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官方刊文曝光了體育界高層腐敗細節,如收受賄賂、操縱比賽、金牌內定等,賽事成了官員「中飽私囊」的「利器」。近年來,體育界遭習近平當局清洗,多名高官落馬。

操縱比賽

據中共最高檢察院主管的《方圓》雜誌12月1日消息,中共體壇高層腐敗怵目驚心。2014年7月,中共中央巡視組進駐國家體育總局巡視。

之後,國家花樣游泳領隊俞麗涉嫌收受賄賂,操縱比賽,被帶走調查。

文章披露,近年來,少數體育官員成為重要比賽結果的操縱者。如,在第十二屆全運會上,為「照顧」東道主遼寧隊的「金牌任務」,俞麗收受遼寧游泳中心主任20萬元的賄賂,導致花游項目出現重大評分糾紛。

賽後,四川隊選手蔣文文/蔣婷婷組合召開新聞發佈會哭訴「金牌內定」,說「賽前就有人放話,遼寧組合一定會得到金牌」。很多證據則都指向俞麗,其有「操控比賽」的重大嫌疑。

而在中國體育界,很多金牌項目的背後都有一個俞麗式的人物,他們在各自的圈子內擁有很高的權威和「話語權」,掌握著運動員的「生殺」大權,甚至操縱比賽。

如,因與中國跳水隊的某領導「交惡」,在十運會上,跳水名將田亮被打壓。賽前,一位體育界高層要求「無論田亮跳得有多好,最多只能給 8.5分」。

比賽中,在田亮一次完美入水後,除一位裁判按標準給出9.5分外,其他裁判果然都只給出8.5分,給高分的裁判失去了「最佳裁判」評選資格,後辭職。

金牌內定

圈內一赫赫有名的跳水國際級裁判林某曾對媒體透露:「跳水裁判近乎傀儡狀態,上面想讓誰得金牌,就會授意裁判多評分,壓其他對手的分數。」

「還有的省份,為了多拿金牌,私底下搞利益勾兌。」知情人舉例,在某年冬運會男子速滑賽場,四名選手滑了一圈又一圈,卻絲毫不見短道速滑應有的衝刺與追趕等刺激場面,現場觀眾直呼「太假」,業內人士解讀「金牌內定」。

一體育界知情人士透露,類似於跳水、花游、體操等主觀評分項目,「暗箱操作」的可能性更大。

清華大學體育法研究中心主任田思源說,在中國競技體育一些王牌優勢項目上,出現了「讓你上,拿金牌;不讓你上,你無名」的誘惑;在水平一般的項目上,也存在「不花錢就難入選」的「潛規則」。

另外,除上述腐敗情況,文章披露,在體育總局內部,有的項目是主教練給出國家隊名單,有的項目是中心主管領導說了算,選拔過程不透明,選出的結果不公示。

「賄賂高官,買通裁判,甚至買通對手打假球、打黑球,是一些足球俱樂部的慣用手段。」業內人士說。

中國大小賽事,都需要體育主管部門的審批,賽事審批權成為牟取部門灰色利益的工具;賽事經營成了部份官員「中飽私囊」的「利器」。

體育界遭清洗

近年來,中共體育界遭當局清洗,多名高官落馬。

2014年7月28日至9月3日,體育總局被巡視組巡視,其被反饋的問題包括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破壞賽風賽紀;官員兼職普遍,利益關係複雜等。

在國家花樣游泳領隊俞麗被調查後,2015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單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沈利紅被調查。

同年6月25日,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被調查。據報道,肖天的妻子、自劍中心馬術部副部長田樺被帶走協助調查。

同年8月4日,國家體育總局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被調查。

2016年世乒賽期間,女隊主教練孔令輝因為涉賭問題,被停職調查。

同年12月26日,肖天被控受賄796萬元人民幣,被判10年6個月。

2017年11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信息顯示,潘志琛因受賄罪被判4年。

據海外中文媒體2015年6月報道,中紀委對體育系統的反腐動作,是根據最高層指示進行的,肖天及多名體育官員被拿下,是體育界大規模反腐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