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頭版

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不僅要否定人的生命來源於神,還有一層含義,是掩蓋它自己不是神而是「邪靈」的真實本質。具體而言,有兩個方面:

第一,人如果相信有神,就相信有魔。在任何一個宗教中「上帝—撒旦」和「佛—魔」都是對比著出現的,因為神度人的時候必然會告訴人:人會在信仰中遭到磨難,這些磨難很多都是魔的誘惑。因此共產黨就告訴人「沒有神」,這樣也就等於告訴人「沒有魔」,從而掩蓋了它是魔的真相。

第二,當人不相信有神的時候,人就放棄了神的拯救。這樣,即使神要救人,人也不接受,神最終被迫放棄人。這時候人自然就落到了魔的掌中。

文革後,中國人在反思歷史中,也認識到中共黨魁被捧上了神壇。這是非常表面的認識——黨為甚麼能把黨魁捧上「神壇」?這個現象的實質是:共產邪靈篡奪了中華文化中、中國人心中原本屬於神的位置。

世上遭受無數痛苦的民族,無一不是因為過早地背離了自己的神。沒有神的護佑,苦難如影相隨,前途一片黑暗。

一個人被邪靈附體,痛苦至極;一個國家被邪靈附體,國家的主宰在邪靈手中,民族的大腦被邪靈掌控,這個民族必定萬劫不復。就連邪黨的黨魁們也逃不脫和其他人一樣悲慘的結局。因此,認清邪靈、拋棄邪靈是人類的共同使命。

2)毀滅通天的中華文化

中華文化從其發端就蘊含通天的真機,為將來得救的世人能夠明瞭神的開示做了周全安排。「伏羲氏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帝王世紀》如是記載伏羲氏創製書契(上古文字)和八卦。五千年歷朝歷代,神帶領中華民族不斷充實了中華文化的豐富內涵,博大精深,充份體現了神的眷顧和護佑。

人是神的子民,神的造化。一方面,人的外在形體、內賦秉性是神按照自己的特點造的。人倫價值來源於神,人應當修德敬天,順天意而行以報天恩;另一方面,人體是個小宇宙,《黃帝內經》中論述了人體內以五臟為核心的五大系統,通過五行和外部世界各方各面的宇宙對應,即「人之合於天道也」。人順天道修煉可以養生,甚至得道回歸神的天國。這是貫穿中華文明的修煉文化。

中華傳統文化的各個方面都是通天的,人體、陰陽、五行、八卦、太極、河圖、洛書、中醫、文字、音樂……都是和宇宙全方位的構成相對應的,人稱「全息」。懂的人就能看懂內在的關聯,其中有宇宙範圍、有天象、有陰陽、有否泰、有善惡、魔要搗亂、惡運降至、神要救人、人要選擇等等。

共產紅魔在破壞傳統文化的過程中,也從人身上開刀,把人的心靈、生活、知識一刀刀與神切斷,讓人糊塗迷茫,不願看懂、甚至願意也理解不了通天文化的內涵。紅魔的目的和手法都是在切斷人和神的聯繫。人如果無法理解傳統文化的內涵,道德標準就會喪失,人類的行為就會變異下滑,直至被淘汰,這就是紅魔達成其終極目的的方式。

3)敬神祭天的生活方式被剷除

共產邪靈竊據神位以後,全面地重新安排了人的生活內容和方式。

中華傳統中,祭祀敬神是國家的頭等大事,其重要性排在軍事之前。敬神是幾千年中華傳統中最顯著、最重要的文化現象和生活現實。

對中國人而言,神無處不在,從生老病死、婚嫁姻緣、生兒育女、學業仕途、福祿運勢,萬事之吉凶成敗,都有不同層次的神祇在安排。故曰「三尺頭上有神靈」。諸神之上,是「上天」或「天帝」、「上帝」。「天帝」在古代中國是專指宇宙的「至高神」,即「創世主」,而非眾神的泛指。

所以,傳統文化從來講究敬神禮佛,人必須敬神祭天與神溝通,修德以順天意,求其護佑福澤,這是中華民族的生活方式。

在傳統社會裏,人們相信基本的社會倫理、價值觀是上天給人規定的,謂之「天理良心」。做了壞事即使沒人看見,「老天有眼」看得見。善惡有報是基本常識,壞事做絕的人,比如今天的毒奶粉、地溝油、見死不救等等,被罵作是「天殺的」,不但自己要遭上天懲罰,還會殃及祖宗和子孫。

中國人相信,神用永恆的天理衡量人間的一切。這種不變的天理,奠定了使社會穩定運行的基本道德價值觀。

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後世景仰的帝王如神農、黃帝、堯帝、舜帝,以及夏禹都在泰山舉行過祭天、祭地大典,稱為「封禪」。建於明永樂十八年的「天壇」,作為明清兩代祭天之所,面積為紫禁城(故宮)的四倍,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祭祀建築。

中共建政之前,廟宇、道觀、祀堂、佛堂遍佈中國。走進廟宇,除了慈悲的神佛像,還有威嚴的金剛、判官等,肅穆的氣氛以及醒目的警世之言,自然而然地讓人感到肅然起敬。

共產邪靈砸碎了這些讓人在生活中時時和神聯繫著的廟宇神像,也通過欺騙洗腦讓中國人完全脫離傳統的生活方式。黨文化用「迷信」二字斷絕了人生活中任何同神有關的內容。如今「神」的概念內涵已經從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被剷除。禮神的虔誠和謙卑被換成了為篡上神位的邪靈「奮鬥終身」的入黨、團、隊血誓,連死去都被換成了見西來幽靈邪教徒馬克思。人們從來沒有想過,為共產邪教奮鬥終生是對神的背叛,是為篡取神位的邪靈「拋頭顱灑熱血」。

