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藩市舉辦的TechCrunch Disrupt已儼然成為新創圈的「奧斯卡」盛會。(曹景哲/大紀元)
在三藩市舉辦的TechCrunch Disrupt已儼然成為新創圈的「奧斯卡」盛會。(曹景哲/大紀元)

近年來,矽谷地區的新創企業(Startups),特別是科技或軟體產業,在創業區位的選擇上,開始出現從矽谷轉向到附近的三藩市的傾向。雖然該處鄰近矽谷地區不遠,僅40~60英里(65~96公里)車程距離,但空間型態上差異卻有極大不同。 從最新的數據資料顯示,雖然三藩市的相關經濟出產整體仍落後於矽谷地區的總和,但在新創企業獲得投資的比重上,卻明顯超越了矽谷。畢竟,當投資者願意花大筆資金在風險極高的新創企業上,表示預期看好與獲利可能。

以「經濟學人」在2015年發佈的「1995年至2015年灣區高市值企業分佈」,早期(1995~2004)年間,矽谷的高估值的新創企業多半位居於聖荷西(San Jose)、帕拉奧圖(Palo Alto),北到紅木城(Redwood City)一帶。然而從2004年開始,三藩市市區陸續出現高估值的企業,如Sales Force、Dolby等,而到了2010年~2012年間,更進一步聚集更多影響全球的企業,如:Twitter、Square、Airbnb、Uber、Jawbone、Yelp、Dropbox、Deem、Splunk與Zynga。

矽谷研究機構「Joint Venture Silicon Valley」在2016年研究報告中指出,近年三藩市的企業被投資比例大幅上升。2015年的創投資金數量,三藩市為133.4億美元,首度超越了矽谷的111.3億美元。而且從天使資金(Angel investor)來看,三藩市從5年前開始,就超過矽谷了。

三藩市山台北經文處科技組組長葉至誠,研究了三藩市和矽谷的模式後認為,資金隨著企業走,企業跟著人才走,哪裏人才聚集,企業也會扎堆。三藩市催產出了多家獨角獸(Unicorn)企業,例如:Airbnb、Uber、Lyft與群眾金融服務平台的Social Finance企業。獨角獸企業,是指成立不到10年,估值已經超過10億美金的高價值企業。

葉至誠表示,矽谷與三藩市的高科技公司都提供優厚的福利待遇,一般都有免費的餐飲服務、通勤巴士、健康保險,甚至在辦公室還有健身、按摩服務。不過,三藩市是美國西海岸歷史最悠久的大都會,城市裏到處可以看到有百年歷史的建築。而且三藩市三面環海,屬溫暖的地中海氣候,而矽谷雖然靠近三藩市灣,但乾燥高溫。

葉組長還說,三藩市的長和寬都只有7英里,是人口密度很高的都會地區,而矽谷地區則是偏向相對鬆散的城郊型態。三藩市擁有良好的基礎建設、餐飲休閒與交流聚會環境,熱鬧時尚的都會生活,吸引了年輕人的聚集。因此在三藩市南方的矽谷公司,不得不租用大量巴士到三藩市來接送員工。有數據顯示,每天大約有800輛、1千多趟高科技公司通勤巴士,奔波在三藩市到矽谷之間。

除了氣候、生活之外,葉至誠表示,三藩市的嬉皮士文化也是吸引年輕人的重要原因。嬉皮士文化雖然起源於東海岸,但在三藩市找到了沃土。這種氛圍,讓年輕人更容易交流、互動,也能敞開心扉,在思想碰撞中產出創意的火花。不過,葉至誠也承認,三藩市灣區的亞裔,主要是華人和印度人眾多,他們更偏愛矽谷的環境,而西方的年輕人則更喜歡三藩市。

另外,三藩市曾經是金融都市,有大量的銀行和金融公司,在2007年的金融危機中飽受打擊。市區的金融機構大量倒閉,釋出了許多辦公空間,也為此後新創公司大量進駐提供了契機。

葉至誠最後感慨地說,在三藩市灣區能感受到一種無處不在的科技氛圍,這是其他地區想學矽谷但卻很難複製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