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梁振英標榜香港為國內與海外經濟接觸的「超級聯絡人」,國內各級幹部聞之無不嗤之以鼻。但現在看到何志平的工作,才明白何謂「超級聯絡人」及其工作的重要性。香港就「一帶一路」的角色,真正令人大開眼界。

何志平出任民政事務局長,據傳是因為替姬鵬飛等中共權貴醫治眼疾,董建華受他們的囑託,要「照顧」何志平。一位眼科聖手,從無從政經驗,遂得出任局長要職。中共高層對香港的干預,即使在回歸初期,可見一斑。中共權貴階層網絡的運作,亦呈現在市民眼前。

西方國家以美國為首,希望杜絕在發展中國家的貪腐行為,避免彼此以行賄作為競爭手段,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通過《外國貪腐行為法案》,作為阻嚇的機制。西方國家的外援,亦以促進民主、法治、良治等為目標,並以發展中國家在這些領域的表現作為獎懲的標準。

中國則獨立異行,以不干涉別國內政為原則,標榜對外經濟活動包括外援沒有附帶條件。中國的模式,自然有與西方國家抗衡與競爭的意涵;發展中國家亦歡迎中國模式,因為可提升它們與西方國家交往的議價能力。

發展中國家不少貪污問題嚴重,尤以非洲國家為甚。事實上中國的貪污問題同樣嚴峻,國企、民企等以行賄在發展中國家促成交易,自是意料中事。既然能以賄賂取得優勢,美國等西方國家自然有意揭發中國企業這類行為,破壞中國企業的形象。

香港自廉署成立以來,的確在國際社會享有清廉的形象,這亦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商業服務中心的成功要素。今次出現何志平事件,自然打擊香港的信譽。

何志平是「中華能源基金會」的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該基金會的副秘書長路祥安是首任特首董建華的親信,難怪事發後記者紛紛追問董建華。董建華不愧太極高手,以「食咗飯未?」回應記者。

雖然基金會與有關石油公司立即與何志平切割關係,但普通市民明白何志平不可能單獨行事,難道賄款是出自他個人?相信他日後出庭應訊作供,勢必吸引本港與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起碼有關的石油公司牽涉葉劍英與葉飛兩大權貴家族。

習近平上台後,國內打貪雷厲風行。但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打天下,能否杜絕行賄行為,西方媒體普遍存疑。中國政府是否願意與國際接軌,接受普遍的反腐準則;中國企業界又是否願意建立清晰的內部行為守則,清除貪腐行為?目前尚看不到任何跡象。但中國既然大舉進軍國際市場,貪污問題勢必繼續吸引國際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