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工商銀行股東大會於11月29日在北京總部舉行,有13名工行斷友(買斷工齡)股東代表參加,但他們被安排在小會議室,不讓進入主會議室,也不提供紙筆讓其參與投票和提問,斷友認為受到歧視,擬向證監會申訴。

而在股東會前一天,來自全國各地的四大國有銀行斷友約200人,在工行總行門口舉牌抗議,希望能夠討回他們的合法權益,讓他們能老有所養,老有所依。

不讓進主會場 下崗職工受歧視

中國人權觀察員伍立娟向大紀元介紹,「這次主要是參加工行股東大會,邀請了98人參加,工商銀行下崗職工有13人代表參加, 他們把下崗職工安置在小會議室,不讓參加主會場。連桌子、紙、筆都沒有給他們準備,他們的意見無法投到主會場去,這些下崗職工也持有工行股票,他們太歧視這些下崗職工。」

據悉,此前,在建行的股東大會上,斷友們問建行董事長,他們利潤是怎麼分配的?買斷的文件是哪兒來的?由於現場有中外記者,這問題很尷尬不好回答。所以,以後的股東會就把這些下崗職工隔離在小會議室裏看視像,無法見到董事會主要領導。

伍麗娟說,「工行前董事長是手段極辣的人,每次維權他都不解決問題,就勾結工總行附近派出所,出動武警、保安來打壓。這些下崗職工參加股東大會主要也是想提個建議而已。」

伍麗娟還表示,四大國有銀行這些董事長,當年改革的時候,都是用一種不合法的手段,威脅強迫買斷,否則一分錢不給。有人可能拿了6-7萬元,連養老保險都不夠交,所以這些年下來有很多人病死了,有些還在和病魔糾纏著。

四大國有銀行斷友的買斷工齡訴求。(志願者提供)
四大國有銀行斷友的買斷工齡訴求。(志願者提供)

斷友:擬向證監會、律協提出申訴

建設銀行買斷員工張宏向記者表示,「股東大會沒給我們安排提問時間,都是一些預設提問的問題,都是走流程走形式的。」

11月29日是工行臨時股東大會,斷友股東進去之後發現被安排的會場有問題,只有椅子,因為股東會上有個投票事項,投票單上有幾個選項要打勾,同時還要簽名確認,但連筆都沒有,甚至投票地方連張桌子都沒有。

張宏表示,「我找來律師溝通,要求進入主會場,他說主會場人滿了,我說那我去見證一下,他說進不去,我說那去看一下,也不答應。」「我們就說如果這樣的話我們要提出訴求,向證監會、見證律師的事務所所在的律協提出申訴,投訴他們不作為的行為,和股東大會歧視同權的行為。」

這次中國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及中國銀行等四家國有銀行斷友進京維權,僅來了200多人。據斷友說,很多人買了車票無法上車進京,有的到了北京出了車站就被駐京辦的人接走了,感覺當局的「維穩」力度較以往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