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受傷的北韓脫北士兵被運上美國黑鷹直昇機時,美軍上士辛格(Gopal Singh)表示,作為直昇機上醫生的最後一個任務,是為這名士兵祈禱。他當時不認為身中五槍的士兵能活下來。

《華盛頓郵報》12月2日報道,辛格是美國第八集團軍第二戰鬥航空旅的一名醫生,駐紮在南韓漢弗萊斯營。他說:「我可以立即告訴他,如果我們沒有開始急救他,飛機沒有及時起飛,這個人在15分鐘內可能會死亡。」

當時美軍這組急救人員並不知道他們的病人是一名北韓脫北士兵。24歲的伍姓(Oh Chong Song)士兵在11月13日穿越兩韓非軍事區(DMZ)脫北時,遭到北韓邊防軍槍擊,身中五槍,但他設法躲藏在非軍事區南邊的一座建築物後面。

他躺在一堆葉子中長達30分鐘,直到南韓士兵能夠爬到他身邊,把他拖到安全地方。

當南韓士兵在救助脫北北韓士兵時,一名黑鷹直昇機醫療小組的無線電操作員洛佩茲(Karina Lopez)在非軍事區南部美軍基地凱西營值班,她接到一個電話,說需要緊急醫療護送。

這個機組團隊七天一個周期工作四天,全天24小時隨時待命。他們與消防隊員或救護車隊的情況類似,應對緊急醫療情況。六十多年來,美國和南韓軍隊一直在與北韓對抗,非軍事區是前線。軍方負責人說,這件事突出美韓聯盟的重要性。

洛佩茲接到下一個電話,要求機組人員到兩韓邊境的共同警備區(JSA),她被告知有一名士兵遭槍擊。機組人員在七八分鐘後到達,發現在JSA值班的醫務人員和受傷朝兵正在等待直昇機。

24歲的伍姓(Oh Chong Song)士兵在11月13日穿越兩韓非軍事區(DMZ)脫北時,遭到北韓邊防軍槍擊,身中五槍。(視像擷圖)
24歲的伍姓(Oh Chong Song)士兵在11月13日穿越兩韓非軍事區(DMZ)脫北時,遭到北韓邊防軍槍擊,身中五槍。(視像擷圖)

「他真的在走向死亡」

當士兵被送上「黑鷹」號,辛格意識到病人傷勢嚴重。他說:「我實際上是在禱告,因為我看到他所處的狀況。他真的在走向死亡。」

北韓士兵肩部、胸部和腹部中彈,大量流血,JSA的人員已經為他的這三個部位止血,但士兵呼吸困難。

辛格對北韓士兵進行了針胸減壓,刺穿士兵的胸腔,放出裏面的空氣。他說:「我知道如果不這樣做,他可能會死亡。」他解釋說,因為一旦他(北韓士兵)的胸腔充滿空氣,就會損傷他的心臟和肺部,這樣他無法活下去。

當直昇機升空時,北韓士兵呼吸困難,已經休克。他的手腳發青,脈搏虛弱。直昇機飛行員岡姆(Nathan Gumm)和提若(Eric Tirro)把油門推到了最高點。

岡姆說:「這很難,因為我們可以聽到醫生聲音中的焦慮。」這個機組的組長摩爾(Carroll Moore)補充說:「情況非常緊急,因為他(醫生)正在不停地工作20多分鐘,試圖確保這個傢伙活下來。」

手術醫生:(中彈的)北韓士兵像一個破碎的罐子

最終,直昇機把北韓士兵送到首爾南面的亞洲大學醫院(Ajou University Hospital)。那裏,創傷外科李姓醫生(Lee Cook-Jong)正在等他們。

李醫生後來表示:「如果不是他們(美軍)的緊急措施,他(北韓士兵)會在到達醫院之前死亡。」

CNN12月4日報道,直昇機飛行了大約25分鐘抵達醫院。李醫生對美軍機組小組的迅速行動表示感謝。他在描述當時場景時說:「他(北韓士兵)的生命體徵非常不穩定,他正在死於低血壓,他正在死亡。」

李醫生,「他就像一個破罐子,我們無法為他輸入足夠的血。」

「這真是一個奇跡」

目前,北韓士兵仍然在住院,且經過多次手術,正在穩步康復。他告訴醫生他想學習法律。

辛格對《華盛頓郵報》表示,這名北韓士兵為了獲得新生活和在南韓居住的機會,(不惜)付出身中五槍的代價。

他說:「這真是一個奇跡。從我在飛機上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以為他會死的。所以能夠看到他活下來,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這真令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