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強力洗腦,顛倒善惡

共產黨把洗腦稱作「思想改造」。這種思想改造必定伴隨強制手段,使人無法主動逃脫;同時還藉助各種殘忍的精神折磨,強制使人就範。對於中共政權來說,各種洗腦手段是讓人認同接受以無神論和鬥爭哲學為核心的共產主義價值體系和意識形態,也就是所謂的「無產階級世界觀」,而本質上是邪靈對於每個個體生命進行心靈摧殘,系統敗壞中國人固有的傳統價值理念。

1)以「革命」冒充「天命」

中國人傳統上以「天命」衡量一個政權的合法性。當君王失德,背離敬天法祖、為政以德、仁政愛民的君王之道,天命就會更改,發生改朝換代。

以「天命」思想來衡量,共產黨恰恰是逆天——既不敬天法祖,又不施仁政,其政權不合法。中共要奪取政權,要標榜其篡政的合法性,就必須把傳統思想從人心中抹去,灌輸以無神論和鬥爭哲學,把馬克思那套似是而非的社會發展五個階段理論當作真理,把中國歷史強行套入其中。它據此聲稱,通過階級鬥爭帶領中國走入「共產主義」乃歷史發展的必然,標榜自己篡政的合法性;同時還要把所謂「共產主義」抬高為人類的「神聖」事業,把自己標榜為歷史發展的「必然選擇」。其本質是要替代傳統「天命」思想。

2)黨定道德 以惡為「善」

道德來源於神。神永恆不變,道德標準也永恆不變。道德標準從來不該是人來定的,也不會隨著人的權勢而變。中共在定道德的時候,就是在篡取神位;正因為中共規定道德,所以中共可以把自己幹出來的一切壞事都說成是「道德」的,才敢宣稱自己「永遠正確」。而中共規定的道德標準是可以隨著它的需要而隨時變化的。

傳統的中國人無論有沒有明確的宗教信仰,都把天理良心當作普世價值。中共思想改造首先要滅掉的就是天理良心,因為「無產階級世界觀」是不承認普世價值的,不承認超越階級的道德。共產黨判斷一個人的道德,是以階級立場劃分的。傳統中國人認為兩袖清風的官是好官。按照共產黨的世界觀,「反動階級」的官,越清廉越是維護「反動統治」,越是幫「反動階級」麻痺「勞動人民」,反而更壞。再如,中國人認為「人命關天」,見到別人生命遇到危險時,挺身相助為義行。而共產黨則認為,「人道主義」前面要加一個定語「革命的」,只能對「同志」如此,對「反動階級」越殘忍越說明階級立場分明。

這樣一來只要掛著「革命」、「進步」、「社會主義」等招牌的,無論如何邪惡、無論怎樣違背人的基本良知,皆成了「符合」歷史潮流,絕對正確;凡是貼上「封建」、「資產階級」、「攻擊無產階級」等標籤的一切行為、思想,無論在傳統思想中多麼高尚,也自動成為錯的、「反動」的。這樣就徹底顛倒了善惡標準。雖然不同歷史時期這些標籤的名稱不同,如有時叫「攻擊黨的領導人」、「顛覆國家政權」、「宣揚迷信」、「反科學」、「分裂祖國」等等,只需宣稱「黨」是「神聖」事業的歷史選擇,則一切挑戰都是批判打倒的對象。這種價值判斷,是所謂「無產階級世界觀」的核心。

這種世界觀當然不會被中國人自然地接受。列寧也認為,即使無產階級也不能自發地產生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世界觀,因此不但要給無產階級「灌輸」,更要對資產階級、地主階級進行思想改造。

中共發動了無數次政治運動,或者為了殺人立威、破壞信仰和文化,或者為了權力鬥爭、剷除異己,但無不以「革命」的名義行惡,以「無產階級世界觀」衡量打擊或拉攏的對象。

這些運動的首要後果,除了屠戮生命之外,就是強迫放棄人心中原有的傳統價值,在共產主義的架構下重建一套反道德的價值觀。因為中共造成的殘酷現實讓人認識到,傳統價值和現實格格不入,如不放棄則處處碰壁,動輒惹來殺身之禍。即便不是被直接批判打擊的對象,人們也謹慎地把傳統道德觀念深深埋起來,不敢去想、不敢去碰,生怕不小心在言語行為中流露出來。道德觀念、「天理良心」是用來指導行為的,是神給人的衡量行為的準則,這種深藏腦後的價值觀已經喪失其作用,雖未完全泯滅,實際上形同死亡。這實際上也就達到了邪靈毀人之目的。