黨讓人的現實和神完全脫節。中共把「神」變成了人們心中的一個空洞的概念。當「神」成了一個簡單的抽象概念時,就失去了和人日常生活的聯繫。現在的人大概只知道,求神是為了生兒子、發財、陞官、升學,殊不知往往求來的卻是狐黃鬼蛇。神要救人,可人已經不認識神,卻去求拜魔鬼,豈不危哉!

4)建立黨文化的魔教場

只是從人中洗劫神造的一切,共產邪靈並不滿足。為了實現其終極目的,它同時在人間建立了一個巨大的黨文化魔教場,讓人「自然」地生活在其中而渾然不覺。黨從暴力殺戮開始脅迫人們生活於其中,到大「騙」讓人習慣生活於其中,直到人以為世界就是這樣構成,自覺地服從這個物質場的規矩和限制,想共產黨之想、言共產黨之言。黨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的前途」,人們就想,「離開了共產黨,誰能領導我們的國家」;黨說「反黨就是反華」,人們就混淆了誰是黨誰是中華。

在黨國中,國人沒有信仰的自由,不能自主地選擇信仰。人不相信有神,不知道自己有信神的權利,共產黨的邪惡伎倆得逞了。

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神度人,都有相對應的天國世界。黨也模擬著為中國人造了一個黨文化的生活範圍,一個封閉的沒有上天的人間物質環境。

黨文化有一套生活準則,還有一套語言系統,全面涵蓋黨國的生活內容。其中有對「天堂」的重新定義,有污蔑、否定神的理論體系,有黨的魔教黨章,有黨魔教的組織生活和規定,有實現邪靈目的的行動綱領,有「革命」指導思想,有黨魔教的組織路線和幹部路線,有黨的魔教教職人員的稱謂,有「運動」的發動和進行,有整人的操作程序,有逆道德陞遷的審核標準,有違背天理良心的獎懲制度,有整人害人的培訓,有洗腦的機制,有歪理邪說發佈的機構,有除了日期別無真話的媒體,有裝好人不像、演壞人不用裝的藝術……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黨重複一百遍的謊話,成了真理和前進目標。黨欲征服世界的狂妄,成了國人的驕傲。黨給人一個遲來的且並不合格的「小康」,人們心滿意足,從財小氣粗終於變成財大氣粗。如果黨給大家漲了點工資,印出一千元面值的鈔票,明天卻讓人的生活品質下降,不要驚訝。黨的手法從來是多變的、反覆無常的,但黨的本質沒有變,也不會變。

黨文化中還有「恐懼」。黨也知道自己太壞,現在禁不住人們罵黨。好吧,那就讓人們小罵吧。如果膽敢真批評,高智晟等支持正義的律師就是「榜樣」。在中共有限度放鬆的環境中,一旦觸及到黨不容許的邊緣,就會監獄酷刑伺候。人不敢觸碰黨的敏感神經,不敢挑戰黨的脆弱底線,因為恐懼其實是無處不在的。就是到國外生活,恐懼也隨身攜帶著不放,關起門來,躲在廁所裏也不一定敢罵黨。這真是一個很難逃脫的黨文化物質場,甚至能夠「超越時空的限制」,走哪兒帶哪兒。

2.  神傳語言文字與殘體漢字

1)神傳文字,蘊藏天機

語言和文字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和世界上其它文種不同,漢字很像天上的文字,只是筆劃不同,漢字的讀音也和宇宙有著連帶關係。

古聖王伏羲仰觀天象,俯察地理,觀鳥獸之文,近觀自身,遠察萬物,創造了書契和八卦,用來溝通神並呈現天地萬物的情狀。《易經‧系辭上》記載,「八卦造成後,倆倆交疊,成為六十四象而成易,天下萬事都包羅進去了,沒有遺漏。」後世得以通過易經六十四象了解天意。中華文化從創始之初,就是意蘊深邃、直接通天的,全面反映宇宙天地之真相,即「全息」的。易原本沒有文字,被稱為無字的天書。

同樣,神給人留下了方便記實和使用的文字,蓋因八卦和漢字二者都是對天地萬物本質之全息反映,人們也可以通過測字來了解天意。黃帝時代,神倉頡參照伏羲的八卦,創製了漢字。從倉頡「窮天地之變,仰觀奎星園曲之勢,俯察龜文鳥羽山川指掌而創文字」(《春秋元命苞》)可見,漢字和八卦同源,機理也都通天。中國人據此觀察天象,了解天意,順應天道、天時和天象的變化;推行和學習人文,教化成就天下眾生,基奠連綿不絕的各朝各代文化,形成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

中華文明生於神的造化,是與神相感相通的,內涵博大玄奧。漢字是承載與記錄中華神傳文化的工具,其內涵必須博大到足以承載如此高深恢弘的神傳文化體系而無遺漏。東西方都有人說,中國古文字像「天書」。這是因為中國古文字的確包含天機,蘊含天地萬物之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