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姪女患了精神分裂及抑鬱症十幾年,多年來正統醫療及各種辦法都試盡,病情依然毫無改善,試想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女,一生若如此虛度,朋友無論做甚麼,都會樂意嘗試。有天,朋友問我可否帶她的姪女請神問事,我說當然可以,但她的宗教信仰為基督教,如此這般,會否違反她的教義?朋友說:「我已試盡所有辦法,她基本上都全無改善,十多年來的精神科藥物,只有增加,沒有減少,甚至她的體形,也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而不斷增大,而人卻亳無反應,呆呆滯滯,永遠推不起,拍不動,我不想她的一生就此毀掉,有一絲希望,都要嘗試。」

其後,我帶她和姪女一起見廟祝,廟祝請神後便說:「她大概7歲時到一家寺廟,受到外邪入侵,三魂七魄都差不多散盡,人基本上已沒有主宰。當年遇到一些假和尚,對她和她的媽媽做了些手腳,所以兩個都失去了主宰。」原來少女的媽媽,十多年前帶這位小妹妺到一間寺廟拜神,結果被騙,偷偷賣了樓及帶走所有資產跟一個和尚遠走上海,離棄小女兒及她的丈夫。「地獄門前僧道多」,修道學法,有邪有正,世間總有些著起袈裟的妖魔,穿上醫生袍的屠夫,及表面是老師教練的禽獸。人心不正,如果沒有地獄閻王,因果報應去懲罰這些壞人,真有點心理不平衡!

廟祝做了些儀式幫這位少女驅走外邪,更邀請她和爸爸到廟中小住,徹底把外邪根除。另外,大家又帶這位少女看一位草藥醫生,大概飲了二十多劑藥,少女的體形,面色,反應,對答都有很大改善,其後兩父女又到廟住了一星期,每天誦經拜佛,少女由全無反應,回復到基本禮儀應對,甚至開始思考前途人生。大家都很開心她走在復原的路上,而最近見精神科醫生,十多年來,更首次因病情好轉而減少服藥劑量。我問朋友:「你帶姪女見廟祝時有甚麼心情?畢竟你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她說:「我全程心裏都不斷向神禱告,請祂原諒我啦,自己已經用盡所有辦法,請神幫助我,甚麼方法可幫助她,請讓我嘗試。」我說:「神用另一種形式顯示了神蹟,基督大愛,犧牲精神,在你身上體現。愛真的是超越界限。」

朋友說:「為了姪女,顧慮不了太多。而且行善,可以做就做,大概如你們所說的隨緣樂助,何況是弟弟和姪女。好像她媽媽當年帶走了所有資產,為了幫助她兩父女,我買了一層樓給他們居住,而現在樓價當然升了不少,好心有好報。至於她媽媽在上海用盡所有金錢又被人拋棄,回到香港,居然又會找我幫忙,你信不信?我又提供她住宿,同樣是好心有好報。」我笑說:「你有本事,更有好心,所以神必定安排一條好路給你走。好心當然有好報。」朋友說:「你可能不知,姪女和我一向不咬弦,即使我為她做了多少事,她對我仍然冷淡不堪,當然我也理解她是病人,但人始終是人,受七情六慾、及別人的反應而困擾,我只能Love without condition, give without reason and care for her without expectation.」我心裏對這位朋友佩服亦難過,對人好,既要有犧牲精神亦要有慈悲心,而往往人心受外物掩蓋,鐵石心腸多,古道熱腸少,懂反省感恩的更少,儘管你已嘔心瀝血,竭盡所能,換來的仍是不斷的磨練及更多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