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郊舊宮鎮的街道和巷子裏如同一片廢墟:破瓦殘桓,成堆的廢棄衣服和家具。

當局命令聚居在這裏的農民工幾天之內搬走,否則他們將斷水斷電。

美國「國家公共電台」報道說,在一條後巷裏,兩個女人在費力地把家具從破房子裏搬到街邊小車上。一些雞蛋盒和蔬菜堆在室外簡易廚房的案板上。

「這對我們普通人太不公平了。」一個女人嘆氣說,「我們遭了太多罪。畢竟這麼多年我們都在這裏工作。我們不得不拋下一切回家。」

這位婦女來自河南省貧窮地區。她和她丈夫已經在首都住了10年,靠出售建材、裝修房子謀生。

北京從上個月開始的大驅逐行動引發今年最大的政治爭議。緊跟北京的步伐,其他大城市,比如上海和廣州,也開始驅逐農民工。通過這樣做,中共政府逆轉了40年來農民工進城的潮流。這股潮流幫助推動了中國的經濟改革和增長。

隨著大驅逐行動展開、農民工的家園被夷為平地,路邊早餐小攤、鞋匠、鎖匠、送貨員統統消失了。一些北京老居民、大學畢業生和白領也流離失所。

雖然農民工也是中國人,但是由於戶口制度,他們在北京卻被視為二等公民。

在大興區大火燒死19人之後,北京市政府要求該地區在12月底之前拆掉非法的、不安全的房子。農民工的商店、工廠、倉庫和公寓區也成為目標。

「如果他們只是修繕逃生通道,那也不會對住在這裏的人造成任何影響。」來自河南的女士說,「他們就是對農民工不公平。」

威斯康辛大學人口學專家易富賢說,如果農民工離開北京,首都將變成中國的鐵鏽帶。北京人口在老化,農民工現在佔據20~39歲居民的一半以上。

易富賢認為,中國經濟中心正在經歷一個歷史性轉移,從大城市和沿海出口重鎮轉移到中國的西南,那裏的薪資更低,工人更年輕,生育率更高。

易富賢說:「如果你在北京再待10年,你將見證這個城市的衰落。」

北京的大驅逐行動尤其引發眾怒的是,他將農民工稱為「低端人口」。

「中共不但這樣說,他們實際上還將其寫入政府文件。」易富賢說,「這很荒唐。」

舊宮鎮後巷的另外一名婦女已經在拆遷風暴中多次轉移。她和丈夫在北京努力工作了7年,支撐著6口之家。她記得10年前的北京奧運主題曲是「北京歡迎你」。

「在2008年,北京歡迎我們。」她回憶說,「去年,他們開始讓我們走。今年,他們試圖把我們全都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