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浦紫苑  

原來綽號是認真先生啊,荒木逕自滿意地點了點頭,太好了!因為編字典這種不起眼的工作,不認真嚴謹的人終究無法勝任。〔註:「馬締」和「認真」的日文發音相同,皆為(majime)。〕

女同事對著再三確認架上整齊狀況的男子大喊:「馬締先生,有客人找你。」

我不是說了我是字典編輯部的人,怎麼是客人呢!真是搞不清楚狀況啊!

雖然有點生氣,荒木念頭一轉:「她所謂的『客人』或許只是純粹的『拜訪者』,沒有『外面的人』的意思。」安撫了心裏的不悅。

相較之下,這位男子被喚作「認真先生」才令人好奇呢!他到底有多認真,才得到「認真先生」的封號呢?這裏既不是一下課學生立刻奔向夕陽的校園,也不是經常穿著牛仔褲上班的警察署刑事課,這裏可是每個人都埋頭苦幹的出版社,但卻有人被取了「認真先生」的綽號,可見這個人的認真程度是超乎想像地終極吧!

絕對不能放過這樣的人才!荒木更加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眼前的男人。

被女同事一叫,男人回過頭來,戴著銀框眼鏡。「他明明戴著眼鏡,綽號卻不是『眼鏡男』而是『認真先生』。」荒木再次在內心演著獨角戲,同時,手腳瘦長的男人搖擺著長長的身體,慢慢走近。

「您好,我是馬締。」

不、不會吧,連本人都直接稱自己認真?!

荒木幾乎驚嚇地倒退三尺,只能強作鎮定。原本一心想要挖角這男子的念頭,正急速萎縮中。

他竟然把綽號當成名字介紹自己,真是大言不慚,他心裏的某個角落一定瞧不起認真的態度吧,怎麼會有人不看重認真呢?!再怎麼樣,我都不能將編字典這麼重要的事交給這種人。

荒木無言地直瞪著眼前的男子,對方露出困惑的表情,他將又毛又膨的頭髮往後撥,似乎突然想起了甚麼似的,從襯衫口袋裏拿出名片夾,說:「請多指教。」男人微彎著腰,雙手遞上名片。一連串的動作緩慢且帶著些許笨拙。

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隨便遞出名片,何況我是同公司的人耶!荒木忍住失望和憤怒,視線落在男人手上,長長的手指前端指甲呈圓弧狀,修剪得整齊乾淨,手上的名片寫著:
株式會社玄武書房第一業務部 

馬締光也

「馬締……光也……」

「是的,我叫馬締。」

馬締微笑著說:「讓您誤會了吧?」 (節錄完)◇

——節錄自《啟航吧!編舟計畫》/新經典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