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後,大陸社會爆發三大公共事件,遭到輿論撻伐,其中包括發生在北京首都的兩件引發國人震驚的事件:強行驅逐低端人口、紅黃藍虐童事件,以及另外一起引發重大人道主義危機事件:為了減少空氣污染,北方多個城市下達了禁煤令,喊出「誰燒煤就抓誰」等暴力口號。

上述三大事件,因為中共地方官員的暴力施政方式,引發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危機。這幾宗事件也凸顯了中共的管治出現危機,社會矛盾一觸即發。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行動 燒出民間的火

11月18日,由於政府管理不善,北京巿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聚福緣公寓」發生大火,19人葬身火海,其中17人是外來的務工人員。人們在悲傷之際,北京當局對這場大火的善後處理,引發輿論嘩然。

事發後,北京當局以排除安全隱患等理由,強制驅逐外來打工者、低收入戶等弱勢族群。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北京當局展開「聲勢浩大」的清理行動,導致成千上萬的農民工流離失所。

許多農民工說,政府正在以火災為藉口,加大驅趕他們,以緩解城市人口壓力的力度。「強拆時要用狠招,來硬的。」前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的秘書、現豐台區區委書記汪先永對官員的內部講話在網上曝光。

「今天開始,能拆就拆,不要等到明天,今天拆了,你不就能踏實地睡大覺了嗎?」汪先永說。

隨著北京警察和公務員採取驅離外來人員的暴力影片在網絡流傳,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激起了一片憤怒和抗議;一些陸媒也隱晦地對北京官方政策提出了批評。

11月24日,有超過5,300名知識界人士聯名向中共高層多個部門發佈公開信,稱當局驅趕行為是「違法違憲和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

25日,在輿論壓力之下,北京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官媒採訪時稱,沒有「低端人口」一說,更否認「驅趕低端人口」的說法。

趙紫陽的前秘書鮑彤在推特上發文表示,歧視「低端人口」能預防火災嗎?「如此胡作非為,政府本身就在製造新的慘劇。」

紅黃藍虐童事件 民眾怒要真相

緊接著,11月22日晚,一家收費昂貴的高端幼稚園、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稚園猥褻、虐童事件遭曝光,震驚海內外。

有家長對陸媒表示,不僅有十多名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疑似曾經遭「打針」以及「餵食不明藥片」外,孩子還向家長講述有「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叔叔也光溜溜,大家也光溜溜檢查身體」,甚至「跟小朋友做活塞運動」(性侵)。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三位涉事家長向媒體曝光孩子被虐待、猥褻的真相。(影片截圖)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三位涉事家長向媒體曝光孩子被虐待、猥褻的真相。(影片截圖)


隨後,陸媒紛紛起底幼兒園所在的總公司、在紐約上市的紅黃藍教育。資料顯示,紅黃藍教育(RYB Education Inc.)註冊地是開曼群島,今年9月27日在紐交所掛牌上市,其大股東包括曹赤民、史燕來和上達資本的孟亮。

新唐人網站所做的調查表示,紅黃藍教育第一大股東孟亮的家族與軍方高層有緊密聯繫。網民「老燈」11月25日在推特上爆料,孟慶勝的弟弟孟慶利,曾任中共38軍坦克團營級幹部,和退役上將張文台關係密切。

隨著事件持續發酵,中共中宣部對此下達禁令。在中共官方的干預下,網絡上關於這次事件的真相帖子、影片被大量刪除,受害者家長也遭噤聲,甚至遭刑事拘留、受到死亡威脅。

28日晚,北京警方出來的通告稱「沒發現有兒童被侵害」,「係家長編造」、園方監控硬碟「損壞」了,被外界質疑可能涉及有勢力人士而有所隱瞞。中共官方的做法激起更大的民憤,民眾要求公開事實真相。

 圖為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圖為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禁煤令 讓民眾的心寒到底

然而,就在北京兩大事件佔據媒體版面時,另一個引發重大人道主義危機的事件:北方多個城市下達了禁煤令,由於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引發民間怨聲載道。

為了整治「陰霾」,今年華北地區大力推動煤改氣。在家家戶戶陸續拆卸掉燃煤鍋爐,並且家中不再留有散煤的情況下,有許多地區根本沒在入冬前完成煤改氣,導致許多家庭無法供暖,特別是鄉村裏包括老人、孩子在內的許多人正在受凍,看不到希望。

而官方粗暴的方式令人咋舌。中共禁煤標語散發出殺氣:「見煤就拆爐,冒煙就扒房」,「誰燒煤就抓誰」,「禁煤是軍令狀,冒煙就拆房」……簡直是怵目驚心,讓民眾的心,更加寒冷到底。

有網民發帖表示:「河北涿州停氣,我們村六七千人全凍著。」「涿州有老人因為無法正常取暖已經去世。」「武清農村家用燒煤爐子取消,改為電暖氣,結果連續兩天斷電,家裏都要凍死了。」「孤寡老人低保戶王相林沒錢付煤改氣安裝費,竟然把他養的羊吃了!」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中共暴力施政失民心

彭博新聞報道,11月27日,52歲的食品供應商徐先生在臨時搭建的簡易平房裏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北京當局給了他三天的期限,必須搬離這裏。他說:「現在他們趕我們走。」「我恨誰? 我恨共產黨! 我就恨它。」

北京藝術家王鵬表示:「這種極權化的政府,從來不考慮老百姓的死活。在它的政府裏面,老百姓根本不是人,他只是一個物件。」他說:「現在可以說中國達到了一個比較飄搖的狀態,就是說人心已經散了,特別是紅黃藍幼兒園事件,老百姓已非常憤慨,因為已經破了人類的底線了。」

時政評論員袁斌表示:「共產黨68年的暴政,已把今天的中國變成了一個人權橫遭踐踏的屠宰場,一個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互害社會。我們今天遭受的所有不幸,絕大多數都是在為中共的暴政買單。不信大家就等著瞧,只要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不結束,從低端人口遭逐到高端幼稚園孩子被虐待性侵的事件仍會不斷上演,而且會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