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的硝煙雖過,後台的車馬殘局卻依然在下。說是殘局,是因四處穿孔的中共大船,已到了行將沉沒的前夜。處於讀秒階段、又是注定滅亡之局,無論棋盤、棋子如何油光澄亮,都只能算苟延之對陣。但船上習江兩位一明一暗的舵手眼下還在爭奪方向盤,鬥得滿頭大汗。

從棋面看,習近平在廣義政治局層面取得大勝,25席取了15席。但在政治局常委層面,折了一個至關重要的王岐山,習的「不惜代價保武松」沒有成功,三朝謀臣王滬寧成為最大的平衡版圖的黑馬。

不過,自以為得計的暗黑舵手江澤民還是漏算了一招,就是習先生是個不按棋譜下棋的棋手。

這不,怪招很快就來了。

第一招,是習讓其清華同窗、新任中組部部長陳希兼任了中央黨校校長,而此前這個職位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現屆為王滬寧)兼任早是慣例。這樣一來,黑馬王滬寧就變得不那麼黑,倒是陳希這隻黑天鵝,黑得有點頭頂發光。

第二招,是讓王岐山列席政治局常委會,並以普通黨員的身份出任國家副主席。雖然這還只是港媒的消息,須到明年3月才能揭盅。但經歷幾次傳聞的「助推」,《南華早報》這最新一推,也是迄今為止最有力的一推,斷然不是空穴來風。

這一招的關鍵是列席政治局常委會,而非出任虛銜副主席。中共此前由紅色資本家、中共地下黨員榮毅仁任國家副主席都試過,所以,老王留任副主席並不出奇,出奇的是可在中共最核心會議發聲(但沒有投票權)。

在早年的中共八老之後,能列席政治局常委會的通常不會低於中央委員(不包括講課者之類的),王岐山只是名普通黨員,得此「特權」,其發言又有習撐腰,個中用意自不待言。

第三招,就是新近披露出的韓正可能與汪洋換位,前者出任政協主席,後者出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證據是,12月5日的臺盟第十次全盟代表大會在京開幕,韓正代表中共中央致賀詞。而參與台盟這樣的「統戰活動」,是政協主席的份內職責。按中共內部分工慣例,這絕不是韓正閒著沒事「越界活動」,而是折射出高層有了新的內定安排。

加上11月20日的深改組會議上,原定的一個由常務副總理兼任的副組長職位,韓正沒坐上去,反而是汪洋代之。這個就更能說明問題。

筆者以為,按十九大之後,政治局七常委亮相的順序來看,依會前習江陣營激烈討價還價的結果,排名第四的汪洋(團派)確是任政協主席,排名居末的韓正(江派)謀得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的位置。

但是,習近平很可能在把控大局後發動了突然襲擊,改變了這個安排,讓汪洋和韓正調換了位置。

在2015年7月底,中共政治局決定設立中央統戰領導小組,但是事後一直沒有公佈誰是組長,但從地方的統戰小組長是由省委書記擔任來看,外界都心知肚明,是習自己坐上了這把椅子。

自此以後,原來在中共黨內分管統戰的政協主席,就是完全成了習的副手,被架空了。習下出第三招非常規人事棋,是想幹甚麼呢,大家看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