無力迫使一個貧窮國家就範。

奈德斯在專文中說,中共利用北韓突顯美國的力量和影響力的極限,符合中共在亞太地區的戰略目標,即弱化美國在這個區域的信譽。

要減損美方的信譽,中共不需要積極拉攏平壤,只要容忍北韓發展核項目、指導北韓的科學家,以及提供維持金氏政權的外交和經濟上的支持,這樣就足以使北韓危機升級。

隨著緊張局勢的升高,美國歷屆政府在制朝問題上,越來越顯得無能為力,聲望也隨之下滑。

奈德斯說,特朗普呼籲北京幫助解決北韓問題,將使北京更有機會進一步走向試圖讓美國退出亞太地區的終極目標,這也是中共此前提出雙方克制的「雙凍結」對策的真正目的。

對於中共的戰略,奈德斯建議特朗普政府的回應必須是加強和亞太國家的聯盟關係,而不是削弱盟友關係。

中共在亞太地區採取的侵略性擴張領土戰略,以及任由北韓威脅的日益增長,已促使美國盟友開始採取步驟擴大軍事力量,包括武裝自己的島嶼。對此,奈德斯認為,美國應該主導及協調亞太盟國,從日本到越南及泰國,凝聚這些國家的力量。

這樣的結盟,表面上是為了應對北韓導彈威脅,實際上是在挑戰中共的野心,這是最令北京官員擔憂的結果。

奈德斯建議,在應對北韓核武的問題上,華府必須轉變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認清中共放任北韓挑釁是為了達成其亞太戰略的目標:削減及最終消除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並使中共在這個地區佔主導地位。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特朗普政府必須避免落入北京的圈套,而是要明確地表明,北京如果不配合遏制平壤,並不會削減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反而會增加美國在亞洲的信譽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