3)殺人不見血的思想改造運動

上世紀50年代,中共發動了一系列所謂「思想改造」運動:如批《武訓傳》運動,「思想改造」運動,批梁漱溟,批俞平伯、胡適,「反胡風」,「反右」等等。

在此之前的延安整風,以及在此之後的文革也都是大規模思想改造,而整風和文革伴隨著肉體殺戮。1950年代和這些思想運動同時並進的也有血腥的「土改」、「三反」、「五反」、「鎮反」運動等,若被視為態度不老實或者抗拒改造,後果同樣不堪設想。

中共思想改造必定伴隨暴力和強制,暴力是為了造成心理恐懼,強制手段是避免受害人逃離「改造」的環境。當我們回顧那些曾經獨立不倚的靈魂在歷次運動中掙扎乃至最終順服或被絞滅的過程,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使那些沒有直接遭受肉體暴力的人,在這個過程中遭受的精神摧殘也絕不遜於拳腳。

親身經歷了中共用來洗腦的「革命大學」的人總結道:「中共的思想改造意味著暴烈的鬥爭或化學的變化」,「我們組裏有一位同學說:『這種挖思想根源的辦法就好像用鐵鉤子掏蛇洞,掏得血肉淋漓的。』」

據作家沈從文的記載,「所有學生都被逼苦思失眠,而且很多痛哭流涕。」數學家華羅庚在批鬥會上有口難辯,於是選擇了自殺,由於被發現得早,得以保住生命。

4)人倫浩劫 全民遭殃

文革期間,慘不忍睹的暴力殺戮造成和平時期伏屍百萬,流血千里,然而文革間接屠戮的靈魂卻更多。為禍之烈,甚於史太林的大屠殺。

文革的特點是全民參與,人人批鬥或挨鬥。

史太林在前蘇聯的屠殺中,把人殺死、送到古拉格集中營勞累折磨死,並不熱衷於思想上的摧殘;而中共在文革中,殺人手段殘忍毫不遜於史太林,受害者規模更甚:雖然每次揪鬥的對像是一部份人,然而真正受害的卻包括全體民眾。參與批鬥、折磨的,並不是秘密警察、劊子手,而是被揪鬥者的同事、同窗、下級、學生、朋友、街坊鄰居,不參與就是「同情階級敵人」,屬於立場不穩,馬上面臨同樣的命運。各種凌辱、酷刑、殘殺並不是發生在與社會隔絕的古拉格集中營,慘劇隨時發生在人們日常熟悉的生活空間——校園中、課堂上、廠房裏、居委會、各單位自設的「牛棚」……同事之間、鄰居之間,同學、師生、親友之間,乃至兄弟姐妹、夫妻、父子之間的互相揭發批鬥都成為常態。人人爭搶積極的政治表現,否則就有立場不清的嫌疑。越是對最親近的人大打出手,越說明「立場堅定」。

1966年12月,毛澤東的秘書胡喬木被拉到北京鋼鐵學院批鬥。當天,胡喬木的女兒上台發言批鬥父親,喊出了「砸爛胡喬木的狗頭!」雖然胡女並沒有真的砸爛父親的「狗頭」,但有一個中學生卻真的砸爛了自己父親的頭。當時東四一帶有一家是「資本家」,「紅衛兵」把老夫婦打到半死,又強迫兒子去打,上中學的兒子用啞鈴砸碎了父親的頭,自己也瘋了(據《我家:我的哥哥遇羅克》)。

這種全民參與、人人批鬥的運動,把以家族倫理為基礎的傳統中國社會價值觀從中國人心中掃除殆盡,使傳統社會價值完全崩潰。

這種揭批形成了一種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文化現象。人們競相通過各種激進的辦法向中共表忠心。越是在悖逆人倫道德的問題上跟中共一致,且將其視為「道德」,就越是社會潮流所在。因此,這不僅背離傳統文化的價值,也在社會上形成了「黨文化」的場。

如果人們在鎮壓地主、右派、「反革命」或者是今天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可以越過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揭批」毫不了解的陌生人,甚至可以「揭批」親人、朋友;如果今天的人們可以用「不參與政治」作藉口而「心安理得」地漠視對同胞的摧殘、虐殺,那麼出於同樣的自我保護心理,人們也可以「理所當然」地圍觀歹徒行兇而無動於衷;人們也可以在商戰中爾虞我詐,走門路、拉關係,以至於為了「先富起來」而「宰熟」、製造、販賣各種偽劣商品,乃至毒酒、毒米、毒奶粉……◇